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传圣手

“小鱼小鱼,你老婆被人搞了!”一大早,白鹭村的村尾,一阵女人的叫喊声响了起来,打破了村里的寂静。

只见一个中年女人,摇晃着丰腴的身躯,扎着一头秀发,急匆匆的朝着江小鱼家跑来。

女人名叫柳大浪,身材火辣,是白鹭村有名的美妇人,不知道暗中多少人惦记着。

柳大浪在村里头开了个杂货店,平日里和特别喜欢江小鱼这个年轻的小伙子。

柳大浪一大早便看到村霸赵大胆和吴玲鬼鬼祟祟的进出,在确认无误后,这个中年女人便大喊着,跑来告诉江小鱼。

打开门,发现是柳大浪,江小鱼没有多说什么,非常平静的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好了。她是为了母亲筹钱,不怪她!”

柳大浪一愣,她原本以为江小鱼肯定还不知道这事,但从江小鱼的表情来看,似乎他早就知道了。

“哎!”柳大浪毕竟活了几十年,见得多时的广,瞬间便明白了许多,她拍了拍江小鱼的肩膀,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关于江小鱼和吴玲的事,还有吴玲母亲病重需要十五万的事,她也知道。

“小鱼,你才十八岁,还年轻,没事,回头姐给你介绍一个更漂亮的的媳妇!”

“姐,我现在只想赚钱。”江小鱼意志非常坚定,昨天的事他无法过分去责怪吴玲,赵大胆虽然可恶,但说的也是对的。

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烦恼都是贫穷导致的。

柳大浪看着江小鱼坚定的眼神,这个小伙子她打心里喜欢。

“小鱼,姐相信你,姐喜欢你。”说着柳大浪抛出一个诱惑的眼神,盯着江小鱼的下身。

她现在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而且一个人久了,特别喜欢江小鱼这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但碍于年龄,所以也不好太过直接。

柳大浪经历的事多,她看了看江小鱼,咯咯笑道:“小鱼啊,以后要是没事,多上姐家来坐坐,姐给你包饺子哦。”

说完,柳大浪扭动着丰满的后部,一摇一摆的笑着离开。

江小鱼也不是傻子,自然有时候能感觉的出来,柳大浪对自己若有若无的引诱,但在这之前,他一心所属吴玲。

但柳大浪绝对是女人中的极品,虽然上了年纪,但身材火辣,前凸后翘,天生的妖精。

要是不想办了柳大浪,这是骗人的,但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意外在庙里获得神奇的能力之后,江小鱼下定决心,一定要借助这个能力发家致富,找回失去的东西。

次日一大早,砰的一声,江小鱼家的院门打开,一个女人焦急万分的冲了进来,不是别人,是柳大浪。

江小鱼见是她,大跌眼镜道:“姐,你这么慌张,怎么了?”

“小鱼,快救我,帮帮我。赵大胆要杀了我,硬说我抢了他的生意!”一进屋,柳大浪吓得花容失色,剧烈的呼吸让饱满的山峰上下起伏着,她躲在江小鱼的后面。

她一个弱女人,自家男人不中用,在白鹭村也没有亲人,更是遭到白鹭村其他女性的嫉妒,男人们都惦记着她的身子。

遇到这种事,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只有十八岁的江小鱼。

一提到赵大胆,江小鱼立刻怒火冲天,他瞬间就懂了,柳大浪的店和赵大胆这的店面就隔着条村道,为了争夺客源,吵架吵了好几年。

“姐,你别怕,先进来再说。”江小鱼决心先拿赵大胆试试水,检验下自己所获得的能力。

“柳大浪,出来!尼玛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赵!”抬眼望去,赵大胆怒气冲冲,十分嚣张的一边叫喊着,一边朝着屋里冲来。

“小鱼,怎么办?”柳大浪有些害怕,一屁墩跌坐在地。

“别怕,我来对付他!”江小鱼伸手去口袋里一捞,捞出了一枚法印。这是城隍印,根据脑内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请神的法器。

赵大胆是凶神恶煞,武力值在白鹭村,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江小鱼冷笑不断,他正寻思如何去报复赵大胆,没想到对方却自己送上门来:“赵大胆,你是一条狗!”

“尼玛,原来你还没死,,神像没砸死你啊,马上滚开,把柳大浪交出来!”赵大胆有些惊讶,昨天他还以为失手弄死了江小鱼,后半夜壮着胆子去庙里的时候,却发现江小鱼早就不见影了。

此刻没想到,江小鱼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他内心的担忧瞬间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是怒火。

“滚!”江小鱼死攥着城隍印,琢磨是先盖章好,还是先揍一顿再盖章。

“江小鱼你个小畜生,昨天老子玩了你女友,又打了你,是不是今天还想挨顿打?”赵大胆壮硕的身躯挪前一步,就听地面发出了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