果粒小说网

云澈卫长歌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_云澈卫长歌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小说阅读

完本

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

来源:掌中云 作者:倾墨 主角:云澈,卫长歌 标签:穿越,古言,权谋,宫斗宅斗,纠缠

今天小编带来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云澈,卫长歌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倾墨,被闺密和未婚夫合谋害死,穿越古代,成为了软弱的小村姑。家有极品?那就一个一个踢出去。女人难生活?看她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桃花太多?择优而栖。这是一个悲催的女人穿越到古代后,披荆斩棘后一步步登上颠峰的故事。

农门贵情:种田小娘子精彩章节:

正在此时,屋内忽然冲出一个小姑娘,卫长歌一看,马上对上了号,正是她这身体的亲妹妹,卫长瑛。

卫长瑛担忧地看了卫长歌一眼,随即跑到赵宝妹身边,小声地说道:“奶奶,先进去再说吧,这么多人,不好看啊!”

赵宝妹愣了一愣,转头看向了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是附近的人都从家里出来了。她虽有意撒泼,但毕竟如卫长瑛所说,这事儿闹大了不好看,再怎么样,丢的还是他们卫家的脸。

想到这里,她也顾不上干嚎了,麻利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恶狠狠地横了卫长歌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么!都给我进来!”

卫长歌嘲讽一笑,看来,这原身的日子,过得还真是不太容易。

她虽有这原身的记忆,但此刻都还是零碎的片段,需要费上一些力气才能一一整合。正是因为如此,她索性低着头沉默,什么也不说。

门一关,赵宝妹还没来得及说话,爷爷卫大年先开了口,他的声音有点尖刻,让人听着不是很舒服。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爹,还能是怎么回事啊,如果真是歹人,又怎会让她就这么好端端地回来了?”开口的是二房的媳妇陈云湘,她站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撺掇:“我说呢,先前好说歹说也不肯嫁到钱家,我看呐,是外面早有了野男人了吧!”

卫长歌没有说话,而是环顾了一圈四周。这屋里的人可比刚才多了,除了卫长瑛、叔婶和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年纪看着不大的少年,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是二房的儿子,冷长柱。他刚才没有出去,但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不屑,想来应该是觉得丢人了。

“问你话呢!”

卫大年气得跺了跺脚,卫长歌想来在家里唯唯诺诺,今天却接二连三地出状况,他的脾气可不好,哪里能接受这样的反差?

这充满威严的一声却没有换来卫长歌的胆怯。

她只转过头,冷冷地看向他们,淡道:“我没有。确是贼人。”

陈云湘不屑地哼了一声,赵宝妹耐不住性子,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们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你倒是说说,既然是贼人,又怎么会这么轻易放你回来?他把你掳去做什么了!”

卫长歌自然是不会和盘托出的。她微微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手被人轻轻一握,卫长歌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却是卫长瑛。她脸上满是担忧,声音里几乎带了哭腔,“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吧!”

卫长歌心头一暖,这一屋子的人里面,只有这个妹妹和自己是最亲的,眼下发生了这样的事,真正担忧她的,也只有卫长瑛而已。

她拍了拍卫长瑛的手以作安抚,然而这举动落在其他人眼里却很不是滋味了。陈云湘阴阳怪气地说:“哟,明明今天丢尽了脸的人是她,我看她倒是底气十足,倒像是做错了事的人是咱们呐!”

赵宝妹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陈云湘道:“二房的,你去给她检查一下,看她身子还干不干净!”

几个人都反应了过来。

卫长歌是在花轿上被一个男人劫走的,这样的事对于一个黄花闺女而言,无异于毁灭。

陈云湘上前来就想拖她去房里检查,才伸出手却被卫长歌避了开去。

算上老太太打人那次,这已经是卫长歌第二次躲闪了。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事,陈云湘也皱起了眉头,两个袖子一捋,上前就想要抓她。

卫长歌却在这时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被这眼神一看,陈云湘没来由地周身一冷。

明明还是这张脸,明明今日她出了这样的事名节尽毁,可她总觉得,卫长歌有些不同了。但究竟是哪里不同,她却说不上来。

赵宝妹大喊一声,“反了你了还!云湘,给我按住她!”

“够了!”

卫长歌不耐烦地低吼了一声,这一声一出,在场的人都停了动作,愣愣地看着她。

卫长歌实在是受够这家人了,还验身?真当她是那个卑微怯懦的卫长歌么?

她的眼睛在在场的人脸上一一扫过,冷着脸,一字一句地道:“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站在一旁的卫长瑛揪紧了她的袖子,闻言眼眶便是一红,而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赵宝妹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叫道:“要死了!这不要脸的赔钱货,竟然做出这样的丑事!你让我老卫家的脸往哪搁啊!”

一时间,哭叫声,指责声,嘲讽声四起,卫长歌看戏一般静静地看了一遍所有人的嘴脸,拉了一把卫长瑛的手,放柔了声音道:“长瑛,我们回房。”

没有料到她会直接走掉,竟没有人拦住她。所有的喧嚣声被隔绝在了身后,卫长歌拉着卫长瑛,径直走进了属于她们的房间。

一踏进房门,她又是皱了眉头。

房间狭小,只有一张床,墙角一口小箱子,放着姐妹俩的衣服,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家具。再看那床,床上放着一床被子,被面破败不堪,所幸现在天还不冷,卫长歌实在是没有办法想象,到了冬天盖着这样的被子应当怎么熬过去。

卫家虽只是普通农户,但刚才她在外所见,应当也不至于穷困到这样的地步。

正看着,肚子忽然叫了两声。

卫长歌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卫长瑛,后者却是体贴一笑,道:“姐姐今日还没有吃东西吧?”她走到门口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道:“姐姐等我一会,我去厨房找找有没有吃剩下的包子。”

卫长歌应了一声,看着卫长瑛轻手轻脚地消失在了门后,这才收回了视线。

她该好好整理一下这原身的记忆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