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说网

顾擎峯樊梓小说_顾擎峯樊梓小说名字

完本

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

来源:掌中云 作者:水清芙 主角:顾擎峯,樊梓 标签:都市,总裁,言情,虐恋,故事

今天小编带来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顾擎峯,樊梓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水清芙,一场婚礼,她从准新娘变成小三,谩骂,羞辱、鄙夷,一切面目全非。狼狈不堪之时,他凭空而现,像天神一般向她伸出手。然而,她从来都想错了,他只是披着天神外衣的魔鬼。婚礼让她背上小三的骂名,他却让她坐实了小三名分。阴谋利用,失去孩子,弟弟身死,母亲病重……一夕之间,她身陷疯人院,一夜白头,最终也不过是狼狈消失。五年生死,再次见面,他却纠缠不休,不肯放手。而那时的她也只是瞥了瞥肩头的白发,冷淡地吐出几个字,“顾总,我们都老了!”

强宠旧爱:情挑腹黑总裁精彩章节:

“樊小姐,这是学校的商议后的结果,并非我一人可以决定,有些错是不能犯的!”校长平静地说道,“我承认樊凡在学习上很优秀,甚至在其他方面也不错,但是他品德上有所欠缺,性子太尖锐,太过暴力,我想他不太适合学校,也许早入社会会更适合他!”

樊梓猛地盯着他,满眼不可置信,这是一个校长该说的话吗?这么诋毁自己的学生?

校长被她看的似乎有些难看,表情忍不住有所松动,“樊小姐,你好好想想,学习固然是一条路,但是并非唯一的路!”

樊梓心口顿然间收紧,双膝一屈,重重跪到在他面前,“校长,求求你,给他一次机会,他才十七岁,他……受伤的同学那边我会去道歉的,绝对不会让学校为难的!”

她不能让樊凡被退学,就算丢了尊严她也要尽力争取。

“樊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校长脸色刷的一变,满伸手去扶。

“姐!”这时,惊痛的声音从门口响起,紧跟着一道身影就冲了进来。

“姐,你干嘛要下跪求他,你快起来!”樊凡心痛的快要不能自己,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愧疚淹没,快要不能呼吸了。

他姐姐有多要强,他最清楚,即使在那段被人追债追的没处躲的日子里,她都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但是今天却跪在了这里。

爸爸在他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是她一直照顾她,供他读书,让他吃穿不愁,丝毫不必别人差,但是他今天却用这无数的屈辱来回报她。

“姐,你起来,你起来呀,我就算不读书又怎么样?!这样的学校我不读也罢!”

樊梓猛地地甩开他,挺着腰杆直直跪着,眼睛死死盯着校长,“校长,我弟弟不懂事,他只是太年轻,求你给他一次机会吧!”

校长脸色难看地看着两人,“樊小姐,请你不要让我为难!”

樊凡双眼通红盯着他,使劲拉起樊梓,“姐,我说了不要跪他,这件事我没错,如果再来一次,我依旧会打死他!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学校跟老师,我不屑!”

“混账!”樊梓火气猛地上涌,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剧烈的响声顿时惊愣住了一边的校长。

“姐!”

樊凡慢慢转回头看着她,通红的双眼里满是痛意,她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他,更不要说是当众扇他耳光。他很清楚地记得她说过,掌堌在古时是极具侮辱性的刑罚,对于男孩子而言更是如此,你可以打他骂他,但是不能当众甩他耳光,给他侮辱。

樊梓也被自己给吓到了,她……她怎么会打他?

“小凡,我……姐姐不是故意的!”

“姐,你再求这个人,就当没我这个弟弟好了!”樊凡躲开她伸过来的手,转身冲了出去。

樊梓愣愣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眼里失望心痛交织着,脸色惨白的吓人,怎么会这样,她只是想好好地生活而已,只是想妈妈好好的,想他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是上天在惩罚,惩罚在不该肖想不属于她的东西!

当初那个人也是……唐天盛也是,而现在还伤害了最依赖自己的弟弟。

校长看着她这幅模样,不知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难堪与愧色,“樊小姐,我为我刚刚的话道歉,但是希望你理解,樊凡伤到的人不是普通人,我没办法!”

樊梓瞳孔猛地一缩,有什么在脑海里炸开,什么都清楚了,她再怎么求也是没用的!

“抱歉!”樊梓扯了嘴角,抬头逼回眼泪,慢慢离开了校长室。

出了办公大楼,刺眼的阳光辣辣地射下,她眼前猛然一黑,忙扶住旁边的墙壁,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你还好吗?”

