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不二婚

“谭幽,等会去挑件好点的礼服,今晚要参加姑父的生日宴会。”谭幽正在喝着汤,对面的穆锦梁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谭幽放下手中的汤碗,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服,微微蹙起了秀眉,低声道:“不好意思,我今晚没有空,我今天下午就要出去拍一组婚纱照,应该要九点多才能回来。”谭幽有些心虚,不敢抬头看穆锦梁的面色,声音也是底气不足。

“你一天到晚都拍拍拍,你能挣几个钱?连亲姑父的生日都不去,你要你姑姑怎么说我们!”穆锦梁还没有说话,穆母倒是先把筷子狠狠地拍到桌面上了,声音刻薄,“早就让你到锦梁的公司上班了,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来跑去,那么点工资还不够交物业的。”

谭幽的脸色有些难看,嘴里的食物顿时就感觉食不下咽了,早就知道,每次回老宅吃饭都没有好事的。

她微微挑起眉看了一眼穆锦梁,声音淡静,不卑不亢:“妈,真的很抱歉,行程都是安排好的,这样临时叫我请假,我真的请不到,公司那边也不好交代。”

“合着你这话的意思,以后要是有什么用的着你的地方还需要预约是不是?”穆母越说越气,把碗也推了,她捂着胸口,一脸的气愤地对着穆父,“我早就说过了,让你不要这个儿媳妇,你看看,这都要上天了,早就说过了,这些小门小户出来的人哪有大家闺秀懂规矩?根本就是冥顽不灵!气死我了!”

穆父皱了皱眉,正要辩驳,穆锦梁啪的一下也把手里的碗放下了,他英俊的眉目蕴藏着一层冷意,声音冰冷:“至于吗?不就一个晚饭?用得着上纲上线的吗?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他话毕,抬起眉冷冷地瞥了一眼谭幽,声音淡漠道:“拿碗,吃饭。”

谭幽也不好说什么,默默地拿起碗,穆母却不依不饶了,狠狠地连拍了桌面三下,哭天抢地的嚎:“这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我还不能说一下她了,她就那个破工作,能挣几个钱,天天儿的不着家,丢人现眼的——”

谭幽本来就僵硬的脸色闻言更是僵冷了,她眸中色彩渐暗,紧紧绷着下巴的线条,竭力忍耐着穆母的羞辱。

穆锦梁看不下去了,直接摔了筷子,拖着谭幽就起来了,冷声道:“人是你们让我娶的,娶回来还挑三拣四?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们家有皇位继承啊?”

“你这说的什么话?”穆母尖声道,嚯地一下也站了起来,尽力仰着头想跟穆锦梁对视,“要不是你当初为了那个姓何的要死要活的,我会同意你娶这个乡下妹吗?”

“够了!”穆父狠狠地踹开了凳子,厉声对着穆母,“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你这说的什么话,还有一点素质吗?”穆父气呼呼地顿了一下,转而将视线对着谭幽,“谭幽,你能请假就请假,不能请假就不用理会她,真是够了。”

“知道了。谢谢爸。”谭幽低眉垂目,乖顺地应了一声。

穆锦梁英俊的脸上满是不耐,狠狠地拽了一下谭幽,将她拉了出去。

他人高腿长走的也快,绕是谭幽体力好,也跟得有些吃力,穆锦梁直接走到了车子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将谭幽塞了进去。

他一路上一言不发,始终瘫着一张脸,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森冷气息,真是白瞎了他的好颜值。

穆锦梁一路飙车将谭幽送到了她的公司楼下。

谭幽十分识趣,当即就啪嗒一下将安全带解开了要推门下车。然而,穆锦梁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谭幽回过头,用疑惑的眼神扫了他一眼。

“把工作辞了吧。”穆锦梁面色矜冷,声音坚定得毋庸置疑。

“辞了工作,我去做什么?”谭幽深深地皱起眉,清丽的脸上满是讽刺,“回家躺着被你养?”

“做什么都可以,不想工作就在家里待着,想去工作就找份清闲点的。”穆锦梁声音淡漠,眸光锐利,完全不像是在跟她商量。

“我不会辞职的,我跟你结婚这么久,我没有花过你一分钱,穆锦梁,你没有权利要求我这样做。”谭幽声音冷静,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的钱就在那里,要花不花是你的事。”穆锦梁面色僵冷地解释道,“你这个工作太辛苦了。”

“呵呵,”谭幽冷笑一声,“是觉得我辛苦,还是跟你妈一样觉得我丢人现眼?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特别贱特别不识趣,嫁入豪门是不是应该喝喝茶插插花做做美容?”

穆锦梁冷峻的神色上浮起了一丝不耐烦,声音冰冷道:“随你怎么想,反正把这个工作辞了。”

谭幽懒得跟他争辩,冰冷冷地摞下一句话:“要离婚可以,要辞职,不可能。”

她说完,狠狠地摔上了车门,向公司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