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嫡妃

醉生楼,京城中最大的烟花之地。

华灯初上,醉生楼的门前,三五成堆的花娘们已经整装待发,瞄准路过的有钱大爷们,准备招募今晚的入幕之宾。

醉生楼内,一间装饰考究的上房内,娇滴滴的吟喘声渐渐放大,透过一层薄如蝉翼的芙蓉帐幔,而门外,正站着一个表情呆滞,只顾着傻笑的看守在那的女子。

较于室外有些凉意的空气,室内的房间早已被蜜色取代,楚玉带着难耐的呻吟,粉白的脸上爬满了红晕,娇弱无骨的靠在男人的身上,一双藕臂不安分的摩挲着,细长的凤眼流露出异常动情的神采,包裹着丝质亵衣的曼妙女体。

“呵,这么主动?一副馋猫的样子……”男人看了眼已经意乱情迷的女人,轻笑出声。缓缓凑近,鼻尖轻蹭过她的颈间,引得她发出一阵妩媚的呻吟。霎时间,清冷的眸子泛起了欲念的色彩,冷情的表情也渐渐柔和起来。

“王爷,都怪你这些天都不想着奴家,人家怎么能忍受闺房寂寞呢?”

楚玉不满的嘟起樱唇,销魂的眼直直的盯着男人已经紧绷的神情,身体缓缓贴近,粉唇热情的贴上了男人的薄唇,舌尖轻佻的探入……

男人最终难以把持,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火热的大手将早已凌乱的衣衫褪去,目光灼灼的盯着暴露的娇柔躯体,渐渐的,轻柔的勾动变成猛烈的吻,唇不放过一寸柔嫩光滑的肌肤,吻便了每个角落。

“王爷,奴家爱您……”女人不知羞臊的低声呢喃,看着压制着自己的男人,媚态十足。

特别是那股子勾栏里的女人才有的狐媚热情,使得男人无法忍耐,迫不及待的攻略城池……

修长的手指自线条柔美的下巴划下,像是摩挲着精美的艺术品,他有力的驰骋,使得女人那漂亮的身躯也跟着轻轻摆动,狂乱的长发随着头微微后仰,犹如泼墨一般倾泻在嫩白的后背上,漂亮的下巴微微的抬起,迷离的大眼早已眯成一条缝隙,更显的娇媚。

“啊......爷,您轻点,玉儿受不住了......”花魁楚玉迷离着双眼,销魂蚀骨的看着正急于扩张领地的男人,不禁窃笑一声,转而勾了勾纤细的腿脚,将男人的腰身拉近一些,两人同时发出了愉悦的低喘。

“爷。”紧抱着身上男人的身躯,楚玉似是想起了些什么,有些顾忌的低声问道:“您那傻子未婚妻,不会回去乱说话吧?您明天真的要娶她么?”

楚玉的话让男人不屑的扬起了惯有的坏笑,使力一顶,引得楚玉嘤啼连连,才作罢。目光慵懒的瞥了一眼门外的方向,男人戏谑的说道:“不过是个傻子罢了,就算身份再高又如何,还不是在外面乖乖的把风。玉儿难道还怕她突然闯进来,害羞不成?”

“讨厌,爷,你好坏......就会拿奴家寻开心。”

屋内的两人相聊甚欢,而负责在门外把守的沈云悠,小脸上也始终保持着开心的笑颜。双手不断的拉扯着自己的衣角,沈云悠想起几个时辰前,自己去找睿王爷却被睿王爷带到这里的场面。

明日就是自己和王爷成亲的日子了,既然一直不肯见自己的王爷,忽然今日见了自己并把自己带到这里,而且还笑着让她守在这里等他出来,那就说明,王爷他还是愿意娶自己的吧!

沈云悠一边想着,嘴角的傻笑也一边渐渐地扩散变大。老实的站在门口,沈云悠不理会偶尔路过的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满口恶言。只记得她一定要把门守好,不可让其他人进去,坏了王爷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