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很轻狂

阳光明媚的清晨,葳蕤的A大校园的雨花石铺成的甬道上,踢踏走来一位时尚美女。

披肩长发,高挺的鼻子,迷离的大眼睛,小巧挂着弧线的嘴唇,性感无比,魅力十足。

她叫林青青,是博士研究生,天生丽质。

她身出名门,秉承优良的基因,从小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被保送进A大后,一直被看成C国物理界未来的居里夫人,被重点培养。

还是学生的她,已经在某大公司任职了,开发部项目负责人。

青青融美貌和智慧为一身,并且善解人意,拿捏人们之间的关系也处理的恰到好处,并不是那种研究室,食堂,寝室三点一线的冰山美人。

如果C国有精英,青青就是精英中的精英。

昨天公司来电话,说今天集团公司老总来A大,想看看青青新开发的锂电池快速充电实验。

所以青青早早就来到实验室,今天这个实验关系到这个项目的经费投放。如果能够成功,那一定会让老总跟各位董事们会商的时候,更加信心十足的。

但是这个项目刚刚开始不到一个月,产品还未成型,这一个礼拜的实验,成功失败也各占五成。

但是商场如战场,锂电池的研究竞争剧烈,差一天就可能失去市场,所以公司对此项研究心急如焚。

青青也担心这个月的经费不下来的话,下面的实验都无法进行,搞科技没有钱就没有一切。

人家看不到成果,看不到实实在在的实物是不会投钱的。

没有经费,研究所的三名博士五名硕士又要纸上谈兵了。

所以项目负责人青青感到责任重大,天才要承受更大的压力,早早就来到A大的物理实验室,打开房门里面还一个人也没有。

换了鞋和衣衫,时尚美女变身成白衣天使,雪白的皮肤被衣衫映着,皮肤里的浅红色让青青更显得冰清玉洁。

但是实验却出了意外,变压器短路,突然起火燃烧。

青青急忙去拉电闸,但是却被一根燃烧的导线吸住,动弹不得。

那一刻,青青突然觉得浑身无数的蚂蚁在啃咬自己的五脏六腑。呼吸渐渐很吃力,身体不停地抖动,心里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躺在铺着大红牡丹的地毯上,慢慢地蜷缩起来。

一手握着拳头,一手抓着衣服的领口,额上漫上汗水。

青青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一般,意识渐渐模糊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青被一阵吵闹惊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四面都是腿,人的腿。

身前有个人,有个男人在喊自己:“别装死了,快点起来!”

青青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手被捆住了。

看见青青醒来了,身旁的两人将她拉起来。

青青这个时候发现面前是个大广场,自己站在中央,身后有人,身前还有人。

身后的人都穿着奇怪的衣服,看起来是古代的衣服,上面大书一个字:囚。

身前的人,也是古代的衣服,并且手持各种管制刀具,个个穷凶极恶的模样。

身后的人大多是女眷,哭声连连。

自己却越众而出,孤零零地站在对面最前面。

面前正对着一幅公案,后面坐着两个肥胖如和珅一般的官员,其中一人白胡子道:“云家欺君罔上,意图勾结匈奴,引狼入室,圣上有旨满门抄斩!”

云家?自己穿了?

听说过穿越,但是没想到自己实现了。

原来锂电池可以穿越啊,回去一定做成穿越产品,会大受广大女士们欢迎的,谁不想来当当皇后呢。

不过有个小小问题,眼前情况有些危机,马上就要砍头了,还有什么事比被砍头急的吗?

“冤枉啊!”青青发出响彻云霄的喊声,吓身旁两个衙役一跳,原来自己还能发出这么有杀伤力的叫声。

“乱喊什么,再乱喊,将你嘴封上。”

胖衙役吓唬道。

白胡子官员一屁股坐下来,黑胡子官员站了起来,喊道:“午时已到!行刑!”

“冤枉啊!我是穿越而来的!不能杀我!我是穿越而来的!”

一个人都不认识的青青高声喊起来,在胖衙役和瘦衙役的拖拽下挣扎着,离那刽子手只有几步远了,青青的嘴巴被堵上了。

完了,穿了不到十分钟就被砍头了,完了。下次能穿那去呢,青青眼睛里闪着混沌的向往和期待。

“刀下留人!”青青听到这句话,真好听,比古典音乐都动听,仿佛是那野生的百灵鸟儿一般好听。

这一定是一个高大伟岸的帅哥吧,英雄救美啊!我最喜欢的桥段了,今天快点上演了。

青青将刚刚闭上的迷人的大眼睛睁开,先看到高大威猛又黑又胖的刽子手,还有他那把高高举起来的鬼头大刀。

然后看到周围哭哭啼啼的人,人们很乖地将头放在石头墩子上面,即使没人用手摁住她们的头,也不敢离开半点。

人们已经麻木了,只能承受,不去反抗,似乎这要砍的是别人脑袋。

远端看到刚才的喊话之人,让青青大失所望。

不高不帅不说,这年级有点太大了点,还能不能勃起都不一定,一定是不干那事好多年的主了。

那尊荣也太难看了,满脸都是良田,随便种上点啥,亩产都能超过袁隆平的小麦。

一口大黄牙,峥嵘地露出来,还拉着长长的不明分泌物,明显是个大反派。却是他刚才喊话了,否则现在自己不知道穿到那里去了。

我的帅哥在那里?

帅哥和生命不可兼得!

