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上门高手

“兔崽子,我让你赌。”老汉拎着棍子对着躺在地上的方红亮没头没脑的打着。

一个妇人在边上拼命的拉着老汉的胳膊,哭天喊地:“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死了。”

老汉恼怒的将妇人推开,暴喝道:“这样的逆子留他何用,害得我们倾家荡产。”

妇人看着奄奄一息的方红亮,泪如瓢泼,抱着老汉的大腿跪了下来:“孩他爸,求你了,不要打了,快打死了。”

老汉看了一眼,不禁老泪纵横,这孩子曾是他的心头肉啊,怎知道现在变成了这样。

老妇软软的跪坐在方红亮的边上,用手巾擦拭着他脸上的鲜血,泪珠如珍珠一样滴落,不住的轻声呼唤着:“儿啊……红亮……”

方红亮面色苍白,双眼紧闭,只有微微抖动的鼻翼证明他还活着。

老妇拿过桌子上的水杯,一点一点的往他嘴里润着,身体由于悲伤过度而不住的抖着。

这是她唯一的的儿子,刚刚22岁,可就是他,在这一年里输光了家里所有的钱。

起初的时候,妇人还是很支持他的,年轻人嘛,只要不惹事,谁还不出去玩玩。

不曾想方红亮越玩越大,一出手就是三千五千,但又是血本无归。

这样的赌法让本就贫困的方家更加贫困,家人苦口婆心的劝阻,可是方红亮油盐不进,他坚信只要他机会好,一把就可以回本,或许还能赢回来很多钱。

抱着这样的想法,方红亮昨天偷摸将家里赖以生存的两头种牛拉到了市场卖了,但是钱还没在自己的手中热乎多久,就变成了别人的囊中物。

老汉发现后,怒从心头起,要不是老妇拼命阻拦,他真的是想把这个孽子彻底打残。

老妇拿着手巾用水缸里的水给方红亮敷着脸。

冰凉的井水刺激得方红亮抽搐了一下,悠悠转醒,恍惚中看到了妈妈欣喜的笑容,不由呢.喃道:“妈,我疼。”

妇人慈爱的抚.摸着他的脸,泪中带笑:“儿啊,你终于醒了。”

“妈,我好疼啊。”

妇人手指并拢,轻轻的梳理着他的头发,语重心长道:“知道疼就好,以后不要赌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吧。”

方红亮一把拽住了妇人的手,双眼放光:“妈,我真的能赢钱,我会给你赢很多很多的钱。”

妇人惊恐,猛然一抖,颤声道:“儿啊,家里没钱了,不要再赌了。”

方红亮万分执拗:“妈,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能赢一个大房子呢?”

妇人如闻惊雷,身体一软双膝着地,哀求道:“儿啊,不要再赌了,你看看家里都什么样了。”

刚在不远处坐稳的老汉见妇人如此卑微,不由气往上涌,拎着木棍奔了过来:“孽子,我今天不弄死你,我们也活不了了。”

妇人瞳孔暴张,耍泼般的扑到老汉的脚下,死死的抱住老汉的大腿嘶吼道:“不要打了,要打你先打死我吧。”

老汉擎着木棍抖身而立,仰天兴叹道:“慈母多败儿,这个家算完了。”

…………

第二天,方红亮躺到了十点多钟,抖擞着精神起来了。

经过了一夜的思考,他决定破釜沉舟的大干一场,他就不相信他赢不回来那些本就属于他的钱。

拉开门,方红亮看了一眼家里的情况,知道父母已经下地干活了,堂屋里的饭桌上放着给他准备好的早饭。

方红亮囫囵了几口,匆匆的将肚子填饱,找出一把螺丝刀将父母房间的挂锁撬开,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败落的房间里空空荡荡,一铺火炕上放着一个柜子,方红亮蹿了上去打开柜子,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掏出一个布袋,布袋里放着他家的房证。

他拿着房证亲吻了一口,这就是他的人生希望啊,赢则人前显贵,输了……方红亮不爱想,大不了从头再来吧。

怀揣着房证,方红亮走出了家门,来到了离村子不远处的郭老三家里的赌局。

郭老三家坐满了人,满屋的烟雾缭绕,仿佛进入了仙境一般。

方红亮走了进去,将房证往郭老三的桌子上一放,牛逼冲天的问道:“老三,你看看这个值多少钱?”

郭老三拿过房证看看,嘴一撇扔了回来:“你家房子不值钱。”

“怎么也得有个数吧?你看着给。”方红亮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两万。”

方红亮很豪爽:“行,拿钱。”

两个人签字画押完毕,方红亮拿着两万块钱坐到了斗鸡局上。

斗鸡局玩的很大,这很符合方红亮的口味。

在他的观念里,赌博赌的就是一个运气和胆量,只要运气来了,放手一搏就能让你发家。

方红亮随着牌面小玩了几把,感觉自己今天的运气相当不错,旋即把赌注渐渐的加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