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点落是多情

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给她的礼物,是一纸离婚协议,和她爸爸锒铛入狱的消息……

屋内,女人的吟娥声不绝于耳:“泽渊,你轻点,我不行了……”

“乖,你可以的!”随即男人的闷哼声也缓缓传来出。

“啊……慢点,慢点!!”

尤安站在门外脸色煞白,等到女人的叫声终于平息,才敲开了门。

“有事?”顾泽渊漫不经心地扣着衬衫扣子,胸膛上是一大片抓痕。

尤安撇过头去,尽可能让自己从容,“离婚协议我可以签,但请你撤回上诉。”

“求人的时候不知道要用讨好的姿态吗?”顾泽渊冷哼一声,“难怪你在床上也这么无趣。”

“你……”尤安咬着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良久,她颓然地低下头,声音颤抖,“我怎么做,你才可以放过我爸?”

“跪下。”顾泽渊轻飘飘地说出两个字。

尤安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良久的沉默让她忍不住无声自嘲,随即心一横,“扑通”一声跪下了。

顾泽渊毫不留情地讥笑道:“尤安!我真想让所有人看看,你现在那副摇尾乞怜的样子!”

“现在可以撤回上诉了吗?”尤安紧握着双拳,关节微微泛白。

“不可以。”顾泽渊回答得斩钉截铁。

“你耍我?”她猛地抬起头,盛怒的眼眸还噙着泪水,“我跪都跪了,你还想怎样?”

顾泽渊睥了她一眼,打开休息室的门,牵着衣衫不整的郑依依走了出来,“我要娶依依。”

“你——”

尤安震惊得全身都在颤抖!

她怎么也没想到,顾泽渊偷 情的对象竟然是郑依依!她的后妈!

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她还傻傻地以为其中有什么误会,或是他有难言之隐,原来这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他接近她,爱她,娶她,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为了郑依依!

她把公司账本给他,以为是将自己的真心交付,没想到他扭头就伪造账本,让爸爸坐了冤狱!

胸腔一股怒火直冲上来,尤安一震,强行咽下嗓子眼那股腥甜。

“安安,你别怪泽渊,要不是你爸爸当初非要霸占我,我也不会和泽渊分开。”郑依依从房间内走出假意劝慰,眼里却有些得意洋洋。

“不许你污蔑我爸!”尤安愤怒地吼道:“当初要不是你设计爬上我爸的床!我爸怎么可能会娶你?”

她上前激动地揪着郑依依的领子,“你说啊!你用我室友的身份参加我的生日聚会,接近我爸,在他酒里……”

“啪——”

顾泽渊重重扇了尤安一巴掌,眼里闪着怒火,“你最好给我闭嘴!少胡说霸道!”

尤安被打得一个踉跄,下意识地护住肚子。

那本来是她打算送给顾泽渊的结婚纪念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