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传圣手

“小玲,小玲,我筹到三千块钱了,我们马上带你妈去城里看病。”

月明星疏,乡村的夜晚十分美丽,田间阵阵蛙鸣此起彼伏。

江小鱼手里紧握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一路小跑的朝着村头吴家去。

女友吴玲和她青梅竹马,也是他一生的寄托,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吴玲的母亲生病了,需要十五万的医药费。

十五万对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农村来说是天文数字。

江小鱼砸锅卖铁,东拼西凑,这几天瞒着所有人去城里卖血卖了三千块钱,他拿着这血汗钱,急匆匆的跑路告诉吴玲。

路过村口的一座破庙门前,耳尖的他听到了一个男人张狂下流的声音

“卧槽,光天化日之下,村里哪个寡妇又在偷汉子了。”江小鱼摇摇头,村里近些年风气不好,许多年轻人出去打工,导致村里阴盛阳衰,常常有妇女耐不住寂寞,和村里的著名恶霸赵大胆做那苟且之事。

他其实对这种事并不感兴趣,一来邻里乡村的,谁也不想做这种事被他人撞破,其次他要赶快去告诉吴玲,他凑到三千块钱了……

“赵大叔,说好的十五万,你不能赖帐!”正在江小鱼没走几步,庙里传来一女人的声音。

听到这女人的声音,江小鱼瞬间身体有些僵硬,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朝着古庙靠近。

因为这声音太熟悉了,他抱着怀疑,好奇各种复杂的心态侧着耳朵悄悄的走进古庙。

“吴玲,放心,老子说话算数!跟着老子多好,不就看个病十五万吗?只要你给老子伺候爽了,老子以后每个月给你两千块,小鱼那黄毛孩子要钱没钱,以后你就跟老子了知道不?”

吴玲!

啊——!

江小鱼瞬间感觉雷击了一样,全身僵硬,站在原地,呼吸急促。

他恨欲狂,感觉心跳加速,心脏在一瞬间被针刺了一样疼痛,他发了疯的冲入古庙。

“砰”的一声大响,古庙的门板被江小鱼一脚踢开,借着月色,他看到赵大胆正光着身子搂着一个光着上身的女孩子。

这光半边身子,皮肤白皙如月光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女友吴玲!

两人正要办事,没想到被江小鱼无意撞破。早已经验丰富的赵大胆,不慌不忙的穿起衣服,甚至当着江小鱼的面摸了一把吴玲。

“臭小子,老子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臭煞笔。咋滴,老子就是有钱!”

而吴玲面如死灰,表情非常复杂,她本能的躲避着赵大胆,但也没有做出太过的抗拒行为。

“小鱼你我你别误会,我!”吴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非常紧张。

江小鱼感觉心在滴血,就在刚才他还欣喜万分的想来告诉吴玲,他筹到了三千块钱,虽然也是杯水车薪,是他卖血卖来的钱,但为了吴玲,他愿意。

可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脸色非常难看。

赵大胆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江小鱼,说道:“小子,这世界上有钱才是大爷。很简单,老子给吴玲十五万,拿去救她妈,她的人就是老子的了,懂不?”

江小鱼全身在发抖,双手紧紧捏着那三千块卖血换来的钱,他眼神无比复杂的看着吴玲。

希望能从吴玲嘴里得到否认,哪怕他知道赵大胆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他仍旧想自欺欺人。

可是没有,吴玲仿佛瞬间放开了一样,声音有些哽咽,说道:“小鱼,赵大胆说的没错。你忘了我吧,我们不合适。”说完,吴玲甚至主动的靠近赵大胆。

“哈哈哈。”赵大胆狂笑了起来,瞅了一眼江小鱼,喝道:“听到没?还不给老子滚远点,不要妨碍老子快活。”

“啊,赵大胆,卧槽尼玛,老子要砍死你!”江小鱼怒发冲冠,血气上涌,他扔掉手里的三千块钱,随手抓起旁边一根木棍就冲了上去。

赵大胆身高力壮,见江小鱼拿着木棍冲了过来,他一把推开吴玲,漏出了恶霸的凶狠之色,一闪闪了过去。

赵大胆嘿嘿偷笑一声,照准小鱼的尾椎骨就是一脚。

咚!

江小鱼被赵大胆的几百斤大力踢得飞起来,重重的跟庙里的神像接了个大吻!

蓬起了一团尘烟,小鱼跌了一跤,身上被砸了一下,顿时血水飞溅。

“玛德,敢对老子动手,老子弄死你,呸,穷逼不配拥有爱情!”赵大胆见江小鱼倒在地上,身上流血了非但没有停手,反而继续上前踢了几脚。

“你住手,不要再打他了,住手。”吴玲眼含泪水,上前挡住赵大胆,哭诉着说道。

江小鱼对她很好很好,可是现实却往往是那么的残酷。母亲生病,她没有办法,十五万对普通农村家庭来说,是天文数字。

而赵大胆承诺,只要自己跟他,把他伺候好,就给自己十五万。

“小鱼,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妈妈生病,我也没办法。”吴玲哭着,想要去扶江小鱼,可这时候发现江小鱼突然没有了动静。

她吓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煞白。

这时候赵大胆也发现了异常,上前看了一下,随后恐吓道:“臭娘们真晦气,玛德,你也有份,你要是敢说出去,老子第一个弄死你全家。”

吴玲站在原地战战兢兢,惊恐万分,不知所措。

“你还在磨蹭个啥,快跑啊!”赵大胆一把拖起吴玲,扛在肩上,叮叮当当的跑下山去了。

而江小鱼倒在地上,血沫子淌到那神像下面,竟是滋溜溜被吸了进去。那尊神像见血就活,只见虚影浮现,构画出七八枚印章的图案。

这些虚影图案冷不丁钻入了小鱼的体内!

啊!

江小鱼脑瓜欲裂,大头一歪,就躺尸去了。

不知多久,小鱼一睁眼醒来,吓了一跳,只见神像碎成八瓣。

还有地上散落的三千块钱,他双眼空洞无神,脑海中浮现起先前的事。

“呵呵,没想到偷汉子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女友,自己成了峨眉山翠顶真人!”

哈哈哈!

江小鱼大笑了起来,不知不觉之中双眼流下泪水,他恨自己无能,没有钱,也恨自己连报仇都打不过赵大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自己去卖血也只能卖三千块钱,而三千块钱根本什么也够不上。

这就是现实啊,江小鱼内心苦涩无比,他非常痛恨吴玲,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恨起!

正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他脑海中闪现一道信息,提示说这几枚印章是天师神器,日后有大用。

江小鱼无所谓的捡起地上那几枚奇怪的印章,放进了口袋,猛地一拳朝着碎裂的神像打去。

“你是神?神又怎么样,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赵大胆坏事做尽,却拥有财富,而我江小鱼积德行善却穷的人连女友都守不住!”

只是,让江小鱼万分惊讶的是,那青石雕刻而成的神像,竟然被他一拳打的粉碎。

“卧槽,这这!”江小鱼结结巴巴,震惊万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毫发无损的拳头。

他一眼朝外望去,目光定格在外面的一株植物上,脑内立即出现提示信息,原来这是三七!

破庙的四周,悬崖上、山头上、大树底下……到处长满了三七。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感谢上苍!”江小鱼激动万分,他对着破碎的神像虔诚的拜了又拜,他知道自己因祸得福,获得了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能力!

“赵大胆,你给我等着,吴玲,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