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约何所依

“莫紫琳小姐,请问您愿意嫁给身边这位何志伟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索菲亚教堂是本市最有名的教堂,豪华庄严,许多有钱人家的婚礼都在这里举办,而此时此刻,身穿华衣美服的男男女女端坐在台下,看着神父面前那个穿着婚纱的美丽新娘,窃窃私语着:

“唉,看来莫家是走到头了,才会把女儿嫁给何志伟那种又老又丑的暴发户!”

“也不见得,莫家的掌权人莫子坤可是个有手段的老头儿,他的大女儿莫颖欣也是个能力出众的大美人,别的不说,要是莫家真的不行了,那莫颖欣怎么还能和苏一航那样的贵公子攀上关系!”

“对对对,我看啊就是这个莫家二小姐自己不争气!她在咱们市里的口碑可是坏透了,跟她姐姐完全是两个极端,出色的男人哪里会看得上她?也就只有又老又丑的何志伟,才愿意接手这个烂货!”

种种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落在莫紫琳耳朵里,却一点儿都不会让她觉得难过——反正从那个所谓的“父亲”莫子坤把莫颖欣母女带回家的那天起,她的人生就被各种各样莫须有的流言蜚语所包围。

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那个男人怎么还不来?他......真的会说到做到么?

“莫紫琳小姐,你愿意么?”

台上的神父见她半天不说话,便拔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莫紫琳倔强地咬紧嘴唇,怎么也不肯开口,身边的何志伟早就变了脸色,毫不客气地捏住她的手腕,在她耳边恶狠狠地威胁:

“小贱人,你可别跟我耍花样!”

莫紫琳充耳不闻,何志伟自讨没趣,便转过头向一旁的家属席上使了个眼色,很快,她的“好姐姐”莫颖欣便摆出一副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模样,拿着麦克风站了起来:

“紫琳,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姐姐知道你心里或许有些委屈,可是你这样的情况......何先生是一个很好的人,一定会对你温柔体贴,做一个好丈夫的。今天这么多来宾都到了,你不要让我们大家难堪,好不好?”

一番话说的大方又得体,在场的人纷纷向莫颖欣投去欣赏的目光,在心里暗暗赞叹,不愧是享有美名的莫家大小姐!跟台上那个莫紫琳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别人的赞叹莫紫琳管不着,她看着莫颖欣眼底那抹藏不住的快意,心里很快就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你的名声已经坏了,还想有退路?别再折腾了,乖乖认命吧!”

只可惜,她莫紫琳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轻易认输的人!

已经忘了是第几次将目光投向空无一人的门口,莫紫琳心里越来越忐忑,她打定主意,就算那个男人违背了诺言不来,她也要想办法逃出这个礼堂,她绝对不会做莫子坤的棋子,更不会遂了莫颖欣母女的心愿,嫁给何志伟这样的混蛋!

“莫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仪式!”神父的声音已经染上了一抹不耐烦:“您愿意嫁给身边这位何志伟先生,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看来那个男人,是真的不会来了。

莫紫琳连失望的时间都没有,她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回忆着教堂的路线,计算好怎样以最快的速度冲出这个鬼地方,婚纱裙摆下的一双纤纤玉足悄悄脱掉了碍人的高跟鞋,就在她准备提起裙子往外跑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峻醇厚的男声:

“她不愿意。”

教堂内顿时一片哗然,在众人错愕的瞩目下,一个长身玉立的男人缓缓从门外走进来,他的身材高大而挺拔,面容冷峻帅气,有着刀削斧凿一般深邃的轮廓,他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的丝绒西服,而袖口上用银线绣着一个低调华贵的“S”。

这是......沈家的掌权人沈昊桀!

本就不安分的人群在认出男人身份的一刹那变得更加沸腾起来,沈家在上流社会就犹如金字塔的塔尖,是财富和权力的象征,而现如今的掌权人沈昊桀,在十年前不过是一个刚被接近沈家的私生子。当时沈家的大少爷病逝,沈老爷子为了让沈家不至于大权旁落,只好不得已地让私生子入驻沈氏集团。

当时没有一个人把这个私生子放在眼里,可是不到一年的时间,沈氏集团的营业额翻了两番,一举跻身到全球前十的财阀集团中,不说富豪明星,就连许多国家的首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沈家攀上关系,而沈氏集团那些顽固不灵的老古董更是被沈昊桀一一打压,再也翻不了身。

智商超群,商业奇才,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在大众眼里,沈昊桀就是这样的一个修罗形象,而今天这样身份的人竟然公然跑到素有“A市放荡女”之称的莫紫琳的婚礼上,他究竟要干什么?

“抱歉,我来晚了。”

低沉悦耳如大提琴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下一秒,莫紫琳感觉到自己冰冷的手被紧紧握住,沈昊桀冷厉的眼眸流露出一丝温情,笑容缓缓绽开:

“我美丽的新娘,你不会在心里责怪我吧?”

这句话就好像在平静无波的水中投入了一颗石子,顿时激起千层波浪,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自觉地张张嘴想讨论一番,可是被沈昊桀冰冷的眼风一扫,又纷纷闭上了嘴。莫紫琳深深吸了一口气,摆出最甜美动人的笑脸,注视着沈昊桀的眼睛,甜甜地笑着:

“怎么会呢,只要你来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呆呆站在一旁的何志伟向来是个嚣张跋扈的暴发户,也不知道沈昊桀的身份,见到这个外形身材都秒杀自己的年轻男人竟然敢在婚礼上抱着自己的新娘卿卿我我,顿时发怒了:

“哪儿来的野小子,敢和老子的女人拉拉扯扯!”他撸起袖子冲到沈昊桀面前就要动手:“你难不成是来抢婚的不成?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的狗样子......哎哟!”

伴随着何志伟杀猪般的嚎叫声,沈昊桀冷着脸将五指微微收拢,只听见“咔嚓”一声,何志伟满头大汗地瘫倒在地上,那只肥厚的手掌软绵绵地垂了下来,身后的服务生连忙围上来,看到这个情景大惊失色:

“快去叫救护车,何先生的手腕断了!”

一通手忙脚乱中,何志伟被送往医院,而沈昊桀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将莫紫琳搂入怀中,薄唇微启,吐出坚决而不容置疑的话语:

“你说得很对,我今天就是来抢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