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巨星是女生

“顾哥,还有半小时颁奖典礼就要开始了,可这条路该死的堵车,等赶到现场肯定来不及了!”

坐在驾驶座的小晨猛按喇叭,希望堵在前面的车可以快点移动,他们真的很赶时间。

“时间来不及了,我自己下车跑着去,颁奖典礼的现场离这也不远,你等路况通了再去!”

顾朝夕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一番乔装改扮后拉开车门立即跳了下去,快得令小晨阻止都来不及。

“顾哥,顾哥,你这样走在路上很容易被人认出来的……”

小晨的呼喊声顾朝夕置若罔,她在拥堵的车辆中来回穿梭,没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跑出了长长拥挤的路段,顾朝夕疲惫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伸手整了整头上的假发。

她打扮成这个样子,谁会认出她是顾朝夕本人。

垂眼再次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顾朝夕一鼓作气地朝前跑去。

她若是不准时出现在颁奖典礼的现场,铭哥一定会非常生气的。

黑夜中,路旁的路灯发出昏黄的灯光,一年黑色的轿车在公路上飞快疾驰着。

“厉少,您撑着点,很快到医院了!”

厉瑾南的贴身助理徐桥一边飞快地开车,一边对斜靠在后车座的厉瑾南安慰着。

厉瑾南没说话,薄唇抿得死死的,一张脸浸淫在黑暗里,什么都看不清,只能从他起伏不定的胸膛看出他的呼吸十分的粗重。

前面有个转弯口,徐桥用力踩着脚下的油门,打着方向盘迅速转弯。

而在此时,顾朝夕也从转弯口冲了出来,一人一车顿时出现在了同一水平线上。

“不好!”

徐桥立即猛打着方向盘,避开眼前的险情。

同样的,顾朝夕也看见了朝她飞速驶来的车子,心中一惊,本能地朝地上一滚,避开要命的险情。

该死的,这个人怎么开车的!

最后关头,徐桥紧急刹车,才没有闹出人命来,车子停在顾朝夕面前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小姐,你怎么走路的?知不知道你这样莽撞冲出来很容易造成交通事故!”

气不过的徐桥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冲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顾朝夕便一阵怒骂。

“是你不会开车,我走的可是人行道!”

顾朝夕低头看着自己擦破皮的膝盖,也是相当的不客气。

“哼,你要是走的人行道,我怎么会差点撞到你!”

徐桥压根不信顾朝夕的话,正准备好好找她理论一番,后车座的门打开了,厉瑾南走了下来,二话不说上前拽住了顾朝夕的手腕便把人拖进了车里。

“徐桥,上车!”

厉瑾南冷漠的声音把一脸懵逼的徐桥叫回了魂。

“是,厉少!”

徐桥心里嘀咕着上了车,实在不明白自己老板为什么要把一个过路女人给绑架上车。

“你神经病啊,快点放开我,我赶时间!你再不放开我,我打电话报警了!”

顾朝夕上车后拼命挣扎着,无奈钳制住她手腕的大手像铁钳一样,根本不放开她。

“我给你一千万。”

厉瑾南的脸始终隐没在黑暗中,而且顾朝夕刚才被厉瑾南拽上车的时候也没看清楚男人长什么样子,此时听到厉瑾南冷漠又自大的话,不禁怒极反笑。

“这位先生,你脑子有病就该回家吃药,别拽着我不放行吗?我真的赶时间!”

这个绑架她的男人也不知道是谁,一千万想睡她,简直痴心妄想!

“徐桥,把挡板升起来!”

厉瑾南的下巴线条十分的性感,在黑暗的衬托下,有着一种魅惑人心的吸引力。

“那……厉少,还去医院吗?”

徐桥马上领悟了厉瑾南话里的意思,随即问。

“不去了,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你下车守着。”

厉瑾南死死拽着正在拼命挣扎的顾朝夕,淡淡地对徐桥下达命令。

“是,厉少!”

徐桥不再问多余的问题,很快将挡板升了起来,后车座立即变成了一个密闭狭小的空间。

“你放开我!”

顾朝夕真是恨死了自己是个女人,不能用力气去反抗抓住她不放的男人。

厉瑾南一把将拼死挣扎的顾朝夕拽进了自己滚烫的怀里,呼吸粗重地用另一只大手用力攫住了顾朝夕柔嫩的下巴,很快低下头去,很是急不可耐地吻上了她甜美的唇,男人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了,带着一股无比火热的气息霸道地席卷着顾朝夕的所有感官。

“混……唔……”

顾朝夕发誓自己长这么大,从未被一个男人这么放肆地猥亵过,因此她很生气,也很憋屈。

这是她保留了二十五年的初吻啊,就这么没了!

“我叫厉瑾南,你记住了。”

厉瑾南的吻从青涩到熟练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也许男人天生对男女之事有着无师自通的本事,男人攫住顾朝夕下巴的火热大手烫得吓人,压抑且带着湿热的呼吸声在顾朝夕的耳边沉沉响起。

“你是厉瑾南?”

闻言,顾朝夕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一瞬间忘记了要去反抗。

花城只有一个厉瑾南,没人会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厉少。

而且厉瑾南和她哥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看来你是认识我的。”

厉瑾南不喜欢废话,说话期间,他用最快的速度把顾朝夕压在了车座上。

“你放开我,厉少!我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

压在身上的男人像块烙铁一样火热,令顾朝夕感到了危险。

厉瑾南的身体滚烫得不像话,显然是被人下了药,可他要什么样的女人帮他解决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要抓着无辜的她不放呢!

“我会给你一千万,绝不食言。”

厉瑾南似乎已经撑到了忍耐的极限,并不愿意跟顾朝夕多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