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衷情难顾

“薛知遥,什么床你都敢爬,还真是贱出了新高度!”伴随着这股声音的,还有很响亮的一巴掌。

‘啪’的一声,疼痛蔓延,还处于极度的惊愕之中的薛知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裹着被单,被单下是未着寸缕的身子,浑身酸痛得跟爬了一整天的楼梯似的。

薛知遥抬起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薛子纤正双目含泪,恨恨地怒视着她。

而她的男朋友,也就是昨晚跟她共度了一夜的男人--陆宴北,此时正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着,衬衫挺括,西装笔挺,贵不可言。

他英俊淡漠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完美深邃的线条,紧绷而性感,有种衣冠楚楚又禁欲斯文的感觉。

好吧,薛知遥承认,她是很喜欢这个准妹夫来着,因为他是她的同班同学,薛子纤还是借着她才认识的陆宴北的好吗?

那么问题来了—她到底是怎么到了陆宴北的身边?还发生了一些事?

“薛知遥,你说话啊,你哑巴了?我问你怎么勾引的宴北?”薛子纤声嘶力竭地质问道,跟平时装出来的温婉大方样子完全大相径庭,颇有泼妇骂街的架势。

这声音就像一只嗡嗡嗡的蚊子在薛知遥耳边飞来飞去,让她讨厌极了。

她将被单裹紧了自己的身子,一言不发地从床边捡起自己散落的衣物,打算去洗手间换好衣服洗把脸,再来处理这件狗血淋头的事情。

“怎么?你还知道羞耻?”薛子纤见薛知遥没有搭理她,抬起了她的定制高跟鞋,一脚踩到了薛知遥的内衣上面,嘴角噙着冷笑,“你以为你爬上宴北的床,就能嫁进陆家了?”

而薛知遥神色冷漠地瞥了她一眼,比她笑得更冷艳,“我爬了床都嫁不进去,你以为你能?”

陆家是西城最有名最显赫最贵气的一个家族,权势滔天,家族庞大,而陆宴北作为长房嫡子,又长了这样一副样子,当然是整个西城里最香的饽饽了。

薛子纤最禁不起激,被薛知遥这样一说,白净的脸蛋顿时又涨红了起来,她气得说话都带着颤音,一字一顿道:“薛知遥,你这个贱人!”

随着她的骂声,她扬起了手。

可是……当她要朝薛知遥脸上挥巴掌的时候,却被陆宴北稳稳当当地抓住了手。

薛知遥有些惊愕地抬头看着他,风度翩翩的英俊男人,紧紧抿着薄唇,浑身都散发着冷贵凛冽的气息。

“宴北!”薛子纤愤恨的脸上都是不解,又急又气地嗔怪了一声,满是委屈。

“别闹得太难看了,子纤,我们到此为止了。”陆宴北将薛子纤的手放开,声音冷淡地阐述道。

薛子纤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她不甘地问道:“什么意思?宴北?”

陆宴北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沉默的侧脸简直能秒醉无数少女大妈。

只不过他举手投足间都有种难以亲近的疏离感,他的声音虽然温润斯文,却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威严,让人只敢远观,不敢放肆接近。

“我说得不够清楚吗?我们分手了,薛子纤。”陆宴北顿住手里的动作,对上薛子纤惊愕的眼眸,一字一顿地宣布道,英气的眉下,已经隐隐有着一股不耐烦的意味。

薛子纤顿时泪流满脸,她不对陆宴北发作,却对着薛知遥哭的一脸梨花带雨,不能自已,“我本来都没有打算追究你,你为什么要这么贪心?让他跟我分手?”

薛知遥顿时就觉得自己是被狗日了,这什么逻辑什么眼光?看陆宴北那副阴沉的模样,能是她叫得动的吗?

还不追究?打都打了,还不追究!

陆宴北英挺的眉深深地皱起来,冷漠淡薄地说道:“我跟知遥在一起,你难道还要我跟你结婚?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么大的心。”

薛知遥:“......”

原来陆大少你还有这么好的道德啊?那昨晚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薛子纤满脸泪水,正要说些什么,房门却又被打开了,门外涌进了一群人。

“子纤!生日快乐!”一大群人捧着蛋糕涌进来,估摸薛子纤是打算摸过来爬上陆宴北的床,然后恰好被大家见证了,借此逼婚的。

可是,却被薛知遥捷足先登了。

她大概也是无地自容了,于是狠狠地瞪了薛知遥一眼,又瞪了陆宴北一眼,哭着跑开了。

“子纤,子纤……”捧着蛋糕的女孩叫了几声,薛子纤也没有回头,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薛知遥,说道,“子纤怎么会有你这种姐姐!无耻!”

“什么,这是子纤的姐姐!陆少不是跟子纤在一起的吗?”

“你看不出来,分明就是她勾引的陆少!”

“妹妹的男友都勾引!真是下流!”

一众人都议论纷纷,落在薛知遥身上鄙夷的目光就如同刀子一般,剜得她生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