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毒

我叫冯婷,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每天买菜做饭伺候家人,枯燥的生活成功的将我摧残成了黄脸婆。

身为人妻,我没有任何的抱怨,毕竟,这些事情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可老公近期的一些行为却让我变得敏感多疑起来。

他开始半夜不归,即使回来,也是半夜两三点带着一身酒气。

偶尔几次,我还可以安慰自己去体谅他的工作,毕竟他是销售人员,加班应酬肯定是常有的,他这么辛苦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

时间一长,他还如此,纵使我心理安慰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我和他才刚结婚一年多,那股新鲜感还没过呢,况且,我还是一个女人,也需要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但老公的夜不归宿,让我感到十分的寂寞。

又一个自我安慰的晚上过去了,我全身酥软的躺在浴缸里,大脑一片空白。

身体上是满足了,可心理上随之而来的空虚就像是蚂蚁般啃咬着我的全身,难受的不行。

转天,我就给我老公打了电话,让他今天晚上务必回来。

不是请求,是勒令。

老公并没有很痛快的答应,而是犹豫了半天,含糊其辞的找了个理由搪塞我,我跟他急了,直接放下狠话,不回来就离婚,他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听到他今晚能回来,我的心里不禁掀起小小的激动。

千载难寻的机会,我当然不能浪费,立刻去楼下买了红酒蜡烛,又精心准备了牛排当晚餐,然后小心翼翼的翻出藏在衣柜里面的情趣内衣穿好。

这件内衣,还是结婚时我老公给我买的,我脸皮薄,一直没好意思穿,就一直放在柜子里积灰。

不得不承认,老公的审美真的不错。这内衣设计的十分大胆诱惑,粉色的罩片紧紧包裹住,性感的蕾丝布料下隐约的还能看到那一处嫣红。

就连我自己看了,都不禁有些口干舌燥,血液逆流的感觉。

我决定,要给老公一个惊喜。

算好他回来的时间,我把一切都准备妥善,身着片缕,我个字不算太高,一米七左右,而这身薄如蝉翼的纱裙,刚好遮住我的腿根,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长腿。

对于身材,我还是很自信的,自恋的在镜子前打量了半天后,这才去了客厅。

现在已经九点了,我感觉老公应该快回来了,心里不禁有些小小激动,紧张的手心也都是汗,为了让自己淡定些,我就先打开了电视,准备耐心的等他。

可这一等,就足足等了有三个小时,我一不小心靠着沙发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十二点了。

牛排早已经凉了,就连蜡烛都烧下去半截,可老公还没有回来。

胡乱摸了摸自己身上被冻起的鸡皮疙瘩,找了个外套披在身上。

给老公打了个电话,却没人接听,我再打,电话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我拿着手机僵在原地,一股巨大的寒意席卷全身,我整个心都蓦地冷了起来。

一个不合实际,却又非常符合现在的猜想,在我心里浮现。

难道……他出轨了?

想法一出,我就立刻否决,努力的宽慰自己,也许他是被难缠的顾客刚好缠住,不小心错过了时间呢。

就这么不安猜疑的一直坐到了凌晨三点,这才响起迟来的开门声。

长时间没有活动,我整条腿都麻了,但我还是着急的起身,吃力的迈着软麻的两条腿,朝着门口迎上去。

一脸激动的看着门被打开,刚想要叫声老公的时候,走进来的这个陌生男人却让我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收起失落的情绪,我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莫名觉得他有些眼熟,可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

而这个男人打从一进门,那俩眯缝眼就没从我胸前离开,神色淫荡的看着我。

刚刚我以为是我老公,就只披了件外套,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上现在只穿着内衣内裤的事。

这幅打扮被一个突然闯进来的陌生男人看到,我的脸瞬间涨红一片,羞耻地往后大退一步,用手挡住重点部位,怒斥着:“你是谁,赶紧滚!”

哪知,那人不仅不走,还把钥匙故意在手上晃了晃,就那么光明正大的走了进来,“小婷,你打扮成这样是寂寞空虚了吗?”

他这声小婷,让我彻底想起来,他是楼下的邻居,好像叫张涛,是个拆迁暴发户,40多岁也没娶老婆,到处拈花惹草。

就这么一愣神,他那肥硕的身体就直接闯进了客厅,张开两只胳膊,一脸猥琐的看着我说着下流不堪的淫荡话:“小婷,今天是特意等着哥哥好好疼爱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