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说网

仅有你令我痴狂闻香可人_仅有你令我痴狂闻香可人小说阅读

连载中

仅有你令我痴狂

来源:掌中云 作者:闻香可人 主角:秦炎离,秦牧依依 标签:情感,职场,生活,现言,爱情

今天小编带来仅有你令我痴狂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炎离,秦牧依依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闻香可人,爱情是一场终要发作的病。秦牧依依:你二大爷的,我欠你的吗?秦炎离:你不是欠我的,你就是我的,如果你不是在我手里绽放,那只能在我手里毁灭。在床上翻滚一下就是爱了吗?爱是责任,爱是承担,不贪,只愿一生一世。只为你痴狂。

仅有你令我痴狂精彩章节:

咖色的双层窗帘,逶迤曳地,将城市的喧嚣阻挡在窗外。

刺耳的手机铃声让缩在一团薄被中的秦牧依依,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什么情况?待看清肇事的是手机后,才很不情愿的拿起挂在耳边。

“秦牧依依,限你二十分钟到铂金汉宫818房,迟了你自己掂量后果。”对方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你二大爷的,当我是你的跟班啊?”秦牧依依对着手机恨恨的骂了一句,自己掂量后果?哼,姐姐我还就不惯你这毛病,于是便又一头倒床上。

当然,几秒后,秦牧依依已经冲去了洗手间,为了后天计划的顺利,还是不要在这个时候惹毛他,以免节外生枝,就让他再得瑟一回好了。

秦牧依依仅用了五分钟就奔到了地下车库,两分钟后她的车子已经在马路上疾驰,拜这臭小子所赐,她的车技飙升的很快,自然,刮擦也是常有的事,好在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她的命不值钱,连阎王都不会轻易收她。

十五分钟后,秦牧依依的车子已经稳稳的停在铂金汉宫的楼下,踩着七厘米高跟鞋的她一路小跑着冲进电梯,站在818房门前,距离秦炎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奶奶的,他一声令下,自己就跟兔子是的,还不能有脾气,若不是为了后天,她也不需要这么卑微。

818的房门是虚掩的,秦牧依依调整了一下气息,走了进去。

看着散落在地上的女人的胸衣和小内内,秦牧依依不知道是因为跑的太急,还是没有吃早饭,亦或是受了风情的刺激,总之,她的胃不受控的翻滚。

混蛋,一大早的把她唤来就是为了让她欣赏香艳的画面吗?这段时间,这小子不是在酒中泡着,就是在色中躺着,而她,不是大半夜跑东城,就是大清早奔东城,反正就是把她当狗一样的折腾。

挺胸调息,等下不管看到什么,她都必须要做到视而不见,切怒,切燥,要妥妥的把这位大爷送上飞机,有些事不能用心,一用心就预示着输了。

“嗯,还算准时。”精赤着上身的男人慵懒的倚靠在大床的靠背上,然后冲秦牧依依勾了勾手指。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不是你养的宠物,你随便招招手,我就得摇着尾巴贴过去。”秦牧依依瞪了他一眼,还以为会看到无法承受的香艳,还好是她接受的了的画面。

“啧啧啧,女孩子说话不要这么粗鲁,要知道,我就是把你当宠物来养的,你自然是要摇尾过来,惹怒了主人,你觉得下场会是什么?”秦炎离一脸挑衅的看着秦牧依依。

“说吧,喊我来是给你准备早饭?还是熨烫衬衫?更或是伺候你沐浴更衣?”秦牧依依很不情愿的往前挪了几步,对于这种高危的人物,确实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低头只是为了后天的大计。

“噢,就是让你来看看我带回来的女人而已,身材绝对比你有料,吃的不比人家少,长的却没人家好。”秦炎离稍稍的挺了一下脊背,好一副欠扁的表情。

“秦炎离,你是把自己当种......”后面那个字秦牧依依实在说不出口,混蛋,她是人,且是女人,虽然表面明媚着,心底却是无法形容的钝痛。

“种啥?”秦炎离斜眼瞄着她,你不是本事吗,到是气啊,恼啊。

“没啥,不是让我看你有料的女伴吗?人呢?”秦牧依依要努力的克制才能保持言语的平静,她不停的安慰自己,不要上心,不要上心,这些已经都和她无关了。

古人不也说了嘛,成大事者要能忍,她忍了,回头小不忍乱大谋,倘若她的计划泡汤,到时候自己的脑袋都不够太后戳的。

“爷,我洗好了,你要不要检查一下啊?”随着一声娇滴滴的艳语,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只披了薄纱的她跟没穿也没有多大区别。

即便同是女人,秦牧依依也不好意思停驻自己的眸光,秦炎离,你二大爷的,也不怕看多了得眼疾。

“是吗?那拿着你的衣服给我滚蛋,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秦炎离的语调陡然转冷,染了寒意的眸光似要吃人般,要我检查,你也配,你不过是被我利用一下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个物件了。

“啊......”女子显然没料到秦炎离会是这个态度,下巴如脱臼般杵在原地。

“秦先生,人家是女人,要懂得怜香惜玉,你这样也太不绅士了吧?”秦牧依依也没想到秦炎离会这么说,还以为他会为了刺激自己极有可能上演一出少儿不宜呢。

秦牧依依甚至在想,是该大方的观看他们的现场直播,还是气恼的转身走人,看来是她想多了,没有她担心的剧情上演。

“让你滚听到没?是等着我把你从窗户扔出去吗?”秦炎离本就不明朗的脸,此刻愈发的吓人。

“听,听,听到了。”那女子忙不迭捡拾散落一地的衣服,快速的套到身上,然后鞋子都顾不上穿,就奔向门口,生怕迟了就成了这个男人裹腹的东西。

“秦大少,如果一早呼我就是让我来看你的演技的,那戏完了,我是不是也该回去了?”见秦炎离赶那个女人走,秦牧依依的心底竟有一丝小喜悦,终归是女人。

“把这里的东西都拿去丢掉,一样不剩。”秦炎离说完掀开搭在腰间的薄被,只着了内裤的他就这么大刺刺的晃到秦牧依依的面前。

“这些足可以交给酒店处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闲。”秦牧依依本能的后退了几步,奶奶的,能穿的再少点不,简直是在色/诱她,关键是她还就没出息的偷瞄了几眼。

“可我就想折腾你,而你还必须服从,还有,空气也帮我换成新的,最讨厌女人的脂粉气。”秦炎离一脸厌嫌的皱了皱鼻子,找一个女人来演戏,她还把自己当成角了。

“我也一身的脂粉气,顺道把我也丢掉算了,免得碍你眼。”秦牧依依抛过去一对卫生球,天天埋在女人香里,还好意思说讨厌脂粉气,是乐不思蜀才对,鄙视你。

“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等你一无是处的时候,求我也不会留你的,得瑟什么。”秦炎离走过她身边时,故意用力撞了她一下,以至于她在趔趄了几步后,腿成功的撞到了沙发的扶手。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