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无敌护卫

中国西南一个偏远的山村,天才刚灰蒙蒙的亮,山林间弥漫着一层层白色的雾气,透露出一丝丝寒意!几座简陋的农舍坐落在山间,随着白雾的流动时隐时现犹如仙境一般。晶莹剔透的露珠挂满了路边的小草,挂满了山间的庄稼,也挂满了农舍旁边果树上的果实!山间的小溪正哗啦啦地流着,冲洗着世事的尘埃,也滋润着这里的每一寸肌肤。偶尔远处传来几声犬吠打破了这个宁静的清晨。。。

陈皓早早地起了床,把收拾好的行李挂在了肩上。说是行李,其实也就是两件破旧的衣服。然后轻轻地推开了门!虽然才刚到深秋,但是他仍旧感觉到一阵寒意扑面而来。

“皓子!”身后传来了陈皓母亲的声音,妹妹娟子扶着母亲走了出来。

“阿妈,您怎么出来了?外面凉,快进屋吧,当心冻坏了身子!”看着体弱多病,步履蹒跚的母亲陈皓心里异常难受,他上前紧紧地握着了母亲的手。

“皓子!”母亲眼眶里装满了泪水,缓缓地把手伸进了贴身的衣袋,然后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面值五元的人民币放在了陈皓的手里!“皓子,这个你拿着,别嫌少啊孩子,阿妈就只有这么多了!”

“阿妈,这个我不要!”陈皓把钱放进了母亲的口袋:“在部队不用花钱的,您自己留着贴补家用吧。”陈皓知道这五元钱是阿妈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是阿妈甚至整家人全部的积蓄!

“皓子!拿着!”母亲再次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那五元钱重重地放到了陈皓的手里,眼中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到了部队记得给阿妈写信,一定要听部队领导的话,一定要好好学习,千万别辜负了阿妈的希望!”

看着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以及眼眶中不断流出的泪水,陈皓呯地跪在了地上重重地给母亲叩了三个响头,然后站起来对着母亲身后的妹妹娟子说道:“娟子,以后。。。以后阿妈就交给你了!”说完陈皓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了好久,身后传来了娟子隐隐约约的叫声:“哥!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阿妈的。。。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其实陈皓明白自己并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而是十七年前母亲在赶集的镇上捡回了他!当时还不满周岁,体弱多病的自己被人遗弃在了垃圾堆的旁边。终于。。。终于在母亲的呵护下才有了今天的陈皓。为了自己唯一的愿望——当兵,母亲累倒了,妹妹娟子辍学了。。。这十七年来的点点滴滴都深深地印在了陈皓的脑海里!

陈皓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家的方向大叫着:“阿妈,娟子,你们等着我,我们一定会回来报答你们的!”然而陈皓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的离开竟然成了自己和母亲的绝别,从此以后就再没见到自己的母亲!

翻过山头,陈皓在一座简陋的小茅屋门前停了下来,他举起手正准备推门而入,然而手却停在了半空!

茅屋里住着一位神秘的老人,陈皓只知道村里人都叫他杨伯,但是却没有人能说出他是什么时候搬来这里的。杨伯是个好人,他一直看着陈皓长大,一有空就教陈皓一些拳脚功夫,当然也教陈皓做人的道理。‘男儿志在四方,但是绝不能忘本!’这是杨伯对陈皓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起初陈皓还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但是慢慢地他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陈皓慢慢地跪在了茅屋的门前:“杨伯,我走了,感谢你多年来对我的教诲。”说完陈皓对着门也叩了三个响头。

陈皓缓缓地站起来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养育了自己十八年的地方,然后消失在烟雾弥漫的山头。。。

两年后的一天,在部队的陈皓接到了妹妹娟子跑到镇上打来的电话,他放下了手中的活,请假急匆匆地赶回了家。然而当他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下葬,家里只有泪流满面的娟子。陈皓心酸地流出了泪水,这是他离开家后两年第一次流泪!他流着泪在母亲的坟前跪了三天三夜,娟子一直守在旁边看着他。。。

离开的时候陈皓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二百元钱交到了娟子手里:“娟子,是哥对不起阿妈,是哥对不起你!”

娟子没有说话,而是把一张纸条塞到了陈皓的手里,那是母亲留给陈皓的字条!

“皓子,阿妈病倒了,身体快撑不住了。但是阿妈不想影响你,所以没让娟子写信告诉你,你别怪阿妈好吗?自从你走后我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了,我知道我快不行了,但是我一直放心不下你的妹妹娟子,我。。。我对不起她。皓子,阿妈想把娟子托付给你,你以后照顾她一生一世好吗?就算。。。就算是阿妈求你了!”

陈皓流着泪看完了母亲留给自己的纸条后一把搂过了一旁同样流着泪水的娟子,紧紧地搂在怀里。。。

“娟子,你。。。你放心,我不会辜负阿妈的。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你就是。。。就是我的媳妇了,你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回来!”说完陈皓再次离开了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