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冰总裁娇柔妻

小城镇是个三面环山的美丽地方,葱绿的树木,漂亮的花海,在那雄伟的大山后面是壮阔的海洋。

没有城市的喧闹,没有高楼,一排排白色的平民房整整齐齐地坐落在了大山脚下,朴实的居民房前还有清澈的小溪欢快地流过。

公路平坦,路边飘扬着浓郁的桂花香味。居民淳朴,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在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中,如果来了辆高档的凯迪拉克,自然会吸引村民们的注意力。

黑色的凯迪拉克拉风地停在了一幢白色的房子前,在这淳朴的地方,高傲得如同俯瞰苍生的帝王。

阳光懒洋洋地照耀在了房子上,给它渲染上了一层亮丽得过分的耀眼金色。房子前面挂着晒干的辣椒,透露出浓浓的生活气息。

“这一年来,你都住在这边?”凌风筱贱慵懒地倚在了窗台前,狭长的幽深眸子眯了眯,英俊完美的脸上似乎蒙上了一层冰冷的青霜,灰暗得让人有些胆寒。

“嗯。”逆着阳光,只看得男人在光线中高大颀长的背影,没有看见他脸上的表情,葛霖有些心虚。

“你真是会享受生活。”凌风筱贱转身嘲讽地看着身后的女人,单手插兜,向葛霖凑近。拇指和食指用力地捏住了她精致好看的下巴,近乎严苛的嗓音里裹着一丝狂狷之气……

“来到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我还真是一顿好找。”

“我。”下巴上传来的剧痛顺着神经末梢传到了心上,葛霖痛苦地蹙着眉头。白皙如瓷的脸上满溢着愧疚之情……

“对不起。”

“对不起?”凌风筱贱锐利地眯起了暗沉的眸子,冰冷的厉光如同世界上最锋利的剑,毫不留情地朝葛霖的心上插去。溅起无情的鲜血,触动更多的伤痛。只要一想起一年前她举枪对准了自己,凌风筱贱就觉得体内燃起了阵阵怒火。口吻不由变得阴狠……

“你真是让我恶心!”

葛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巨大的悲伤犹如平地而起的狂风夹杂着深刻的疼痛席卷而来。一阵阵几乎将人逼疯的窒息涌上,喉咙像是被棉花堵住。葛霖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面前如野兽般狠戾的男人……

恶心?也许真的很恶心吧。

自己竟然那样欺骗他……

从H市到这边已经一年了。

一年,痛苦愧疚了一年,担惊受怕了一年,这个男人终究是找来了。

“哼。”凌风筱贱嘲讽地笑着,温热的手掌抚上了葛霖莹白美丽的脸蛋,可是透露出来的凉意又让人不寒而栗。俯身逼近,眸子中的冷光像是染上了无数的仇恨,生生要将人逼疯般,……

“我说过的,要是我没有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刚落,男人便凶狠地咬上了葛霖娇嫩如樱的唇瓣,她不由得吃痛地闷哼了出来。

“唔……凌风……我求你,不要这样……我今天还要上课。”葛霖双手抵挡在凌风筱贱结实健硕的胸膛上,哀求地看着他。

清澈眸底泛起的哀怨如同镜花水月,又像是飘渺着薄纱,泛着晶莹的光亮,看起来清纯至极,可是其中透露出来的妖冶又那么的摄人心魄。白玉般的瑶鼻上面带着点点细细的汗珠,莹白肌肤上浮现着一层淡淡的红色,薄而甘甜的唇瓣上沾上了诱人至极的光泽……

她还是像绽放的罂粟般迷人美丽。即使过了一年,自己还是抵抗不了她的诱惑。

凌风筱贱不由觉得口干舌燥,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伸手一揽,便将葛霖带入了怀里,幽深的眼底闪现着更暗的眸光。声音沙哑,透露着浓浓的情欲,却又无情冷漠得刺痛人心:“那是你的事,我不关心!”

心随着凌风筱贱漠然的话一揪一揪的疼,痛感如同一根根纤长带毒的银针一下下地扎在了心头。清澈的眸底不由漫上了伤痛,葛霖绝望地哀求着:“回来再好吗?”

“那我能求你当年的你不要开枪吗?”凌风筱贱凝着她,口吻冰冷得让人窒息。

葛霖现在浑身酸痛,昨晚她因为学校有事离开得迟了一些。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就碰到了突然找来的凌风筱贱。愤恨着她的凌风筱贱当即就不顾他们还在外面,狠狠地了她。

