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军霸

夕阳时分,华夏南沙诸岛的海域上,蔚蓝的大海,一改往日凶悍,如镜一般平静的海面上,投射出一个直升飞机倒影。

万丈高空的直升飞机螺旋桨发出“哒哒哒”的旋转声,飞机上一个身着军装的女子,探出半个身躯。

一头秀发在海风中张扬,任何人看到这张秀美的脸蛋,都无法静心欣赏她的琼鼻,薄唇,以及鼓囔囔的胸脯。

因为她的眼眸实在过于犀利,放佛能刺透人心般,让人无法与之对视,甚至在其身上稍作停留,都会遍体生寒。

一个小岛快速的在眼瞳中放大,女子攥紧了粉拳,眼眸中精光内敛,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咬着嘴唇,自从和那个男子一别,如今已经三年未见了吧。

你?还好么?

蒂格森环岛监狱,始建于1994年,监狱外围采用激光束,压力垫以及特种攻击犬设防,想要越狱难比登天,被称为亚洲最高度安全级别监狱,关押的均是亚洲范围内的超级重犯。

四米见方的狭小监牢内。

“第一万三千三百二十一!”

“第一万三千三百二十二!”

“……”

一个男子裸着上身,单指点地,绷直的身体和地面垂直,随着他的一呼一吸,身体上下起伏,一道道汗珠顺着精壮的肌肉流下。

兵王林凡,曾经因为杀了五名米国高级军官,被告上军事法庭,在诸多大佬的力保下,才没有被枪毙,但被终生监禁蒂格森环监狱。

在蒂森格环监狱岛的犯人,要遵循诸多规矩,但有一条规矩凌驾于所有规矩之上。

那就是宁惹阎王,莫惹兵王。

兵王特指林凡。

“哒哒哒!”

走廊传来皮鞋匝地的脚步声,不少犯人扒着铁窗望去。

一个身着蓝色制服的男子背着手巴漠然道,在他身后的是十名全副武装,带着防爆盾牌的监狱警卫。

“林凡,有人要见你!”

听到这个名字,男子单指向下一撑,轻飘飘的站起来,一头短发之下,脸庞清秀,眸子深邃锐利,并未被漫长的监狱生涯摩去锋芒,身高一米七左右,然而这些都不及他嘴角上扬流露出的一抹坏笑记忆深刻。

“竟然还有人记得我,我倒是好奇,到底是谁?”林凡不羁的笑着非常配合的走了出去。

一行人穿过幽深黑暗的走廊,在一间审问室前定了腿脚。

推门走入。

林凡首先迎上了一双熟悉犀利的杏眸,那张娇媚的脸上,一瞬间涌现出些许期待紧张兴奋种种情绪,以至于脸色红润香艳。

然后,林凡凝视着女子的肩章上的两杠两星,再次嘴角上扬,戏谑又不失感慨,想当年面前这个女人,不过是他屁股后面的黄毛丫头,没想到才短短三年,就已经晋身中校,能独当一面了。

“你变了!英男。”林凡面带微笑道,低沉的嗓音多了一份成熟的沧桑感。

张英男鼻尖一酸,她没想到林凡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她的情绪难以自控。

“你当初可是34B这才三年你就已经是34D了,我看好你哦。”

下一刻林凡的一脸坏笑,让张英男瞬间所有的感动化为虚无,果然,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正经。

“我没空跟你聊这个,我见你一次可是费了很大周折,希望你严肃一点,我有个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特战大队第三军区司令钟道玄病重,他最后想见的人是你!”

林凡脸上不羁的笑容,随着这句话,渐渐凝固僵硬在脸上,眸子也渐渐失去光华,黯然的低头。

钟道玄是林凡的伯乐,当年在部队里因为得罪了高干子弟,备受打压,正是他全力举荐,给了林凡很多机会。

林凡也并未让他失望过,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华夏最神秘特种部队龙战的兵王。

林凡亲人早故,早就将钟道玄视为自己的爷爷,此时听到他重病,心里想无数根针扎一样,恨不得立刻长出翅膀飞到他老人家身边。

可是……

林凡犹豫的摇了摇头,捏紧了拳头,一时沉默不语。

张英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低声道:“林凡,钟老弥留之际,就是想再看你一眼,他不止一次的说过,他早就视你为孙子,医生说老人其实早就应该去了,之所以还能撑着,就是因为心愿未了,你真的甘心让他遗憾九泉么?我知道你关在监狱里,可是我更知道你有办法去见他一面!”

