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道无极

森林的枝枝杈杈,挂着一层厚厚的雪花,阳光映照下,像一束束白色的珊瑚,玉洁冰清,玲珑剔透,使人看了,觉得整个身心都净化了似的。

一阵微风拂过,阵阵香气沁人心脾,梨花间嫩绿的小叶偷偷地钻了出来,白绿相衬显得格外美丽。黄莺、鹧鸪、啄木鸟、画眉鸟们把这山林当做自己的王国,自由自在地在树枝间飞来飞击、唱着婉转迷人的歌。路两边群山起伏,林海莽莽,在绿色的林海中间还点缀着一簇簇小黄花。

鲜花盛开的夏季,晨雾在林间缓缓流动,缠绕着每一棵红云杉,看去恰似仙女身上长长的飘带。乘船在太湖里游览,只见湖边冈峦起伏的洞庭山上,满坡金果累累的橘树,像一条条丹绸在飘拂,像一片片火烧云在飞腾。

原始森林里的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也极似暗绿色的海底,一丝阳光也透射不进来。钻天杨的主干挺直,枝枝相抱,它不嫌黄土高原的贫瘠,不畏西北风雪的严寒,生命旺盛,团结向上。山麓绵延,古木参天,满眼的苍翠之色,山风拂动,林海荡漾出千层碧波,壮美异常。-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石头上,将赤裸的双足伸进溪水中,溪水从他雪白的脚背上缓缓流过。

-小男孩慢慢的躺在石头上,双眼微闭从他的眼睛中,看见不同寻常的成熟与迷茫。-

“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了,我该怎么办!!”小男孩喃喃自语道。

“滚开,没钱也来吃饭。臭要饭的,我要是你,就死去了,也不知道丢人。活在世上浪费空气,死了还浪费土地,真是一个烂人。

青年的脸上抽畜了一下,默默的离开,“实力,实力为尊,这本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你有实力你就是王,你就是霸主。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要是我有功法就好了。”

这名青年从小被自己那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父母抛弃,后来被一位老人收养。青年人从小把他当成亲爷爷看戴,在少年十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了,从此他一个人生活。见到了社会的本质,了解了社会的黑暗。也培养他冷漠的性格,不相信别人。青年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山洞口,青年没有丝毫犹豫走了进去。这个山洞是他无意间发现的,记得那一天山洞红光大放。但他却没有进去,但他知道里面肯定有宝物。

此时青年双手握拳,坚决的向里面走。里面很黑,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突然前面有些亮光。青年步伐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只见前面有一把剑。插在岩石上,剑上冒着红光,上面有一条火龙缠绕。青年人看到宝剑眼睛一亮,有些激动的走过去,双手抓住剑柄。想把剑拔起来,就在这时。宝剑红光大放,青年想把手松开,手仿佛粘在上面,怎么也拿不下来。

青年人也有些急了,感觉自己的血在一点一点的流失,青年的脸上有些惊慌,想挣脱却挣脱不了。不过青年人很快镇定下来,狰狞决然道:“你想吸血,好,我给你。”

然后把身上的血快速输入剑内,慢慢的青年人昏了过去,剑光越来越大周围的空间破碎。青年的肉身被毁,宝剑嗡嗡作响,把青年的灵魂吸入剑内,然后消失在空间黑洞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少年醒来。发现自己重生了,名字叫叶无极,并且能听懂他们说的话。这里叫天器大陆的世界,不是原来的世界了。

叶无极刚醒来就看到一个噩耗,自己名义上的父母死在天宗的人手上。此时叶无极心里默默念道:“父亲、母亲,我会为你们报仇的,虽然我们没什么感情。”无极也就是躺在岩石上的小男孩,一滴眼泪留了下来,大声道,“我会为你们报仇的,天宗必灭,叶家必会强大起来,我会帮你们完成家族强大的任务。”

无极躺在石头上两行清泪留了下来,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出罢了。世上那么多强者谁没流过泪。谁没有不被人知道人知道的伤心事那!“实力,实力为尊。我一定成为人上人!我要成为主宰。让叶家逐步壮大,成为大陆上的霸主,受别人景仰。”叶无极在心里道。

“前世的我没有父母,想,现在的我又没有父母,而且还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被别人杀害,自己却无动于衷,天宗,我不会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