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存天下

穷县难治,恶县难稳!

舟山省长丰市管辖之下的平起县,穷山恶水、民风彪悍,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全国挂名的不稳定县。

这里不是群体**件,就是群众越级上访,事故频发、长治难安。长丰市对这样一个贫困潦倒、恶名昭著的管辖之地,既感深恶痛绝,又是无计可施。

先后数次调换县委书记,可抱着希望调整了这一次,又怀着失望调整下一次。眼看全国N大召开在即,长丰市委心急如焚,未敢稍有马虎懈怠,迅速派出一个稳定工作调查组到平起县调查摸底,寻求新的解决之道。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调查组带回了一个长达40余页的《调查报告》,市委常委会研究了整整一个上午,最后只有一项决定,再换平起县委书记。这是老办法,不过这次采纳的是省委组织部“建议”的人选,舟山省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曾家辉。

决定快,人来得更快。

第二天上午,一个年纪约三十出头、书生模样的年青人直接走进了长丰市委书记陈大平的办公室。

“陈书记您好!平起县县委书记曾家辉,前来报到!”

“欢迎家辉同志的到来!”

两双手礼节性的握在了一起。

陈大平上下打量了一眼曾家辉,个子不高、衣着朴素,表情严肃、英气逼人,站在那里,目光平视,静如处 子,俨然一个活脱脱的都市青年学者。

“一路辛苦了!”

“不辛苦!”。

他的回答很简短,但非常有力。

“你在这里坐一坐,中午我代表市委请你吃饭,也是表示对新同志到长丰市工作的欢迎。”

“不用,中午我自己解决。”做秘书这么多年来了,从来都是自己解决,这也是大多数秘书人的命。

“从省里下来,不给我这个市委书记面子啊?”

“我是来吃苦的,不是来吃饭的。这是老领导的教诲,您别误会!”

曾家辉临行前,省委书记高天成确实对他作了专门叮嘱:小曾啊,下去就是吃苦,我希望你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而且要时刻保持清醒。这话说了还不到24小时,他岂能不清醒记得,而且要永远记住才行。

“哟哬!我还是头一次碰到你这样的县委书记,光要吃苦不吃饭,那可不成。吃过了午饭,我下午送你去平起上任。”

“不用送,我自己去。”

曾家辉这样说,自然是要这样做,他有自己的想法。平起是什么地方,全国恶名昭著的穷县,不稳定的代言之地,市委书记送你去又咋地?人送到了,酒喝足了,他拍一拍屁股走了,工作还不是留给县委书记去做。以前那么多任书记都是市委抱着希望送去,又怀着失望弄走,他可不想重蹈覆辙,步他们的后尘。

不过,陈大平听到这话却是一愣,别的县委书记是想方设法要和市委书记吃一顿饭,巴不得自己亲自送他们去上任,这个曾家辉倒是“不吃也不要送”,有点意思,新鲜!

“那你什么时候去?”

“现在。”曾家辉说完就欲起身,他是真想走,他一向都喜欢雷厉风行,不干则以,要干就要抓住时机,早干快干。

陈大平伸手按住了曾家辉的肩膀,道:“不急不急!”

“您说不急?我可是听说平起县很急啊,不单单是社会乱得让人着急,老百姓也是穷得发了急呢。”

“家辉同志,看来你对平起的情况已经知道了,我不是不着急,而是干着急啊!”平起的问题就像他心中的一根刺,他不急才怪。

“平起县穷、人野,环境恶劣而复杂,这只是我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的一个大概,所知有限。”

曾家辉是省委书记高天成从京城带过来的秘书,到舟山省还不到1个月,长丰市都是第一次来,平起自然是没去过,他所知道的情况只能是通过其他渠道,也确实是只知大概,有限得很。

“那具体情况,要不要我先介绍介绍?”

“不用,这我得自已去深入调查,实地了解。如果受领导影响,可能会先入为主,容易导致误信误判。”曾家辉说完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这样会让陈大平脸上挂不住。立即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情况让县委去了解,决策由市委来定夺。”

“那好,我表示支持。”

“陈书记,这可不算支持,我要的支持还没说呢。”

在来的路上,曾家辉就一直在想,怎么去平起县,去了又怎么干,需要从哪些方面获得支持,心中还是有个大概的。一听陈大平说这个就表示支持,他当然不能接受了,你让我去那样一个鬼地方收拾烂摊子,这个的表示支持就想打发了我,可能吗?

“哦。”这倒在陈大平的意料之中,人家仗着做过省委书记的秘书,条件肯定会提的。不过提什么,他无法未卜先知。于是淡淡的道:“你说吧,我尽力而为。”

“四个请求:第一,市委不送人,也不向平起透露我赴任的任何消息,我想自行前往,保证一周后到岗开展工作。第二,平起县的工作在不违背省上、市里的大原则下,请求市里不横加干预,让平起县委、县政府自己解决平起的问题。第三,请求市委支持平起县委适当的时候调整班子,必要时协调支持外调几名“特别急需”人员。第四,请求市委支持平起搞两次大的活动,怎么支持、什么活动,平起县委将拿出书面方案送审。”

曾家辉一口气说完,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看着陈大平,静待他的答复。这与其说是请求事项,只不过是给领导面子,说白了就四个条件,你干我就干,你不干,可别怪我干不好。嘿嘿!

陈大平没好立即表态。他很清楚,这第一条、第四条好说,没得问题。可另两条看似简单,实则难办,第二条恐怕众多市委常委都不会乐意,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所辖各县呢;第三条则可能涉及许多领导的亲戚朋友,答应下来或将招惹不少麻烦。可转念一想,解决非常时期的问题,必须要有非常手段,何况曾家辉背景非同一般。突然心中一动,莫不是高书记授有机宜?

想到这里,陈大平心中有了计较,脸上又有了笑容。

“我答应你!”

陈大平的应允,并没有让曾家辉有多少欣喜,他很清楚,要不是自己曾是高书记的秘书,人家市委书记岂会如此轻允你这个下属县委书记提的条件,而且还是四条,做梦吧!

“书记一言,八马难追!”

曾家辉没有与陈大平这个顶头上司打过交道,还是有些担心领导放空炮,因此不忘补了这么一句。

“什么八马?我可是等着你一马当先、马到成功呢!”

“谢谢书记!时间不等人,我得动身去平起县了!”条件获得了批准,他知道可以告辞了。

“好,保重!”

看着匆匆远去的背影,陈大平突然有一种庄重而肃穆的涌动,这是他从曾家辉身上看到的一分希望,也是对平起和谐安宁、繁荣兴旺的一种期待。

曾家辉刚离开长丰市委办公大楼,平起县委、县政府在长丰市里的“探子”就传出了消息:曾家辉即日赴平起上任,但具体哪一天到、由哪位领导送,尚待打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