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无双天王

鸟鸣章山溪章藓苔章枯叶章高墙章铁网章绿茵草地这不是菁菁校园,这是恨山监狱。

在一处可以瞭望整个监狱放风广场的高楼里面,唐重正端坐在桌前写字。

毛笔字。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笔法秀逸,墨彩艳发。气韵生动,风神潇洒。

年纪轻轻就能够写就这样一手好字,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于是,唐重便毫不吝啬的赞美自己。

“写的真好。前所未有的好。”

“书圣重生看到此字,应当大哭一场吧?”

“天高任鸟飞?为什么不是天黑任鸟飞?古人真流氓。”

哐当

房间门被人撞开,一个身穿灰色监狱制服的中年狱警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大声喊道:“二当家的----快。7班炸号了。”

“炸号?”唐重抬起头问道:“大当家的呢?”

“不在值班室。”狱警急声说道。

炸号,就是牢房里出现恶性打架斗殴事件。一个控制不好,就会出现流血死亡事件。

曾经有一个死刑犯因精神压力太大‘炸号’,一晚上拧断了同室四个室友的脖子。

唐重秀气的眉头微皱,把手里的毛笔往墨盒里一掷,站起身快步向外面跑去。狱警看到二当家的愿意出场救急,紧绷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

穿过一条幽森的长廊,跨过一道又一道铁门,终于在门口挂着‘七班’字样的铁门前停了下来。

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有大声吆喝吵闹的声音。

“二当家的。我来开门。”狱警出声说道。

“等等。”唐重伸手阻止。“听他们说些什么。”

“想给我上课?你们这些瘪三还不够格。李老虎进监狱已经是七进七出了,这次是拿下三条命进来的进来了,就没想过再出去。和我斗?也不撒泡尿照照。”

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应该是今天送过来的新犯人。用监狱里的黑话说叫做‘新收’。

“新收就得守新收的规矩。我们是替所里教你规矩”

“呸。狗屁的规矩。”那个陌生的声音更加嚣张了。“你们不就是想先给我李老虎上上课,来个下马威,以后好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嘛-----我李老虎不吃这套。”

“你-”

“你什么你?班长同志,刚才揍得你还不够吧?要不,我再给你松松骨?我告诉你们这些杂种,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七班班长。听我的,有饭吃。不听我的,就吃屎。”

咔啪

铜锁打开,唐重推开铁门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事儿?”唐重笑着问道。

看到唐重进来,屋子里十几个光着大脑袋穿着土灰色制服的犯人面露喜色,除了四五个受伤躺在地上实在没办法爬起来的,其它人纷纷向他打招呼。

“二当家的-二当家的来了。”

“二当家的。这新收犯横。我们教他规矩,他不仅不学,还动手打人”

“二当家的,我的胳膊被他打断了,你要给我做主啊。”

-----

唐重转过身看着大大咧咧地坐在下铺的刀疤脸男人,问道:“你是李老虎?”

“就是我。你是什么玩意儿?”李老虎扫了唐重一眼,满脸不屑。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屁孩儿,能给他带来什么威胁?

不过,看到有狱警站在他身后,兴灾乐祸的看着自己,又让他觉得这样的情况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我不是玩意儿。我是唐重。”唐重仍然是一幅和蔼可亲的表情,耐心的解释着说道:“监狱里面有监狱的规矩。狱警人力不足,所以就需要一些老人给新收上课,讲一些必须遵守的规矩”

“滚地远远的。”李老虎看到唐重的笑脸,气焰更加的嚣张。“我刚才说过,我这是第八次进监狱里面什么规矩用得着你们教我?”

“别的监狱有别的监狱的规矩,恨山监狱有恨山监狱的规矩。”唐重说道。“两码事。”

“我的拳头大,我说的话就是规矩。”李老虎恶狠狠地说道。他用手指着躺在地上呻 吟的几个犯人,说道:“不听话,他们就是先例。”

唐重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有没有听到,刚才他们叫我什么?”

“管你叫什么。”李老虎从床上跳了起来,蒲扇般的大手指着唐重骂道:“小娃娃,再不滚开,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他们叫我二当家的。”唐重轻轻叹了口气。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吧。“也就是说,除了大当家的,这座监狱里所有的人都听我管。”

李老虎狂笑起来,脸上的肌肉一颤一颤的,低声吼道:“小娃娃,你还真是不知死活。我告诉你,我手里已经有三条人命,不在乎再加上一条”

唐重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智商低下又喜欢炸刺的家伙。对付这样的家伙,只有一种方法----点菜。

“点菜吧。”唐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仰着脸说道:“冰糖肘子章辣椒爆鱼,你喜欢吃哪一种?”

