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说网

苏凌暖程冬诚是哪部小说_苏凌暖程冬诚是什么小说

完本

冰泪何人顾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玉钕 主角:苏凌暖,程冬诚 标签:言情,现言,情感,豪门,千金

今天小编带来冰泪何人顾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苏凌暖,程冬诚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玉钕,第一次见面,是因为算计。阴谋没得逞反被抓包。他抓紧她的手,薄唇轻启,酒气喷在她脸上:“女人,你以为你能得逞?”.......“你在玩火,你知道吗?”“没...”她闭了闭眼,“程先生你好。”*算计失败,她开始以各种方式接近他。大雨倾盆而下,她却在雨中笑得如沐浴阳光,“程先生,你看我妆都要花了,可以搭我一程吗?”事后,他嘲笑她:“苏氏集团大千金苏凌暖,用的化妆品会不防水?”*“程先生,留个电话吧。”“不用。”他噙着薄笑,语气尽是讽刺。而后,苏凌暖收到一个陌生来电。“取悦我。”他声音沙哑,带着迷离。苏凌暖一股怒气,莫名其妙,找小姐找到她这里来了,神经病会取悦你!不对,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她成功达到目的,做了程冬诚的女人,解决了公司的危难。而后,当她想全身而退的时候。“怎么?现在想跑?”他指尖划过她白皙的面庞,“我程冬诚认定了的女人,只能是一辈子。”“…”

冰泪何人顾精彩章节:

苏凌暖调整心态,绽开一抹笑容,“怎么会呢,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走到这一步,自然是求之不得呢。”

程冬诚松开她,往后退了几步,眉头微微拢起,脸上的神情多了几分不悦。

主动接近他,但是连接个吻都那么不情愿,真是可笑。

突然就没了继续的兴致,他带着审阅的目光看着苏凌暖。

精致的五官,小巧的鹅蛋脸,恰当好处的淡妆,凌乱的湿发飘落几丝在脸边,显得她整个人更冷艳。最重要的是她长的白,更为她姣好的相貌加了分。

这样的女人,又有独特的个性,很难叫人不心动。

只是,想要让他帮助苏家,却还想当了婊子又立牌坊,他程东诚最不喜欢这种人。

还是,即使苏氏现在遭遇危机,面前的苏凌暖有求于人,却还是要端着架子,摆着苏氏千金的姿态吗?

还是她认为,这世间的男人,都该对她前赴后继?

程冬诚收回视线,掏出香烟,在她面前点燃香烟。

烟雾中,他的容颜变得不清晰,但是周身的气息,却清晰的笼罩着苏凌暖。此刻的他,像是隐藏着因雾缭绕中的魔鬼,令人不寒而栗。

苏凌暖有些心跳加快,这男人太过强大,她平生所见的人中之最。

等烟雾消失,他伸出一只手慢慢整理袖口,漫不经心地开口:“真的要这样违背自己的心吗?”

虽是漫不经心,却让人不敢忽视他语气中的另外一层意思!

“我没有违背自己的心,所做的一切都是我所情愿的。”她轻松回应,绽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起码现在苏凌暖能确定一点,他对她至少有兴趣。

不过下一秒,她就开始怀疑那一点的真实性了。

因为程冬诚脸上神情变得越加阴冷,已经看不见先前的一点柔和之色。

他一丢香烟,用那双程亮的黑色皮鞋狠狠地踩熄,漆黑如墨的双眸在她身上的目光定格不过一秒,便转移开。

苏凌暖意识到什么,连忙向他走近,程冬诚却先她一步离去。

随着大门“咚”地一声闭合,她颓废地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地看向他踩灭的香烟。

那么好的一个机会,被她自己搞砸了。

他吻的突然,让苏凌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那几秒中,她脑海里反复出现一个人的容貌。

鉴于程冬诚先前问她的那句话,苏凌暖猜测他什么都知道了,那她以后还要继续装傻吗?还是直接死皮赖脸地求他?

伸手,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用塑料袋包裹仔细地小袋子,拿出袋子里面的项链,链子是扣环状的,下面的吊坠是一个制作精美的小玻璃瓶。

她的身上已经湿透,甚至在往下滴水。可是这条项链,未曾被一滴雨水沾染。

痛得有些发红的手指轻触在玻璃小瓶上,轻柔的拂过,如同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喷嚏,她抱紧了自己,连带着项链,一同拥入怀中。

——

在程冬诚没回国之前,老宅平常只有程腾云和高欣容夫妇居住,他们还有一个女儿程妙自从嫁人之后就搬出去了。不过今天晚上,冷清的老宅聚齐了一家人,比平常热闹的多。

晚饭后,程冬诚在一楼客厅和家人喝茶。

“冬程,你才接手公司,有什么问题可以和你姐夫商量。”程妙边喝茶边说。

程冬诚在心里嗤笑了一声,据说陈建崔在公司顶着个总经理头衔不做事还天天和职员讨论股票,若不是看情面,考虑到姐姐的生活,他早就把陈建崔炒了。

他悠闲地把玩着茶杯,低低“嗯。”了一声。

陈建崔开始假正经和程腾云谈论公司的发展,程妙和高欣容也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发表她们的观点。

只有程冬诚一个人在那里陷入沉思。

他的脑海中,有一妙龄女子的身影。那女子,明明想要求他帮忙,却还是对自己留有余地。希望能够,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

世人都知道他程东诚锱铢必较,从他这里拿走什么就要双倍奉还。那个单纯的女人想要全身而退,他就偏偏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么——

30分钟后,他身姿英挺地下车,拿出手机拨出他早就存好的号码。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她对陌生来电试探性的问好声。

“取悦我。”他声音沙哑,带着迷离,“夜色酒吧。”

苏凌暖听到这句话,吓得从床上坐起来。

什么鬼?谁取悦谁?

她刚想问清楚,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破口大骂:“莫名其妙!找小姐找到我这里来了啊!神经病才会取悦你,还tm夜色酒.......吧。”

最后的声音越骂越小,因为她回想起电话里的男声感觉很熟悉。

不会是......程冬诚吧?

她一掀被子,边找鞋边拨电话。

“程先生,夜色酒吧是吗?”

电话那边只传来嘈杂的音乐声,没人应答。

苏凌暖顾不了那么多,赶紧收拾好过去。

程冬诚盯着手机看了一会,随后喝了一大口威士忌。

真是个蠢女人,连个酒吧名都要确认。

待苏凌暖赶到酒吧,找到程冬诚所在的包间时,他都已经喝的微醉了。

他昂藏的身体靠在沙发上,苏凌暖看不清他的脸庞。因为酒吧内光线晦暗,程东诚整个人似乎和这黑色融为一体。

她走过去,才发现他眼睛是闭上的。

“程先生,还好吗?”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声音轻柔的问道。

程冬诚闻声睁开眼睛,视线慢慢聚焦在面前的女人脸上,她化了妆,描了红唇,换上了性感十足,可以凸出她姣好身材的衣服。

“不好意思,让程先生久等了。”她笑得灿烂,脸上洋溢着自信。

看来这次她是做足了准备。

程冬诚往后一靠,翘起二郎腿,慵懒开口:“很有信心?”

苏凌暖坐在他旁边,默默点头。

“很好,我最喜欢和自以为能征服我的女人交手。”他伸手抚摸她的脸蛋,带着粉底液的润滑,“那么,现在是你的时间。”

这是让苏凌暖开始取悦他的意思。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