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在上:总裁爹地认栽吧

活了26年,祁言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尴尬!

看着站在包间门口一脸严肃的小鬼,他额上青筋直冒,一把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强忍住体内的一股股的热浪,手脚不利索的拉上刚刚被那个女人拉开的裤子拉链。

靠,他被设计了,看来为了让他留个后,他家的祁夫人还真的是“不折手段”!

“啊!”

衣着暴露的女子急忙捂住自己暴露的部分蹲在沙发脚,也是,饶妓女也做不到在一个孩子面前衣不蔽体,“祁总,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这个问题祁言也想知道,冷厉的目光看向门口的小鬼,刚要说话,就见小家伙满脸愤怒的指向他:“粑粑,你这样做对的起麻麻么!”

“……”祁言。

“祁 ,祁总,这是,是你儿子?”蹲在地上的女人瞪大了眼睛,祁夫人找她来就是为了借她的肚子帮祁家留个后,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祁言感觉自己的浑身燥热,因为药性的关系,他整个人都特别的暴躁,拿过桌上冰桶里的液体,顾不上是什么一饮而尽。

“滚!”

“砰!”伴随着落杯,男人冷峻的声音,惊得地上的女人浑身一震,急忙捞过一旁的衣服狼狈的跑了出去,路过门口她特意打量这个小家伙,只见他的五官和气场如出一辙,根本就是缩小翻版的祁言,赖都赖不掉。

“粑粑。”看着突然静下来的房间和一脸低沉的祁言,小家伙也不怯场,跑到他的跟前拽着他的一脚声音糯糯的,“粑粑,妈妈让我问你,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甘甜么?”

一瞬间,祁言如遭电击,原本不耐烦要推开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猛地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小家伙。

他听到了什么?甘甜?

“你说什么?谁?”

却不想小家伙像是目的达到了一般,对着他狡黠一笑,转身跑出了包间。

“喂,你站住。”

祁言脸色绯红,原本没退的药力加上刚刚那杯烈酒让他脚步虚扶,好不容易支撑着身体走出房间,哪里还有那个小鬼的身影!

“祁先生,你怎么了?”

有保镖看见他急忙过来搀扶,祁言蹙眉:“看见刚刚跑出来的孩子了么?”

“……”保镖内疚的低头,刚刚一个身份妖娆带着面具的女人从门口走过,特地邀请他们去看她的SHOW,一时间他们就像中了邪一般跟着那个女人走下了舞池,要不是刚刚那个女人哭着从老板的房间跑出来,他们也不会猛然惊醒,“我……”

“好!”

保镖还没有启口,就听见一楼的舞池传来阵阵的叫好声,保镖向楼下撇去,尴尬的捂住自己的下身。

祁言见此没有多言,撑着站在栏杆处往一楼看去,就见偌大的舞池上一个带着面具穿着皮衣的妖娆女子正在跳着钢管舞,将氛围推向极致的高潮。

说实话,看着眼前热血喷张的场景,祁言下身涨的发疼,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场上的女子像是算计好般,脸上的面具脱落,一张熟悉的清纯的脸蛋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魔鬼与天使,妩媚与清纯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极致体现,祁言顿住,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是他绝对不会认错,那个他刻在骨子里的女人!

“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