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数续命师

江城,大雾天,号称全国最孤独公路的江城C15国道。

国道上站着一个少年,白色长衫,短发,剑眉星目看起来竟有种书生之气。

少年安静的站在国道上,他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不管是谁看到他的笑,都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心性淡雅的人。

少年名唤凌宇,他来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

等一个人来,救他的命!

轰……

一辆湛蓝色的宝马自远而近的驶来,站在马路中央的凌宇却不躲避,而是向着极速驶来的宝马举起了手臂做了一个停车的姿势。

宝马并未减速,行至凌宇不足两米的地方才猛地刹住了车,等到车子完全停稳之后宝马车的车头离凌宇长袍已不足一厘米。

如此惊险的时刻,凌宇竟然没有一丝受到惊吓,甚至他的脸上依旧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总算把你截住了,你这条命啊,阎王还不能收!”

车门打开,从车子里出来的却是一个女人,尖头黑高跟,紧身的铅笔牛仔裤,同款的牛仔外搭,大波浪的长发,极具立体感的五官。

这是一个美女啊!

只不过这个美女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萧杀之色。

美女气势汹汹的走到少年跟前挥拳就朝少年脸上打了过去:“这么大的雾还站在路中间,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啊!”

美女的拳头没有落到少年脸上就被少年握住了:“打人是不对的,尤其是打你的救命恩人。姑娘,你带我一程让我助你化掉血光之灾!”

美女的嘴角一抽:“血光你老母啊!想搭白车就直说,还替老娘挡灾?有病还是怎么着?赶紧让开老娘还要赶路呢!”

凌宇对着美女笑了下,他的笑依然是那么淡然:“你叫罗莉,你印堂发黑,眉宇藏煞。你这两天晚上一直在做噩梦。”

罗莉的心跳顿时就漏了一拍:“你怎么知道?”

“你水行下沉,肾气外泄,你月经不调。”

“你他妈给老娘闭嘴!”罗莉恶声道,这虽然是个事实,但这事儿是能被你拿出来说的吗?

罗莉阴沉着一张脸看凌宇,这货为什么对他的事情这么清楚?未卜先知?开什么玩笑!

他调查过她?看来八成是这样儿了。

凌宇虽然是在笑,但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我要替你解灾,不让我上车你可能会死。”

罗莉戒备的看着凌宇,最后她掏出了钱包抽了一沓现金出来:“不就是想要钱吗?你们这种神棍老娘见多了。拿着钱滚,你既然调查过老娘那你一定知道老娘对男人的手段是什么样的!滚!”

凌宇叹了一口气转身直接朝宝马车走了过去,他不准备跟罗莉说话了,他两完全不在一个世界的人,这根本无法交流么!

凌宇刚打开车门准备坐上去,身后就刮起了一道拳风:“把你的脏手从老娘的车上拿开!”

乍听而后拳风忽现,凌宇没转身只是迎着那道劲风朝身后抓了过去,手一伸就将罗莉全力砸过来的拳头捏在了手里。

“罗莉小姐,你打不过我的,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把。你是打算自己开车去江城,还是打算让我把你的车开到江城扔到路边儿等你?”

凌宇松开罗莉的手上了副驾驶座,如果这小娘皮再敢多一句嘴,他就把这辆灾车开走!

他为了等她在C15国道上站了三天,等来的就是一个美到冒泡的辣椒?

罗莉一听这话这还得了,她哧溜一声跑过去赶紧坐到了驾驶座上关好了车门。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跟你说你也不懂,你就当我是来搭车的吧。”凌宇懒得跟罗莉解释。

罗莉冷了一声:“只希望你别后悔!”

凌宇闭上眼:“走吧,载我一程,是你的福分。”

一句话,罗莉险些没栽倒在方向盘上,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罗莉忍了又忍终于将把凌宇一拳打飞出去的冲动压了下去,她打不过这小子,要是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被收拾了,那他罗莉才真正是阴沟里翻船了。

罗莉咬牙开车,等进了市区和她的小伙伴儿们汇合以后,她绝对要打断这神经病的两条腿!

凌宇此时却闭上眼开始休息。

只不过在罗莉看不见的地方,凌宇手指翻动,一个半透明的符咒竟然出现在了指尖,凌宇朝着那隐隐漂浮的符咒上轻拍了一记那符咒便再落入车中不见了。

凌宇看了一眼罗莉不禁微微一笑,有了自己的四象守护符,这小辣椒的命应该能保住了。

四方暗煞出现,若引来四方鬼物,必然为祸世间。不过好在他总算推演天机提前堪破这灾祸,并赶来将这暗煞给除了。

“喂,我说搭车的,你笑什么笑?”罗莉没好气的说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行善事我开心。”凌宇道。

“有病!”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而凌宇也依旧闭着眼睛一副假寐的样子。

一路无话,罗莉开着车直接到了豪车汇会馆,豪车汇,江城人自己的豪车圈子!

坐落在盘山公路附近的会馆占地近乎两千平方米,气势恢宏的会馆前停着数十辆豪华跑车。

奔驰,宝马,奥迪保时捷,甚至不乏有像莲花、兰博基尼等等顶级豪车。此时,这帮豪车的车主们正在会馆前等着罗莉。

今天他们聚会本来就是为美女会长罗莉接风的,罗莉的宝马M5,这还是豪车汇的第一款运动系宝马跑车!

罗莉远远的看见自己的小伙伴当时底气就足了,她把车开到路边停下,下车远远的躲开了凌宇:

“你们几个,上去把我车上那小子给老娘弄出来,打一顿。”

这帮阔少本来就对罗莉唯命是从,眼下罗莉出声了,他们一群人都朝着宝马围了过去,而正在这时凌宇忽然伸出脚闪电般的朝车顶上踢去。

只一脚,那铝合金打造的车顶直接被凌宇一脚给踢飞了。

巨大的铝合金车顶高高的飞起,重重的砸在一辆兰博基尼上,啪的一声盖拉多的挡风玻璃碎了。

人群中有人哀嚎:“我的兰博基尼!”

更多的人却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凌宇,一脚踢飞一辆车的车顶,他还是人吗?

没有人再敢上前,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凌宇却慢条斯理的下车,他环顾四周对着罗莉十分温柔的道: “打人是不对的,看来我得给你一点儿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