所谓的‘冰糖肘子’就是用肘部猛击人的肾脏部分,如果‘吃’得到位,犯人别说直不起腰,甚至小便都会带血。‘辣椒爆鱼’比‘冰糖肘子’更狠辣难熬,用电线或者麻绳浸泡在水里之后抽打人的身体,打完之后全身的皮肤如同鱼鳞一样外翻。

还有‘鸡蛋灌饼’‘隔山打牛’等等之类的‘菜名’,这些毒打方式最大的特点是让人从表面看不出身上有伤痕-

李老虎呵呵大笑,破口骂道:“点你妈”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巴就合上了。

因为,唐重已经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咔嚓-----

一声脆响,呕吐出来的血迹里面隐藏着几颗大黄牙。。

“你不点。我就帮你点了。初来乍到,先请你吃一份冰糖膝盖吧。”

说话的同时,唐重的膝盖已经狠狠地顶向李老虎的腰部肾脏部位。

砰-----

一次章两次章三次

迅猛如电闪,狠辣如雷劈。

转眼间,站起身来像是小山一样的李老虎便口吐鲜血摔倒在地上。

从头到尾,他引以为傲的‘大拳头’都没有机会挥出去过一拳。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李老虎的身体倦缩成一团,双手抱着脑袋痛哭着求饶。

唐重收脚,接过殷勤者递过来的毛巾擦手。

“现在可以上课了吧?”唐重问道。

“可以。可以。”李老虎嗷嗷叫着说道,眼泪珠子都掉出来了。

“交给你们了。”唐重说道。

“谢谢二当家的。”

“二当家的慢走。”

“二当家的常回来看看谁他妈踢我屁股?”

唐重笑笑,让狱警把铁门上锁。

“二当家的,又麻烦你了。”狱警一脸感激的说道。

唐重摆摆手,说道:“习惯了。”

确实是习惯了。

唐重是在监狱里长大的孩子,自从他懂事起,他的父亲就已经是恨山监狱的监狱长了。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大当家的’。

唐重从小患有多动症,一刻也不得闲。他的父亲工作繁忙,便任由他自己在监狱里面跑动。

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地位,自然而然就成了监狱里的‘小王子’。狱警爱惜他,犯人讨好他。又因为他机灵好学,对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感兴趣,于是大家都乐于教给他一些绝活。

时间久了,年龄大了,他懂得的东西越来越多,威信也越来越高,大家都喜欢找他处理一些问题。监狱长不在,也由他来负责一些工作。于是,他就成了恨山监狱‘二当家的’。

唐重再次回屋时,发现房间里的门是开着的,刚才遍找不着的‘大当家的’和一个陌生女人正等在那儿,听到他的脚步声音两人一起向他看了过来。

‘大当家的’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漂亮之极的女人就满脸惊喜的问道:“他就是唐重?”

女人一头红色短碎发,给人干净利落的感觉。凤眼狭长,明媚妖娆。丰唇微厚,涂抹上红色唇彩,像一朵盛情绽放的玫瑰,让人忍不住想扑上去咬上三两百口。

穿着一套银色的职业套装,将它火辣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丰胸细腰,臀 部浑圆。戴着一幅大号的黑框眼镜,给人一种知性的美感。

她的眼神焕彩,神情激动之极,就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似的。

“是。”大当家的闷声说道。茂密的大胡子把他的嘴巴遮掩的严严实实,听起来就像是里面藏着一只虫子在叫唤。

“像。真是太像了。”女人连连赞叹。“太好了。我要找的人就是他了。”

“你们谈。我不参与。”大当家的看了儿子一眼,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哎”唐重喊道。这大胡子还没向他介绍女人的身份来历呢。

女人的一双凤眼在唐重的脸上身上瞄来瞄去,像是一个觊觎他容貌的女色狼。

看了好一会儿,才主动向唐重伸出手,柔媚的笑着,说道:“认识一下白素。白吃的白,素食的素。”

“唐重。”唐重伸手握住她温热还带有一点点儿汗液的小手,自我介绍道:“唐宗宋祖的唐,重量的‘重’,不是重复的‘重’。不过你好像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

“扑哧”白素笑了起来。“还有这样介绍自己的?”

“你已经看到了。”唐重说道。

白素咯咯的笑,然后正色看着唐重,用她那性感的红唇和充满诱惑力的声音问道:“你喜欢张国荣吗?”

“喜欢。”唐重回答道。他很喜欢张国荣主演的《英雄本色》系列电影。

“喜欢周润发吗?”

“喜欢。”在唐重眼里,周润发版的《上海滩》是难以逾越的经典。

“喜欢刘德华吗?”

“也喜欢。”即会演,又会唱,勤奋的不老天王。

“你想成为和他们一样的天王巨星吗?”

唐重一脸错愕的看向她。

“开名车,住豪宅,照片刊登在报纸杂志上,成为无数人的偶像,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和年轻女孩儿的追捧”

“你有病吧?”唐重一脸同情的看着她,问道。

这么好看的女人,脑袋怎么就坏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