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述温暖不言殇

窗外月色皎皎,清风拂动淡紫色的纱窗,一抹纤细的身影站在窗边,低头看着手中的化验单,窗外的流萤似落尽了她的眼中,熠熠明明,而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也为她柔美的脸上增添几分淡静温柔。

听到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柳灵沁美目一亮,欣喜的跑出去,“江予,你回来啦,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柳灵沁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的跑到男人身边,弯腰给他准备拖鞋。

她太高兴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刚回家的男人周身都是低沉的气压,一张俊脸冷寒似铁。

当她直起身子,才看到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眼中似覆着一层冰霜。

柳灵沁嘴边的笑容僵住,伸手去拉住他的胳膊,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吗?公司出了什么事吗?没关系我……”

顾江予冷淡的把手抽回来,也不走进去,就环臂靠在原地,冷笑看着她,“还在装什么呢?在外面演戏演习惯了是吧?”

柳灵沁讪讪的手指缩回去,“江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顾江予被她这一副无辜的样子惹怒,猛地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还说不知道?粒欣要离婚了,你满意是吗?你还要害她到什么时候?嗯?柳灵沁,我真是太低估你的手段了!”

不等她解释,他就厌恶的把手甩开,把她的脸别到一边。

又是郑粒欣。

柳灵沁无声的苦笑了一下,“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不要每次遇到郑粒欣的事都推到我头上,我根本都没有怎么和她见面,她……”

“啪!”一叠照片被摔在地上,有些在光洁的地板上滑出去很远,柳灵沁顺着看过去,上面全部都是一对男女出入酒店的偷拍,男的修长挺拔,旁边的女人也身姿曼妙。

若是只看这个偷拍,旁人也许会觉得当真是郎才女貌,落在她眼中却满是讽刺。

“这些是不是你寄给郑粒欣老公?我去找她这件事,我是不是只告诉过你一个人!我的顾太太!”

柳灵沁下意识的摇头,张嘴想要反驳,却被突然发难的男人一把抓住了胳膊,用力得几乎要把她的骨头捏碎。

顾江予冷冷低垂着眼睛,那样冷清俊美的眉眼,看上去就像是雪山颠上泛着冷光的冰凌,高高在上拒人千里之外,冷的刺骨。

“呵,你不知道?那你知道粒欣被家暴了,就因为你这一叠该死的照片吗?”他眼瞳中的愤怒像是燃烧着的烈火,淬着恨意,手中的力道也猛地加重。

柳灵沁眼中慌乱,眼角染着一抹绯红,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怕的,“不是的,这和我没有关系,我收到了你的短信,我相信你,所以我根本没有去。”

“你当然没有去,你找了狗仔替你去。”

“我没有!江予,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没有,为什么牵扯上郑粒欣的事,你就总是不愿意相信我呢?”柳灵沁凄婉的看着他。

顾江予冷笑着,手中用力,把人拉到眼前,看着她带着一丝泪光的眼睛,冷酷又残忍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原因吗?五年前你是怎么威胁我的?你是怎么把我和粒欣拆散的?你应该问我,是怎么忍受你了你这么多年!”

五年前,顾江予还不是现在覆手翻云的顾总,郑粒欣也不是现在影帝的太太,但是柳灵沁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她有人脉,有资源,然后成了拆散有情人的恶人。

尽管早就知道顾江予是这样看待自己,但是胸口还是不可遏制的一滞,柳灵沁不卑不亢的与他对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她郑粒欣又凭什么让你这么在意?她若是真的值得你这么多年放不下,她当年就不应该嫁给别人……啊!”

像是被她的话刺痛,顾江予冰封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他猛地松手狠狠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而柳灵沁因为惯性摔在了地上,手肘在地板上磨出了一条血痕。

但是房间中的两个人都没有去在意那个伤口,房间中陷入短暂的安静。

半响之后,柳灵沁主动低头,“江予,那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想要害郑粒欣。”

那时候柳灵沁根本不明白,她和顾江予的矛盾根本在于她在顾江予心中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不管是谁做的,他顾江予根本就不屑于她的解释。

顾江予看着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冷漠,像是听了她的解释,又像是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柳灵沁也习惯了,主动去拉他的手,脸上勉强露出笑容,“你吃饭了吗?我在等你,一起吃饭吧,我还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看到她在自己面前低到尘埃中的样子,顾江予漆黑的眼瞳深处有什么一闪而过,他冷淡的把手从她细软的掌心中抽出,“不必了。”

“不吃饭吗?那我直接和你说吧。”柳灵沁还是笑着,说话比之前快了许多,几乎是抢着在说话一般,生怕面前的人不听她说完就离开。

事实证明,她想的没有错,他根本不想听她说话。

“我说不必了。”顾江予冷冷的重复,转身外面走。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往他们两个人的家里面多走一步。

柳灵沁抓住他,在他甩开自己的手之前,急急的说:“江予,我怀孕了。”

感到他身体猛地一僵,然后回头诧异的看着她。

柳灵沁眼中明明烁烁,满是欣喜,“是真的,我已经半年多没有吃避孕药了,今天才去医院做了检查,宝宝很健康。”

说到自己肚子里面的小生命,柳灵沁脸上就满是笑意,把刚才所有的失神和心碎都藏起来。她拉着还错愕的男人的手,仿佛他现在还是陷在惊喜中的新手爸爸,引导他放在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上。

下一秒,房间中的温馨马上就被男人冷冷抽回的手打破,顾江予眼中的诧异尽敛,“孩子?你要把他生下来?”

一句话让柳灵沁脸上血色尽褪,她勉强维持着一个笑容,带着一丝示弱,“对啊,这是我们的孩子。”

“和你一起生活我也已经受够了,不要再来拿一个孩子威胁我。”顾江予高高站着,冷漠不已,“打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