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说网

秦炎离秦牧依依小说_秦炎离秦牧依依小说名字

连载中

仅有你令我痴狂

来源:掌中云 作者:闻香可人 主角:秦炎离,秦牧依依 标签:情感,职场,生活,现言,爱情

今天小编带来仅有你令我痴狂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秦炎离,秦牧依依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闻香可人,爱情是一场终要发作的病。秦牧依依:你二大爷的,我欠你的吗?秦炎离:你不是欠我的,你就是我的,如果你不是在我手里绽放,那只能在我手里毁灭。在床上翻滚一下就是爱了吗?爱是责任,爱是承担,不贪,只愿一生一世。只为你痴狂。

仅有你令我痴狂精彩章节:

担心母亲再会暴力,秦炎离将秦牧依依护在身后。

“你这个不孝子,做出这么丢人的事,你还有脸说,你们这是想要我死吗?”原本看到两个在一起就已经火从天降,这时秦炎离还公然袒护秦牧依依,吴芳琳更是恼的不成,于是甩起手来给了秦炎离两巴掌。

“妈......”这落下的两巴掌着实让秦炎离有点懵,而他身后的秦牧依依更是胆战心惊。

“不要喊我妈,我没有你这么不成器的儿子,你们可真是长本事啊,在你们眼里当我是什么?又当秦家是什么?”吴芳琳恨恨的瞪视着秦炎离。

这世间的女人这么多,为什么非要选她?难道自己多年的养育都不及这个女人?

真是应了那句,前世做了太多的坏事,才会送个儿子给你来养。

“妈,你消消气,都是我的错,要打你打我好了,这事和他无关,是我不知羞耻,是我不顾仁义道德,一切都是因为我。”秦牧依依忙不迭给吴芳琳作揖,这两巴掌如同落在她的心上,是无法形容的痛。

“哼,原来你还知道,当然是你的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却出尔反尔,我们秦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我真是后悔......”吴芳琳冷眼看着秦牧依依,眸中的怒火大有将秦牧依依燃尽的意思。

吴芳琳并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但秦牧依依知道,她想说的是:我真后悔收养你。

是,像她这样的白眼狼任谁都会后悔。

“妈,你说什么呢?给秦家丢脸的是我,不然,您老登个报,声明跟我脱离关系,我的所作所为都和你无关,如此面子不就回来了,你、面子又不能当饭吃。”秦炎离道。

秦牧依依想去制止已经来不及,这小子说这样一番话无疑是火上浇油,自己的儿子要和自己脱离关系,这不是要活活气死吴芳琳的节奏吗?

秦牧依依觉得,秦炎离这样的态度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越来越复杂化,越来越无解化,她不需要秦炎离帮她,这个时候他越帮自己就越容易激怒吴芳琳。

“这都是你教唆的是吗?秦牧依依,你可真是有本事啊,是我小瞧你了,养条狗还知道冲我摇尾巴,你呢?秦家的饭终归喂不熟你。”果不其然,吴芳琳瞪视着秦牧依依一句一句的说,大有要把她吃了的架势。

吴芳琳的眸光带着深深的怨怒,那意思是:你就是祸害,就是你让秦家鸡飞狗跳,轩儿也是受了你的迷惑才会连我这个妈都不认。

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确实是祸害,因为自己秦炎离不惜忤逆自己的母亲。

只是,她有本事吗?倘若她真的有本事的话,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怎么做都是错,秦牧依依甚至想,也许她的存在就是错误。

看着吴芳琳暴怒的脸,秦牧依依悲戚的想,母亲为什么要生下她?生下了又为什么弃她而去?弃她也就弃她了,又为什么把自己交给秦玺城?

如果那年秦玺城不把她带来这个家,也就不会这么多故事的发生,就算后来有幸认识她的儿子,并彼此相爱,也许会卑微,但一定不会有十恶不赦的感觉,毕竟自己并不欠她什么。

但现在,自己欠了她的养育之恩,而秦牧依依又不能让自己当白眼狼,全然不顾吴芳琳的想法。

秦牧依依在来秦家之前随母亲姓叫牧依依,母亲怎么死的,对于一个才刚刚一岁的娃娃来说,记忆很是有限,而唯一存在记忆里的就是第一次看到吴芳琳。

当真是很神奇的事,她真的对吴芳琳有很深的记忆,以常理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一岁的秦牧依依就是清楚的记住了吴芳琳,以及专属于她的微笑。

那时秦玺城把她带到一个漂亮阿姨面前,对她说:“依依,叫妈妈,以后她就是你妈妈了。”

依依乖巧的喊了一声妈妈,而那个漂亮阿姨,却只是微微一笑,并没应答,但小依依却清楚的记住了那笑容,那笑好像多年练就的,笑弧精准,而这个笑一直伴随她长大。

而且,奇怪的很,从第一次看到吴芳琳笑,秦牧依依心里就对她生了怕意,而这怕意也是一直伴随着她长大。

秦牧依依也是从吴芳琳那里体会到,笑原来也是让人害怕的,所以,今天看到吴芳琳动怒,秦牧依依到觉得她总算表里如一一回了。

“妈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让秦家丢尽了脸,并辜负了你对我的期望,这样的我是会下地狱的,也一定会遭到报应。”面对吴芳琳的质问之声,秦牧依依一脸卑微的自责着。

秦牧依依觉得,自己的命运在踏进秦家的大门那天起就发生了改变,而这是她无法控制的,就比如爱上秦炎离,就比如今天婚礼的泡汤。

如果她可以选择,哪怕流落街头,她也不要做秦家的养女,不是秦家对她有多刻薄,而是秦家对她有恩,她不报恩也就算了,还直戳吴芳琳的痛处,她也是没良心到极点了。

秦牧依依只想要一场属于自己的爱,可以在阳光下,在行人的注目中都不会退缩的爱,可她的爱见不得光,除了果小西她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敢说:秦炎离是我男人,我爱他,很爱他。

真的很想在阳光下抱着他,但这却成了奢望。

“你要是下地狱,那我就该下十八层地狱,若说遭报应,那也先是报应我,没事不要乱抢我的台词,长的不好看,脑子还不好使,就没见过比你还蠢的。”秦炎离瞪了秦牧依依一眼。

爱上自己是这么糟糕的事吗?

“行,你们可真行啊,合起来对付我是吧?我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见秦炎离这么护着秦牧依依,吴芳琳指了指他们两个,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她需要静一静,不然她会发疯的,拜这两个孽障所赐他们秦家成了A市的笑柄,她一心想要把这事压住,最终却成了众人皆知

事情还要倒叙到六小时前。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