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说网

妙手邪医小说_妙手邪医小说阅读

连载中

妙手邪医

来源:书丛 作者:银中第一魔 主角:装逼,搞笑,医生,热血 标签:妙手邪医

今天小编带来妙手邪医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装逼,搞笑,医生,热血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银中第一魔,*被人所伤,必死无疑,续命之后,承受天罚,因祸得福,天纵奇才,尝遍百草,识尽千毒。游走校花之间,泡护士,逗小妞,我是花中第一流,医术成圣,毒术成魔,练武成仙,终得永生不灭。“什么/?有媒体公开指证我花心,这简直是污蔑,你们也知道我是个矜持的人,从来不主动的。”*

妙手邪医精彩章节:

凤栖山,医者之天堂。山中聚集了天下间各种药草,奇珍异果。上古大能者,将凤栖山封印,唯有医术至高方可入山。一入凤栖山,三年不可出山,同样,一出凤栖山,三年不可归山。

“父亲,你救救离儿吧,求求你救救离儿。”凤栖山顶,一女子已哭的不成人形。

在女子怀中,躺着一五岁少年。少年印堂全黑,嘴唇发紫,面色惨白,全身经脉俱断,身体多数伤口血流不止。

“快把离儿抱进内屋,十日之内,任何人不得打搅。”女子身前的白发老者急道。

屋内,老者褪去少年衣物,被眼前一幕惊住了。

到底是什么人下手如此狠,这已是必死无疑之伤,这如何就。纵使老者医术入圣也束手无策,这种情况下,除非大罗金仙下凡,否则,无救。

老者双目含泪:“天亡我楚家吗?我的孙儿有何错,不可以,就算逆天而行我也要救活他。”

老者取出怀中方盒,方盒之内,整齐摆放有八十一根金针。老者动作极其老练,娴熟,只见金针一根接连一根刺在少年身上,针针刺于命门,刺于穴窍。

“九九续命针”

老者大喝一声,运气全身功力从少年头顶灌下。

九九续命针,不可活,亦得活。无论受伤多重,施以此针,命即可保。但这种逆天行为,必将引来天罚,五雷轰顶。

或许有人可以施展九九续命针但是却没有人能挡下天罚,而老者也是毫无办法,唯有此针可以保命。

九天之后,凤栖山顶,暴雨如注,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种毁天灭地之威正在汇集。

小屋内,老者和女子守候在少年身旁。

老者看了一眼一旁哭泣的女子,叹了口气:“待会儿离儿一睁眼,天会降下第一道雷罚,这雷罚我们不能为他挡,否则必死无疑,一切就看离儿自己的造化了。”

“父亲,难道离儿一定要受这雷罚之苦吗?”女子无法接受这些,丈夫生死未卜,儿子又要受如此折磨。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老者无奈摇头。

“我可怜的孩子,呜呜呜…”

这时,老者掏出一个方盒,方盒通体黑色,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老者将方盒放在少年胸口。

“当年你救我一命,如今我孙儿的命就靠你了。”

正在老者喃喃之际,少年眼皮开始颤动,顷刻,少年睁开双眼。天上一道金雷劈下,夹杂着灭世之威,瞬息将少年周围夷为平地。

“呜啊”

少年惨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全身变得焦黑,溃烂。露出森森白骨。

“离儿,挺住啊!”看着少年的变化,老者大惊失色。

此时,在少年胸口的方盒悬空而起。挡住雷电,将其尽收入盒中。同时也为少年注入丝丝能量,修复他的肉身。

少年经脉开始愈合了,脸色逐渐转好。

第一道雷过。

第一道雷结束不久,第二道雷孕育而发,直直的劈向少年,却又一次被方盒吸了个干尽。同时少年的伤势又恢复了一分。

第二道雷结束后,并没有降下第三道雷。

“难道传言有误,只有两道天罚。但这乌云为何迟迟不散。”老者紧皱眉头。

“不好,后三道雷要一起降下。”老者一声惊呼,同时天空降下三道金雷,击在方盒之上。

方盒强行吸收着雷电。少年“哇”吐出一口血。

“咔嚓。”方盒裂开了一条缝。

“离儿。”老者大惊失色,不顾一切冲向少年,但刚刚靠近几步,就被威压给压趴下了。老者老泪纵横,狼狈不已。

“砰砰砰”方盒直接炸开,一颗纯白珠子迎雷而上。

“这是,天雷珠,原来那里面装的是天雷珠,哈哈,真是天助我楚家。”

天雷珠那是什么东西,那是远古奇物,瞬息之间,金雷灰飞烟灭。

吸收了金雷之后,天雷珠带着威压,冲向少年识海。少年身疲倒下,老者赶忙接住。

“初识境…”

…………

弹指刹那间,十五年匆匆而过。凤栖山一如平常,并无太多变化。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神明之府。……”凤栖山上少年读书声朗朗上口。

“楚离啊楚离,十五年了,天天背这些医书又有何意义?如今已是第九百九十九本了,也该完了吧?”少年抱怨着十五年来的遭遇。

楚离刚离开小屋,一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老者走来:“离儿,如何了?”