幽深狭长的眼眸中透露着俾睨天下的狂傲之气,冰冷狠厉的目光坚定得不容抗拒。英俊完美的脸狰狞铁青,凝聚在唇边的是冷冷的笑意,他像是地狱来的魔王,凶狠得让人胆怯。

葛霖紧闭着眼睛,浓密而狭长的睫毛止不住地微微颤动了起来,如同羽翼般每一次颤动似乎都带上了极大的悲伤。樱花般嫣然的唇瓣轻轻抿着,嘴角红肿,散着糜乱的意味。

脸若丹霞,纤细柳腰,灵风秀峦般引人遐思。

凌风筱贱不得不承认,怀里的女人有着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资本。

宽大的手掌抚摸着她绝美的脸蛋,凌风筱贱冷魅的脸上划过一丝尖锐的嘲讽,无一遐思的双眸如同黑夜闪烁着幽暗的光芒。轻薄的唇,吐出如泉般清冽的话语:“你可真是yin荡。”

男人的话语就像是尖利的刀锋阴狠地在心上划过了一刀又一刀。她难堪地别开了头,不敢直视凌风筱贱阴冷的讽刺……

即使不想承认,可是面前这个男人确实每次都会让她不由自主地沦陷下去。

“告诉我。”凌风筱贱俯身恶劣地咬住了她的唇瓣,嘴角微微翘起,口吻阴狠生冷……

“你想不?”

葛霖颤声乞求着:“不要……不要弄了。”

“不要?”凌风筱贱微微抬起了头,冰冷的眸光直直看进了葛霖清澈的眼眸中,就像是狠戾的撒旦一样,唇角漾起了暧昧而决绝的笑意。戏弄般地将葛霖的自尊践踏在了脚下……

“你说不要就不要吗?”

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是没有好下场的!玩弄也好,戏耍也罢,我就是要你知道你对我的伤害到底有多深!

体内像是有一头发怒的野兽在不停地咆哮着,凌风筱贱觉得浑身血液都要沸腾了般。低头粗暴地吻住了葛霖的唇瓣,硬生生将她的呼痛声淹没在了喉间……

撕心裂肺的疼痛像是要让她铭记这一刻一样,顺着神经末梢快速传到了头皮,胃里一阵翻腾,窒息般的痛感清晰而尖锐地刻在她脆弱的心脏上。

一年前的事情不断地在脑海中回放。冰冷幽深的枪口就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鬼一样,深刻的冰冷不断地侵袭了上来,那一刻只觉得天旋地转,世界轰塌成一片……

他是那么爱她,可是她却无情冷漠到让人心碎……

恨,怎么能不恨!

幽深的眸光倏然加深,染上了刻骨的恨意。像是要吞噬掉葛霖一样,他掐着她纤腰的力度不由加大!

“啊。”难以克制的痛感清晰地蔓延到了心尖,头皮炸了般叫嚣着疼痛。葛霖不由沙哑着嘶喊了出来。

她是对不起他,可是男人不也是一直抱着演戏的态度说着爱她吗?

既然不爱,为何要这么恨她,不肯放过她!

“我真是恨死你了!”凌风筱贱愤怒地低吼了一声,张口恶狠狠咬上了她的脖子,眼里带着凛然的仇恨……

“我一定要让你后悔!”

葛霖痛苦地看着面前暴怒的男人,声音嘶哑,“拜托你,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凌风筱贱不耐烦地打断了葛霖的哀求,伸手捏住了她好看稍尖的下巴,嘲讽的笑意渲染了性感的唇角……

“觉得委屈了?难过了?嗯?”

他唇角漾起的笑意就像是染上了无数的毒汁般,透着让人寒心的冷意。

葛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管怎么样,确实是自己对不起他。别开头,尽管不想问,但是心里的想法还是不停地驱动着自己,问吧,问吧,问吧。

深呼吸了一口气,葛霖轻声开口问了句:“你爱过我没有?”

爱?现在不觉得问这种问题都很矫情吗?

可是最后呢?

谎言,全部都是谎言!

“哼。”凌风筱贱不由冷哼一声,心里钝钝的,麻麻的,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拳般,疼痛不停地消磨着他仅剩的理智。心底渐渐浮动着一抹蚀骨的恨意,凌风筱贱嘲讽地看着葛霖……

“你当我什么人。我凌风筱贱会爱上你吗?爱上你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吗!”

空前的绝望抵不过现实的残忍。葛霖回过头有些呆怔地看着一脸冰冷笑意的凌风筱贱,看着陌生得让自己胆寒的凌风筱贱,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地砍了好几刀,抽搐般的疼痛感快要将她逼疯。她突然有些想笑,觉得刚刚问那个问题的自己特别傻……

这是在期待吗?还在期待着那个演戏的男人说出“爱”这样的话吗?

“告诉你,我永远恨你!”凌风筱贱发狠般地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幽深的眸子中像是燃起了熊熊的烈火般。一年前的那种绝望如潮般涌了上来,他恼怒地掐住她纤细的柳腰,没有一丝柔情……

“我会让你用一辈子来偿还你对我所做的一切!”

现在还说什么爱与不爱,不是太可笑了吗?还想再欺骗他吗?还想让他再一次沦陷在她的世界中吗?

开玩笑!怎么可能!

葛霖不由抽痛地失声喊了出来:“你……啊……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