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纯的心动

纽约繁华的街道。

夜色正迷离,街道上面彩色的招牌正陆续闪烁,夏安好跌跌撞撞的从地下酒吧出来,初秋微凉的夜风吹来,周身有些冷,她裹了裹身上的黑色貂皮披肩,想要拦辆的士回酒店。

却不想刚往前就几步,脚下的那双黑色高跟鞋就卡在了井盖里,死死地拔不出来。

“靠——”

夏安好低咒一声,迷离细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想要用劲将鞋跟拔出来,但是转念一想,却又放弃这个想法。

倘若鞋跟断掉,她就得赤脚回酒店了,先不说这里的路粗糙难走,这条街道里自己下榻的酒店怎么着也得隔个两三条街区,要是光着脚走回去,自己的脚后跟肯定会被磨破。

算了,她烦躁的揉揉卷发,还是找个人帮忙吧,最多多给些酬劳。

正胡思乱想着,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稳稳的停靠在她旁边,车子刚刚停下,就有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下车,打开了后座车门,几人的耳朵上都有无线耳机,像是保镖。

这些亚洲面孔看起来面色不善,找他们帮自己拔鞋跟,应该不成吧?

夏安好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后车厢就钻出个健硕修长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很完美,格外挑人身材的黑色风衣被他穿上也格外的霸气迷人,夏安好顺着男人修长的双腿向上看去,就看到了男人那张俊美冷峻的面容。

心脏,瞬间像被什么狠狠咬了一口。

自小生活在上流社会的夏安好见过不少样貌出众的男人,“帅哥”“美男”这两个词对她来说几乎已经免疫,但是这个陌生男人的脸,却仿佛带有磁力,将她视线深深吸引过去。

男人有一双深邃如野兽的眼眸,带着难以窥探的深沉,两道英气十足的剑眉紧紧蹙起,微抿的薄唇形状完美,带着致命的诱惑,站在夏安好的视线看去,正好能够欣赏到被灯光衬托出的男人线条俊美精致的脸颊。

“总裁,今晚的交易就在一号酒吧。”

这人是中国人?

听到一个黑衣男人吐出流畅的中文,夏安好这才回神,有些惊讶的挑起秀眉,同时有些安慰。

既然同是中国人,帮个忙应该不在话下吧?

男人淡淡的颔首,刚想要移步带着手下离开,抬起的冷淡眸光却不经意撞上夏安好的视线。

记忆顿时仿佛潮水般涌来,狠狠地刺激原本冰冷麻木的心脏。

瞬间,男人再也移不开脚步,而是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睨着处境尴尬的夏安好,眸色复杂纠结。

旁边的黑衣男人交换一个眼神,满心的疑惑。

原本一向冷淡矜贵的总裁今儿是怎么了?怎么看到个女人就走不了了?

纵然这女人长得很美,却也不至于看这么久吧?

“总裁,需不需要我们把这女人叫回去?”

男人迅速将眼神收回,瞥了凑过来的黑衣男人一眼:“不用。”

他走到夏安好面前,垂眸望着被夏安好被死死卡住的黑色高跟鞋:“需要我帮忙么?”

此话一出,那群男人顿时坐不住了。

他们老大一向阴狠冷漠,什么时候这么爱助人为乐了?

“需要!”夏安好巴不得有人救她出困境,听到男人的问话,立马点头道,“我的高跟鞋卡住了。”

男人俯下 身,大掌握住夏安好纤细的脚踝,不怎么费劲就将高跟鞋给拔出来。

“谢谢。”

“不客气。”男人深沉的黑眸望着夏安好唇角挽起的弧度,也跟着牵起薄唇,“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这……不好吧?

夏安好看了眼男人停靠在旁边的林肯,心中有些犹豫,虽然这男人气质尊贵,相信也不是什么心术不正的人,但是这毕竟是在国外,还是跟一个陌生男人,实在不好放下戒备。

仿佛看出夏安好的纠结,男人淡淡的道:“我方才闻到你喝了酒,你一个女人家在纽约红灯区很容易出事。”

“那就麻烦你了。”

男人说的也正是夏安好的疑虑,再墨迹也是矫情,便点头答应下来。

望着女人跟自家老大钻进车厢,几个站在外面的黑衣男人征愣半晌,这才想起来今晚还有要事,便连忙张嘴,想要提醒男人,却不想男人早有预料,对着口型说了两个字。

“推掉。”

车厢内放着轻音乐,既温暖又舒适,夏安好蜷缩在真皮座椅内,刚开始还很紧绷,发现车子一直在朝着自己酒店的方向驶去,便渐渐放下心来,满身疲惫加上酒精作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感觉到身边女人呼吸沉稳,男人别过俊脸,对着司机说道:“改道,回我下榻的酒店。”

“可是霍先生……”司机诧异,“刚才这位小姐不是说要去索菲亚……”

他刚想要说下去,却从镜子内望到霍祈尊渐渐收拢的唇线,立刻乖乖噤声。

车子立刻打转,左拐向偏离的方向驶去。

“崇左……”

女人的红唇内溢出模糊的名字,引起霍祈尊的注目,他拧起眉,看到她今晚上不知灌了多少酒,脸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不像她平日里的傲然孤冷,格外的娇俏,想让人咬一口。

视线顺着女人姣好的面容下移,霍祈尊的眼神却又越发阴鸷。

夏安好里面穿着件黑色的紧身短裙,将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衬得更加性感,圆润的肩头披着黑色貂皮披肩,露出的优雅锁骨和颀长脖颈却更加魅惑,配上她海藻般的卷发,更是惹火。

真是该死……

霍祈尊恨恨的俯身在她娇嫩的唇瓣上啃咬一口,竟敢穿成这样去诱惑其他男人,看回去不好好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