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说网

秦炎离秦牧依依仅有你令我痴狂_秦炎离秦牧依依仅有你令我痴狂小说阅读

连载中

仅有你令我痴狂

来源:掌中云 作者:闻香可人 主角:秦炎离,秦牧依依 标签:情感,职场,生活,现言,爱情

今天小编带来仅有你令我痴狂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炎离,秦牧依依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闻香可人,爱情是一场终要发作的病。秦牧依依:你二大爷的,我欠你的吗?秦炎离:你不是欠我的,你就是我的,如果你不是在我手里绽放,那只能在我手里毁灭。在床上翻滚一下就是爱了吗?爱是责任,爱是承担,不贪,只愿一生一世。只为你痴狂。

仅有你令我痴狂精彩章节:

这段时间的高压,本来就身心俱疲,刚刚还做了绵长的运动,愈发的消耗体力,此刻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散了架般,浑身酸疼的就像这水的波纹,慢慢的扩散。

嗯,就先休息一会儿,合上的长睫在眼底留下一处暗影。

“秦牧依依,你还有脸睡?这就是你对我的回报吗?我到真是小瞧你了。”黑着脸的吴芳琳大有要吃了她的意思。

“妈,不是的,我也没想到会演变成这个样子。”秦牧依依不敢与吴芳琳直视,仅是她的声音就足以让她的心跳频率加快了。

“没想到?该是正中下怀吧?你还真是阴险,我竟然信了你。”吴芳琳的唇瓣上下翕动,吐出来的字个个如刃,直戳秦牧依依的心。

她阴险吗?但她真的什么都没做。

“妈,我发誓,我真的有按你的要求在做,请你相信我。”秦牧依依诺诺的说,她说的是事实,秦炎离突然出现,她也震惊的很。

“哼,难道不是你自编自导了这出好戏?秦牧依依,你不当演员真的可惜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渐长,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做叫养虎为患。”吴芳琳的脸上再没了以往惯有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恼怒,让人胆寒的恼怒。

“我要怎么做妈妈才肯相信我?”秦牧依依一脸戚戚的看着吴芳琳,是,她是很坏,但再坏,也不会两面三刀,为什么吴芳琳就不肯相信她这事确实和她无关呢?

也是,她能信就怪了,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勾/引了她儿子。

“只要你死了,我就信你,也只有你死了所有的事也就都解决了。”说罢,吴芳琳伸手用力的掐住秦牧依依的脖子,猩红的双眼如吐着信子的蛇。

“不要,妈妈,求你,不要......”感觉颈上的压力,秦牧依依苦苦的哀求着,但吴芳琳并不为之所动。

随着吴芳琳双手收紧,秦牧依依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她异常惊恐的看着这张因为愤怒而严重扭曲的脸。

她真的要自己死吗?可秦牧依依不想死,即便深知自己罪大恶极也还想活着,她有太多不能舍弃的东西。

妈,求你,放过我吧,我会按你说的去做,不要让我死,不要......此时的秦牧依依已经说不出话,只能用悲戚的眼神苦苦哀求。

“要你活着那就是在逼我死。”吴芳琳扔出这些话,再度用力,秦牧依依,就算你死了也抵不了你的过。

不,不,不......

一个激灵,秦牧依依猛的惊醒,因为惊吓,出了一身的汗,她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脖子,庆幸,还在。

眼前没有吴芳琳,看来只是梦,虽然只是梦,但秦牧依依知道,发生这样的事,即便吴芳琳不会真的要了她的命,以后她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转眸,床头灯橘色的光晕正投射在秦炎离的脸上,他似乎睡的很香,高挺的鼻子俏皮的翕动着,也只有睡着的时候他才是安静没危险的。

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脸,他的睫很长,甚至比她的还长,如妖孽一样的他,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后悔吗?不,就算死了下十八层地狱,她也不会推翻之前的选择。

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了一下,秦牧依依这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刚刚又着实激烈了,难怪肚子会抗议。

小心翼翼的移开秦炎离压住自己的腿,从他的禁锢中抽身,他就是这么霸道的,连睡觉都是霸占着她的姿势。

秦牧依依赤了脚下地,她需要去寻些吃的来安慰安慰自己的胃,否则一旦痛起来,甚是折磨人,也不知道怎么就患上了胃疼的毛病,没那娇贵命,还总患那娇贵病。

在准备踏进厨房时瞥到被扔到地上的包包,猛然想到什么的秦牧依依忙奔过去,打开拉链从里面翻找着,很快就拿了一样东西在手上。

还好想起,否则万一真的博彩成功,又不知道该是怎样的混乱了,做女人就是这么麻烦。

将东西紧紧的攥于手心里,去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取了一粒,小小的一粒就可以解决后顾之忧。

“秦牧依依,你在干什么?”突然冒出的声音,让本就有些心虚的秦牧依依手一抖,那药片连同药盒一同掉落地上,以极其招摇的姿态掉落在秦炎离的脚边,乖乖的伏在那里不动,连它都晓得邀宠。

等不及秦牧依依去捡,秦炎离已经俯身拿在了手中,糟糕,秦牧依依暗叫不好,但愿他不会看,如此她也就可以糊弄过去。

显然,她是想多了,秦炎离不仅看,还看的非常仔细,只见他的脸随着他下移的目光,变得铁青,而秦牧依依的心也咚咚咚的撞击着胸腔,声声慢慢的提醒她,你..完..蛋..了。

秦炎离缓缓的抬眸,对上秦牧依依的脸,他的眸色阴冷,眸潭深处似染了冰,秦牧依依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他这是什么眼神?

“那个,不是,不是的......”秦牧依依颤巍巍摆手,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她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在他的眼神下,何以有罪大恶极的感觉?

“不是?那你到跟我说不是什么?”秦炎离的声线提高,语调迫人,暗黑的眸色让人辨不清此刻他心底想的是什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秦牧依依的所为让他不满。

原本不笑的秦炎离就给人一种生冷的感觉,染了怒意的他愈发的让人不寒而栗,饶是秦牧依依也有点胆战心惊,甚至担心他下一秒会不会一巴掌挥上来,将她的脸打成平面。

“不是......不是你想的样子。”秦牧依依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用蚊蝇般的声音解释着,虽然并没觉得自己错,却做不到理直气壮。

“秦牧依依,我没想到你是这么狠毒的女人,竟然想要杀死我的孩子,他就这么不招你待见?”秦炎离的眸子死死的盯在秦牧依依的脸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些个话。

秦牧依依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唯有不停的摇头,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她并非不想要,而是不能要。

这次闯了这么大的祸,是死是活都还不清楚,要应对吴芳琳的精力都不够,又怎么能孕育一个生命。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