“我……”林凡刚说到这里,审问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为首的男子一头中分长发,西装革履阴冷的笑了笑道:“张中校你来探望犯人?还是鼓动犯人越狱的?请你现在就离开这里!”

林凡眯眼知道这个男子是监狱新上任的典狱长,钟老恩情重于泰山,如果连想见他一面的要求都无法满足,妄为人!

“典狱长我想出去办点事情,麻烦你通融一下,我保证办完事情之后,就立刻回来!”林凡眼神灼灼保证道。

听到林凡的话典狱长冷笑了一声,说:“林凡啊林凡,你以为你是谁?监狱是你家开的?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告诉你,这里我才是老大,给我押回去!”典狱长挥手命令道。

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卫队员走过来,想要把林凡架回去,然而却发现林凡宛若脚下生根了一般,两人使出了力气,也没有让他动弹分毫。

林凡嘴角向上浮起一个诡异的弧度,笑道:“典狱长你怕是不清楚,这里到底谁说了算?我原谅你初来乍到不懂蒂森环格监狱的规矩,但是如果你现在放我走,我愿意给你留一分情面。”

典狱长听到这里,气极反笑,一个在这里蹲了三年的犯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出如此滑稽之语,这里可是有将近一千的警卫军供他驱使,况且林凡手脚上还带着复合金属打造的手铐和脚镣。

他会怕林凡?开玩笑!

典狱长拍了拍林凡的脸,嚣张道:“林凡,我看不懂规矩的是你吧,我再重申一遍,这里我才是老大,一切都得听我的,既然他腿脚这么硬,就给他松一松!”

典狱长一声令下,十个警卫军举着防爆盾牌挥舞着手里的电棍冲了上来,林凡双臂一发力,道道青筋凸起,大喝一声,将脚镣和手铐挣断。

小腿微微弯曲,在短暂的蓄力后,毫无花哨的一击重拳,带着披靡之威,将为首冲的男子手中厚厚的防爆盾牌瞬间击碎。

“什么!这!”典狱长看到这里已经有些慌了,脸色发白,但还是自我安慰,高超的身手或许能在电光火石间应付一二,但更多的攻击还会落到他身上,就算是钢筋铁骨,也得给我砸成废铜烂铁!

数根电棍纷纷招呼向浩轩,张英男见此不由得为他紧张。

林凡面沉如井,轻轻一跃攀上头顶的吊灯,借此躲开攻击,趁着下落之际,脚尖勾着一个男子的脖子,借着下坠之势和强大的腰腹力量,硬是将一个二百多斤重的男子甩了出去,瞬间将身后的人纷纷压倒在地。

林凡神色从容,从这些警卫员身上踏过来到门口。

“林凡,蒂森格环监狱有42道运动防控钢门,就算插翅也飞不出去,你别挣扎了。”典狱长又气又紧张的说道。

林凡气定神闲的摇了摇中指道:“我说过,你给我面子我就会给你一分情面,但既然你不给我林凡面子,我就不客气了!”

林凡说完,下腰提气一记重拳,这个过程一气呵成,半米厚的混凝土浇筑的墙壁,本该如铁桶般牢不可破,然而在林凡一击之下,登时破出一个大洞,金色光线铺在林凡一脸坏笑的脸上。

“再见了亲爱的典狱长办完事我会回来的,还有你宝贝,回头见!”林凡向后一跃向张英男抛了个飞吻消失了。

张英男十分无语,她还真没想过林凡竟然用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逃离监狱,尤其是最后那句宝贝,叫的她俏脸绯红。

典狱长扒着偌大的窟窿,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犯人当着他的面逃脱,恐怕他这个典狱长的位置也做不长久了。

随即又把火气洒到林凡身上,迅速拿起电话狂暗了一通,冲着电话那头大喊:“给我通布出去,犯人林凡越狱逃离,即日起,进行全国通缉!”

此时,还不知道被通缉的。林凡孤身一人走在车水马龙的街头,生疏的抽着二手劣质烟,不时的被呛得咳嗽几声,眼神沧桑的望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曾经贵为兵王,如今荣耀不再。

他至今记得当年因为被人陷害杀害了米国五位高级将领,中央高层震怒,共计十二名龙战战友大部分被遣散回乡各奔出路,如今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作为队长的林凡,因为一时鲁莽连累了战友,心里一直过意不去,这三年来他拼命训练肉体,就是为了让自己没有精力去顾及此事。

可是一旦夜深人静,愧疚还是会涌上心头,一点点的焚噬五内。

“妈的,我一定要手刃那个陷害我的杂碎!”

“不过现在,还是先去看看钟老要紧!”说完,熄灭的烟头掉落在地,一个坚毅的人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