“回爷爷,孙儿背完了。”楚离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很好,偌,这本你拿去。”老者又丢出一本书。楚离接过书,翻开一看,竟是一片空白。

“这是?”楚离问道。

老者掠了掠胡须:“从今以后,你可以出山了,每但医学上有什么领悟,就将它记录下来。”

楚离听到可以出山了,兴奋不已,“明白了。”

早在两年前,楚离曾提出过下山的请求,可老者直接拒绝了,再加上自己母亲也极力阻拦,楚离最终没有离去,如今如愿以偿,当然兴奋。

“去和你母亲道个别吧!”

凤栖山顶,共有三个小屋,楚离,楚离的母亲,楚离的爷爷各有一个,三小屋之间相距很近。楚离很快来到自己母亲门前。

“离儿,是你吗?直接进来吧。”门内传来楚离母亲的声音。

“母亲。”楚离含笑走到自己母亲跟前。

“怎么了,有什么好事,这么急着找我?”

“母亲,爷爷他同意我下山了,我终于可以出去走走了。”楚离拉着母亲的手,兴奋道。

“是吗?父亲他同意你下山了,行了,看把你乐的,真不知外面有什么好。”

“嘿嘿,好奇嘛。”

“算了,你要去就去吧,我也不拦你,你自己一个人在外要多加小心,尤其是漂亮女人,越是漂亮女人心肠越坏。”

“哪有,母亲这么漂亮,不也对我很好吗?”

“你这滑头。”

……

楚离与他母亲说笑了几个时辰。

“离儿,去叫你爷爷来吃饭吧。”

“好!”

楚离离开了小屋。

女子在厨房内,停下停下手中的活。

“父亲,你为什么同意让离儿下山了?”

“唉,如今离儿已经二十岁了,不让他下山,难道让他在这山上呆一辈子吗?再说这片上,连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孩子都没有,难道让他终生不娶吗?与其如此,不如随他去吧。”

“可是……”

“不用可是了,对了,南儿还没回来吗?”

“完全没有消息。”女子脸色难看至极。

“呼,这些年苦了你们母子了,我楚家能有你这么一位媳妇,真是万幸。”

………

“喂!”一声试探性的娇脆女声传来。

楚离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红色衣裙的少女。

“你怎么睡在这儿?你家人呢?”少女继续问道。

楚离仅仅是看了她一眼,偏过头去,没有理会。

“不说算了,你就自己慢慢呆在这吧,哼!”少女气呼呼地走了。

没过多久,少女又来到这里。

“呐,这个给你。”少女递过一件棉被,虽然现在的气候很温暖,但是夜间还是很冷,尤其是落日大桥下。

楚离没有接,依旧看着一边。

“哼,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好心帮你,你一句谢谢都没有。”少女气愤的离开了。

楚离望着少女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感谢之意,捡起掉在地上的棉被。

第二天清早,落日大桥第一缕阳光挥洒进来。

“呐,给你。”还是昨日那个少女,她手中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递给楚离。

楚离依旧不予理会,少女也似乎明白了楚离是不会理自己的,于是把汤放下离开了。

“楚离…”楚离用嘶哑的声音道。

少女站住了脚:“你说什么?你叫楚离吗?”

“………”

“………”

少女像个好奇宝宝似的问这问那,楚离没有一丝反感,一一回答他。楚离下山后的所有遭遇,比如刚下山第一天就被人骗光了钱财,比如找不到工作已经有几天没吃东西了,比如找不到住房,只好到这里睡……

楚离讲了很多很多。这些都是楚离下山后的经历,正是这些经历,让楚离快速成熟,快速了解到世事险恶。

现在的楚离早已不是还在凤栖山时的楚离了。

“不如,你跟我去我家吧?”少女听了楚离的遭遇后道。

“去你家?”

………

楚离跟随少女来到了她家,成为了她贴身的保镖。

“楚离,你还会治病啊?”少女问道。

“是的,馨怡,我其实是医药世家的人,这我也和你说过。”

“那你看看小翠的情况。”

楚离打量着馨怡身边的小女孩。

“嗯,她是支气管炎急性发作,不算什么大问题。”楚离道,“我给她针灸一下就行了。”

楚离说着拿出针,在小翠的胸口扎了几针。

“咦?不难受了。”刚才还一副疼痛的样子的小翠立马恢复了脸色。

“小翠,你真的没事了?”馨怡惊讶地看着小翠,虽然楚离是她带回来的,但是她可不知道楚离还有如此高的医术。

“好了,谢谢大小姐帮我找人治病。”

“没事,你好了就行。”

这次事情发生后,唐馨怡隔三差五的带个病人回来找楚离治病,多半是些肺炎,肾炎之类的小病,对于楚离来说不过几分钟的功夫。

直到,那一天。

“滚!我唐家不欢迎你这个骗子。”一位威严的男子呵斥道。

“唐伯父,何必如此欺人,我楚离自会离开。”

“哼,你在我唐家骗吃骗喝那么久,你把我唐家人当傻瓜吗?”

“唐伯父,你不欢迎我直说就行,何苦如此污蔑我。”

“哼,老子要你滚你就给我滚!”

楚离拳头紧捏,他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自己会被赶出去,他只知道唐馨怡告诉自己,她爷爷快不行了,要他去看看。

楚离几乎耗净内力才保住她爷爷的命,刚一出来,就被唐馨怡的父亲说是骗子,拳脚相向。

楚离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拖着快残废的身体,离开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