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逆转至强

“诗雨,这是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羊城高中,三年级五班的教室里,一位油头粉面、从头到脚一身爱马仕的骚包青年,将一束九十九朵鲜艳玫瑰和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了讲台前一位俏生生站着的女生。

女生穿着一袭藕荷色的礼裙,画着精致的妆容,显得青春靓丽,从青年手中欣然接过玫瑰和礼盒,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礼盒,露出里面一串精美的珍珠项链。

这串珍珠项链明显是价值不菲,女生眸光中闪动着浓浓的欣喜,激动的俏脸透红,接着居然当众亲了青年一口,“谢谢你!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旁边一群人起哄欢呼。

而此时,陈峰站在教室的门口目睹了这一幕,却气的浑身发抖。他手里捏着一只自己亲手雕刻的木雕小鸟,捏的关节发白。

他没想到,自己爱慕已久的女神林诗雨竟然是这样的人。

林诗雨和陈峰从高中就认识,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而一个月前,经过陈峰的不懈追求,林诗雨更是答应做他女朋友,并且还表示不会嫌弃他的家庭穷。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林诗雨竟然翻脸比翻书还快,富二代只是送了个礼物,就开始主动投怀送抱了。

送花的富二代,名叫李若风,作为同班同学,陈峰很是了解对方的人品作风,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仗着家里有钱,开豪车泡女生,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他会给林诗雨献殷勤,也明显是想玩玩而已。

“难道就是因为那件事,所以诗雨才会……”愤怒过后,陈峰心底又升起一丝黯然。

这个时候,李若风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陈峰,眼底闪过一抹戏谑,故意当着周围同学的面,询问林诗雨:“诗雨,有个问题虽然有些冒失,可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句,你和陈峰是男女朋友吗?”

“不是,当然不是!”听到李若风的问话,林诗雨连忙矢口否认。

她现在是看出了李若风这只金龟应该是对自己有意思,心中得意欣喜的同时,也连忙和陈峰划清关系。

“可怎么我听说他一直在追求你呢。”李若风意味深长的斜睨了门口的陈峰一眼,继续装模作样的说道。

“那是他自作多情而已。我怎么可能给他那样的家伙当女朋友,要家世没家世,学习成绩也这么差,眼看着就倒数第一了。”

说到这里,林诗雨俏脸上也明显浮现出一抹不加掩饰的鄙夷和嫌弃。

“那我就放心了!”

李若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然后猛然提高声音,对着门口的陈峰喊道:“哎呀,这不正是陈同学嘛。陈同学,刚才诗雨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所以,以后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对诗雨死缠乱打了!”

教室里的人这才注意到站在教室门口的陈峰,一个个神情各异,尤其是林诗雨,脸上更显露出一丝赧然,旋儿像是做了某种决定,变得十分漠然。

“李若风,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陈峰握紧拳头,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走进了教室,愤怒的盯着李若风质问道。

刚才李若风的举动,显然就是不怀好意,为了狠狠的羞辱他。

听到陈峰的质问,李若风却冷冷一笑,“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好,那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诗雨是本少爷看上的女人!你这种臭屌丝,根本不配追求!”

一瞬间,陈峰感觉全身血液都一下子汇聚到脑门上,内心怒火冲天!

而李若风身旁的林诗雨,俏脸上却明显闪过一丝窃喜。

无视了陈峰仿佛要吃人的怒容,李若风继续尖酸刻薄的讥讽着:“你也不看看你什么档次,要不是有助学补助,你一个孤儿恐怕也学都没得上。不好好学习,为国家献身,也配学别人谈女朋友?而且照你现在成绩下滑的速度,等下次综合考试成绩下来,到时你别说助学补助了,连个屁都没有。学都上不起的穷逼,也敢和老子抢女人!是不是前段时间去后山,被野猪咬傻了!”

陈峰显然没想到平日里只会泡吧泡女人的二世祖,骂起人来水准也一点不含糊,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你……论成绩,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陈峰怒指着李若风的鼻子,浑身都在颤抖!