如果男主角是此人的话,青青就决定放弃演出,舒服地躺在行刑台上。这里气味有点不好闻,对着身旁又黑又胖的刽子手一个飞眼,潜台词的意思:“来吧,帅哥我想穿回去。”

刽子手身上颤抖了一下,鬼头大刀,噗嗤一声落地,扎在松软的地面上。

青青被胖瘦两个衙役拉了回来,她挣扎着。两个衙役纳闷了,刚才拉上去,她喊叫挣扎,这拉回来也挣扎,要不是嘴堵上了,也得喊叫。

这,这是怎么回事呢?

“刘公公,你看今天......”黑胡子官员已经从桌子后面走到刚才黄牙男面前恭恭敬敬地施礼。

“怎么......!”黄牙男眼睛一斜楞。

青青听明白了,这黄牙男是个太监,这有点太扯了。

青青已经被放在黄牙男面前,黄牙男微笑顿时将脸凑到青青的面前:“你说你是穿越来的,是真的吗?”

青青头躺在土地上,眼前的这个猥琐的面容让她作呕,那嘴里的吐沫可别落在自己的脸上啊,否则不如去死。

但是虽然人家黄牙猥琐邋遢不堪,但是人家救了自己,否则自己身首异处了。

“对,我是穿越过来的。”嘴上破布被取走后,青青使劲地点了点头。

好奇怪哦,他们知道穿越,难道这里是穿越的集散地,每天都有人穿来穿去的,是老百姓和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健身活动。

“好,好,你是一个人穿越过来的吗?”

青青一听,脸刷下红了,比那抹了胭脂水粉更明艳几分。

“就我一个。”

抬头正对上一双笑嘻嘻得眼眸,不好意思我没给你带适合你的人,真有点不好意思说这话。

人家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要是让她立刻以身相许,她马上哭着喊着去求被砍头。

“那就好,将此女拉到皇宫。”

黄牙太监听到青青的回话后,眼前一亮,仿佛捡到宝贝一般。

黑胡子官员小心翼翼地问了声:“那其他人呢......”

黄牙太监头都不回,扔下一句:“压进大牢,听候发落!”

青青身子一晃,双眼噙着泪水,感情碰到一个公公,一个穿越控的公公。

这要是去皇宫里面将自己这非法穿越者XO,话说太监怎么能呢,难道此太监如韦小宝一般,是个假的。

想想黄牙太监扑上来,压在自己身上,张着红嘴黄牙的样子,青青茫然道:“公公,让我去死。”

本次穿越正往好的方向发展,青青先是被解开了身上的绳子,被扶上黑胡子的轿子上面。

路上的时候,公公还给青青一张热乎乎的肉饼吃,躺在轿子上青青吃着肉饼很舒坦,这轿子就是好啊,一颤一颤的很有节奏,坐着不想下来了。

这个时候轿子落下来,青青被喊了出来,一见这皇宫大院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青青马上保持淑女状,跟随着黄牙太监来到一处青竹掩映的所在,门上有字:自知阁。

抬脚进门,看见,满屋子都是书,这是间书房啊,皇宫里的书房。

虽然喜欢看书,但是青青不敢乱动,黄牙太监让她在此等候。

转身黄牙太监出去了,青青望着满目的书籍,这才是真正的古籍。

探手但是手停在空中,死都死过了,还怕什么呢,手的主人来了勇气,摸了过去,从书架中抽出一本来。

是一本诗集,文字都是繁体的,但是青青自来聪明伶俐的,前后一联系大多会意。

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

禅意极深,突然脚步声,一下子让青青回了神,抬头正见着刚才的黄牙太监引进来一个人来。

此人龙行虎步,器宇轩昂,从衣装看,一定是皇上无疑,别人谁敢穿龙袍。

皇上,这回看到活的了。

此刻,青青心潮起伏,将手上的书放下,站在原地来个九十度的鞠躬:“您好!”

黄牙太监一见,扯着尖嗓叫道:“好大胆子,云青倾,你想谋反吗,见了皇上不跪。”

云青倾?

新修订的穿越潜规则中,穿越者都要改名字,但是和本主谐音,或者某种类似,否则穿越失败。

所以林青青博士现在是云青倾了。

对啊,见皇上得下跪,貌似三叩九拜,山呼万岁万岁,没看过清宫戏就是不行,以后不能总看韩剧了。

云青倾待要下跪,被面前的皇上扶住了,见此皇上长得不错,唇红齿白的,皮肤细嫩,并且还难得有棱角。

皇上张嘴闪着皓齿道;“听说你是穿越而来,是真的吗?”

云青倾使劲地点了下头:“是的。”

皇上想了想,仔细观察了下云青倾,有些怀疑的眼光。

云青倾偷看了几下,发现此次赚大发了!

这皇上年轻帅气,人家天生的大款,碰到一个真正的高富帅,要是能来一段或者几段生死恋之类,那怕宅斗一下,宫斗几下也无妨。

云青倾心中仿佛有几只小鹿在撞,撞得快将心撞碎了。

“刘成德,你去将朕母后留下的画册拿来!”

黄牙太监转身而出,不大一会就手捧着一本画册而来。

皇上坐在正位上,将画册打开,将画册面前云青倾,手指一幅画问道:“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这是一张有毛笔画的画册,云青倾想这一定是什么大师的手笔。自己书画知识不多,怕很难回答,回答不上来,可能又被拉去砍头。

听说古代的时候,皇上最怕的就是被欺骗了,每天不砍几个人头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云青倾抬起头看着面前这副画,看着看着,眉头皱了起来,这不是那啥吗?

但是不可能啊。

这个时候怎么能有这种东西呢?

“这是什么?”

皇上有些急了,皇上高兴要死人,不高兴也要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