樊梓睁眼,穿着校服的男孩子正担忧地看着她。

“谢谢,太阳太大,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

男孩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会儿,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樊凡的姐姐?”

樊梓微微一愣,“你是?”

男孩摸了摸后脑袋,“我是樊凡的同桌,叫白小安,你比阿凡手机里照片上还要漂亮!”

看着他天真的模样,樊梓心情好了些,“你好,谢谢你对我们小凡的照顾!”自己的弟弟一向独来独往,极少跟人亲近,这男孩却能看到她的照片,看来小凡是把他当成好朋友了。

白小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脸上的笑慢慢散开,欲言又止,“其实阿凡不想打架的!”

樊梓眸光微闪,“怎么回事?”

白小安扫了四周一眼,带着她往旁边走了走,才压低声音对她说,“其实,姐姐婚礼上的事同学们都知道了!”

樊梓心口一跳,脸色更加地难看,白小安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樊梓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继续。

“那天刚上完早自习,苏凯,就是被打伤的那个人,他是苏家的大少爷,典型的富二代,家里有钱有势,学校也不敢没收他的手机。平时他就看学习好的阿凡不顺眼,那天他故意将你的婚礼视频播放出来,还骂你是小三,狐狸精,又骂阿凡是有爹生没爹养的野种……阿凡很生气,所以就打了他!那些话真的很难听,当时我都很想扁他,更何况阿凡?我想最让阿凡生气不是苏凯骂他,而是他侮辱你的那些话,所以你不要怪他!阿凡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但是学校迫于苏家的压力,不问原因就让他退学,如果你还怪她,那他太委屈了!”

樊梓喉咙酸痛的不得了,心口像是针扎一般密密麻麻地疼,原来都是她的错,她有什么资格怪他,又有什么资格怪这个社会不公平,她最该怨恨的是自己!是她识人不清,气倒了妈妈,又害了自己的弟弟!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回去上课吧,有空来常家里玩!”

白小安看了她一眼,“但是姐姐你真的不要紧吗?你脸色好差!”

樊梓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快上课了,去吧!”

白小安抿了抿唇,担忧地看了看她,慢慢转身走了。

樊梓捂着胸口慢慢走出校门口,烈日下,她感觉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鲜血淋漓,却感觉不到痛,刚出校门,眼前一黑,就软倒在了地上,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似乎听见耳边行人们嘈杂的惊呼声。

……

樊梓清醒之时,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房间里陌生的摆设让樊梓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酒店,她怎么会在就酒店?

“梓梓,你醒了?”这时惊喜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樊梓猛然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唐天盛!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唐天盛将手上的食物放下,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如果不是发生那事,樊梓真的想不到这个人竟然是一个“诈欺犯”。

“如果你真的担心我,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送我去医院吗?”

她冷凝的态度让唐天盛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看着她的眼里满是挣扎痛色,“梓梓,婚礼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要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否则我也不会跟你结婚的!”

“呵,那我还得感激你喜欢我,感谢你为我放弃了良多,甚至应该为我成为千夫所指的小三而欢欣鼓舞?”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肯举行婚礼,却始终不肯去民政局领证,身为人,居然可以在伤害了另一个人的前提下,如此肆无忌惮地找理由为自己脱罪……这就是人性,真是自私呢!

唐天盛脸色顿时一白,“梓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爱你的,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你原谅我好不好!”

樊梓气得浑身发抖,她拽紧了拳头,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也许真如你所说,你是爱我,但是你的爱却是建立在无数的欺骗之上;因为这样的爱,我的家支离破碎,这样的爱,我不屑要也不敢要!”

樊梓深深吸了口,平静地站起身来,“你让我原谅你,我连自己都不能原谅,我拿什么去原谅你?如果你对我还有一丝情谊,就别再来找我,好聚好散吧,别弄得大家太难看!”

樊梓疲惫地丢下几句话,绕过他就要离开却被一把拉了回去,紧紧禁锢住。

“梓梓,我错了,你要怎么才肯原谅我,我已经道歉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樊梓大力推他,但是他的力道太过巨大,她根本就推不动,“唐天盛,你这又是何必!”

“我不管,我不准你走,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不让你走!”

樊梓脸色微微一变,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扑倒在床上,剧烈的呼吸喷洒在脖颈上,让她一阵阵恶心。

“唐天盛,你他娘的别让我看不起你!”

也许是她的声音太过惊怒,唐天盛的动作猛地一僵,微微抬头看她,“你早就看不起我了,既然得不到你的原谅,那我也要得到你的人!”

他有些惨淡的笑瞬间变得阴狠起来,樊梓心口极具地跳动,一丝丝绝望的气息蔓延开来,她本能地挣扎起来。

“滚开!”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