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品护卫

“师尊,您的仙体恢复了吗?”

唐浩天跪在苏浩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苏浩轻启双目,点了点头道:“虽然恢复了一些功力,但是对付那几个叛徒,还是不够的。”苏浩说话的语气突然加重,眸子里射出两道杀气,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你得帮我。”苏浩不怒自威的对唐浩天说道。

“能帮师尊办事,是我的荣幸,求之不得。”唐浩天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是在苏浩面前,却毕恭毕敬的如仆童。

苏浩缓缓站起身子,向酒店外走去,唐浩天则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全程谨小慎微,不敢有一点点大的动作,在路过酒店前台的时候,一女服务员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咋舌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跟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身后,唯唯诺诺的,这辈子是完了。”

“你知道哪老头是谁不?敢这么说话?”大堂经理刚好路过,听到了女服务员的话,不由得脸色一变。

“他是谁?”

“他就是龙阳城的首富,唐浩天,整个龙阳城一半的企业都是他家的。”

“龙阳首富……”女服务员怔怔的说道。

“可是他怎么对一个少年这么毕恭毕敬啊……”

经理摸着下巴上的一小撮胡子,也一筹莫展,这位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可以让龙阳城首富如此的卑躬屈膝?由此可见,此人并不是池中之物,以后见了他,也要当祖宗供起来了。

走出酒店之后,苏浩的步子突然顿了一下,回过头对唐浩天说道:“小唐啊,我岳父的那家小公司出了点事,你看着给处理一下。”

“这点小事您放心好了,只是弟子有一点不明,如今您已恢复功力,干嘛还留在陈家当上门女婿,受那些窝囊气呢?”

“你懂什么?”苏浩一声爆喝,吓得唐浩天差点跪下。

“得人恩果千年记,青青救过我一命,我定要护她今生无忧无恙。”苏浩目光如炬,坚定的说道。

唐浩天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说是,他知道惹怒师尊的后果,无法想象。

“我自己走回去,你别跟着我,尽快把我岳父的事情处理好。”苏浩的每一句话都是的唐浩天无法抗拒的命令。

待苏浩走后,唐浩天忙打了个电话给手下人让他们别动陈家的公司,能帮就帮,不能帮创造机会也要帮。师尊发话,他必须照办。

苏浩一个人慢悠悠的走着,脑海中一直在想,当初背叛他的的四个叛徒,不知道现在发展成什么势力了,当初他渡劫成仙,结果被门下弟子在茶中下毒,导致他渡劫失败,并且让他交出长生诀,苏浩宁死不从,于是他们就清洗了苏浩的门众,一时间声名赫赫的长生门土崩瓦解。

苏浩在五千年前意外得到了上古神书《长生诀》,他按照上面的法门修炼,得到长生不死之体,期间还和秦始皇,白起,朱元璋等厉害人物,拜过把兄弟,只不过他想永远不死的话,要经过九次雷劫,所以他才创立了长生门,为自己渡劫期间,做准备,没想到却被门人所害。

苏浩曾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然而这机会渺茫,自己功力尚需恢复,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苏浩正在腹诽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兵器打斗的声音,他抬起头定睛一看,此处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而离他五百米的地方,四个黑衣大汉正在围攻一个少女,而那少女双拳难敌四手,显然是有点招架不住了。

“乖乖跟我们回去,我可以饶你不死。”一个黑衣大汉狰狞的说道。

“我跟你们拼了。”少女说着,一个飞身,斜刺了一剑,然而却被那汉子轻松躲过,且重重的一脚揣在她的小腹上,少女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四个男人围成一个圆,将少女围在中间,她退无可退,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跟我走。”一汉子说着就要去抓那女孩的衣领。

然而手还没触及到她,就被一股强大的气道给震得缩了回去。

“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丢不丢人?”苏浩不屑的骂道。

“管你什么事?不想死的就滚一边去。”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吧,你们不想死就赶快滚。”苏浩的眸子里猛地射出两道杀机,吓得众人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此人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的气场,看来不容小觑。

“我给你们个活命的机会,我数到三,再不走,可别怪我了。”

“你当我们龙王殿四大天王是吃素的吗?兄弟们上,砍死他。”说话间,四把明晃晃的寒气逼人的砍刀,就朝苏浩的头顶劈了过来,苏浩岿然不动,暗自将真气运走全身,形成一个防护罩,在砍刀落下之时,却近不了苏浩的身体分毫,四人面面相觑,惊讶不已。

苏浩猛地发力,只听“嘭”的一声,四把砍刀碎成了铁屑。

“这怎么可能?”

“快滚!”苏浩一声爆喝,吓得那四人逃命似的跑了。

苏浩把那女孩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多谢大哥救命之恩,只不过你得罪了龙王殿的人,恐怕会有祸事临身啊。”

“龙王殿?”

那少女也没有理会苏浩的疑惑,只是一脸为难的看着苏浩道:“救命大恩,日后找寻机会再报。”

还没等苏浩反应过来,那女孩就步履维艰的向前去了,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苏浩喃喃道:“龙王殿?怎么没听说过?”

正在腹诽疑惑间,苏浩猛地想起今天是岳父的寿辰,于是飞奔着朝清雅酒家跑去。

清雅酒家的一间包厢内,气氛略显沉重,陈紫宁一脸不耐烦的盯着陈青青问道:“姐,苏浩怎么回事?爸的生日他也敢迟到?”

“他可能是有事耽搁了吧。”陈青青替苏浩无力的辩解道。

“他能有什么事?一个废物,来咱家三年了,挣过一分钱吗?整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陈青青的妈妈刘庆兰也在一旁骂道。

“妈,你别这么说苏浩,他不是有伤在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