可他话音刚落,便引来教室中同学们的哄堂大笑。在班级中,陈峰一夜变成白痴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上次学校的模拟考,就连李若风这个富二代都比他多考了两分。

陈峰羞恼交加,却又无力反驳。低头摸了摸胳膊上一道牙印一样的伤口,他不禁又回想起了一个月前的经历。

他无意中在学校后山发现了有大量的竹笋,准备挖了拿到市场上去卖,却在挖的过程中,不注意被一只古怪的琥珀色蜘蛛给咬了一口,等他回来后,就开始持续高烧,一直烧了三天。为了省钱,他甚至没有去医院,硬扛了下来。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高烧三天过后,他开始发现自己的记忆力竟然出现了大幅度下降,不仅是新学知识的速度减慢,就连以前掌握的知识都开始遗忘,甚至之后遗忘的速度开始越来越快,导致考试成绩也直线下降。

这也是为什么,李若风会嘲笑他在后山被野猪咬傻了的原因。

“你不用这么得意!我不过是这几次考试发挥失常而已,下次考试正常发挥,一定能够远超你!”陈峰怒视着李若风。

听到这话,李若风却耀武扬威的说道:“看你这么不服气!那敢不敢和我立一个赌约。我也不喜欢为难傻子,以前你好歹也在中游水准,那么明天的考试,你只要能考进前二十名,你下个学期的学费,我就帮忙赞助了,当作打发要饭的了!”

在陈峰被琥珀蜘蛛咬了之前,的确大概排在二十名左右,可高烧之后,短短一个月,几次小测试下来,都快一路跌到倒数了。

“李少,你这样太小看陈同学了吧,他这么天才,说不准下次能考第一呢!”

“第一?哈哈,我看是倒数第一吧!”

平日里跟着李若风鬼混的几位同班狗腿子,这个时候也在旁边煽风点火瞎起哄。

“怎样,到底敢不敢赌?”李若风昂着下巴,抱着胳膊,充满挑衅意外的斜睨着陈峰,“要是你真能靠第一,本少爷给你当众磕头都没问题!可如果你连前二十都近不了,那就请你永远消失在本少爷的视线中,否则见一次揍一次!”

听到这话,陈峰总算明白了李若风真正意图,图穷匕见,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羞辱自己,挑衅自己,目的就是为了激将自己答应这个赌约。

他心中笃定自己明天的考试肯定考不了前二十,想要用这个方法,将自己从校园中给赶出去……

实在是欺人太甚!

陈峰心中怒火澎湃的如同火山爆发,脑袋一热,准备捋袖子和李若风打一架!

可就在这时,他胳膊上被琥珀蜘蛛咬了一口的那个伤疤,却猛然裂了开来,与此同时,一道机械性的冰冷声音在他的脑海里陡然响起。

“大通灵系统激活!检测宿主体质!绑定条件满足!开始进行身份绑定……”

这突然在脑海响起的诡异声音,如同一通冷水浇在他身上,让他浑身一阵激灵!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恐惧的神色。

可看到陈峰如此表情,李若风却以为是陈峰怂了,肯定是觉得自己考不了前二十,于是更加卖力的激将,“再不表态,我就当你是默认了!你怂逼一个,该不会是怕了吧!要是没胆赌,想当缩头乌龟,就赶紧吱一声!”

陈峰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烦躁,皱着眉头愠怒道:“赌就赌,怕你不成!”

可他话刚出口,脑海里拿到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系统提示:宿主体内能量0.13,已接近最低生理机能安全线,强行开启自动保护模式!”

接着,一脸愕然的陈峰猛然感觉眼前一黑,昏天暗地的晕了过去。

当陈峰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仔细观看了一下,发现是学校的医护室。

此时,他手上还插着连着点滴的针头。

挣扎着准备做起来,就在这时,穿着白大褂的女校医拉开白色帷帘,走到了病床前,对着陈峰柔声说道:“你体内血糖含量太低,晕了过去,先不要动,等点滴打完再起来。”

眉黛如柳,瞳似秋泓,樱唇贝齿,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皮肤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头发扎成了两只双马尾,高挑身材尽管被宽松的白大褂包裹着,仍然能看出那曲线玲珑,青春活力与成熟诱惑的两种不同气质完美融合……

陈峰以前很少能看到像校医这样的大美女,一下子竟然有些看愣了,等回过神来,却有些脸红。

“系统提醒,宿主体内葡萄糖能量开始转化,预计能补充宿主4个能量点。”

冷不丁的声音再次在陈峰脑海响起。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