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狂龙

华夏云海市,东南军区大院

“报告!”

“进来!”

辰龙推开军区首长办公室的门,迈步走进房间:“首长,辰龙前来报道!”

陈首长看了一眼走进来的青年,龙行虎步,身上器宇轩昂,双目奕奕流光,不过眼神却带点桀骜不驯:“哼,你小子现在可是出息了。”

“首长夸奖了!”

“少贫,我可没在夸你,你的事先放放再说,我这有一个任务需要你办,现在有一个人质救援任务,而你的对手疑似专业的雇佣兵团伙,这是你可能会用到的资料,目前人质已经失联超过四十八个小时,情况十分危急,你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开口,但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救出人质,有问题么?”

陈首长认真严肃的看着对面的辰龙问道。

“晚饭之前,人交给你。”辰龙说着,抬眼看向陈首长啪的立正,敬了一礼,而后转身就走。

陈首长看着毫不拖泥带水的辰龙,直到人离开,这才自言自语的道:“这小子还是那么狂!”

三个小时之后,云海CBD风雷大厦,一条绳子从天儿降。

下一秒,只手戴着手套的辰龙直接滑绳而下,直到三十九层,双腿用力一跃,人顿荡向半空,而后人如破城锤一样重重的砸向下一层的落地窗。

风雷大厦三十八层。

只听砰的一声。

下一秒,整块的落地窗玻璃顿如天女散花一般横扫整个空荡的办公区。

“啊!”坐在办公区内的几个正在玩德州扑克的雇佣兵,两个倒霉蛋正面对窗户顿被迎面如喷子扫来的玻璃碎片嵌了满脸,而在,但背对窗户的两个雇佣兵虽也被冲击,但却没受到多少伤害,却是应变飞快的扭过身,手上快如闪电的拔出随身的手枪。

但枪口没等找到目标,两道寒光已破空而至。

寒光直没入眼瞳,两个雇佣兵连反应都不及,就直挺挺的朝后倒了下去。

“去死!”而这时,脸上满脸是玻璃碴,仿佛被毁容的彪悍大胡子雇佣兵睁开眼,看着滚落在地的人,从战靴里拔出匕首,锋锐暗光的匕首就如同毒蛇的牙齿,反手握匕,朝着身前滚过来的人影刺下。

然而翻滚而至的辰龙,却手一撑地,人翻立而起,手腕一扭,身如陀螺,而另一只手袖手就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滑落掌心,直接划破风雷,下一秒,寒芒一闪,手术刀脱手而出,这一切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噗通,噗通!

辰龙缓缓的站起身,看着身前跪倒的大胡子男,扭头看向另一旁手里端起一把突击步枪的雇佣兵。

一把手术刀直接没入对方的眼窝,刺穿脑髓,同样的也让对方瞬间失去了战斗力,一击致命,没有半点的误差,前后过程不超过三秒,精准的让人窒息。

“什么情况!”

这时,跃层二楼听到动静的白人男子顿一脸凶神恶煞的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左轮,这白人男子只有一独眼,另一只眼上蒙着眼罩,却如鹰隼一般的居高临下的看向开放的办公室,但办公室内,却横七竖八的躺着他四个手下跟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白人男子倒吸了口冷气,只瞬间干掉了他手底下的四个好手,要知道他这四个手下可都是纵横战场多年的雇佣兵,可不是菜鸟,瞬间就被干掉,对方是一个高手。

“是谁?出来!”

声音在空荡的办公区回荡,白人男子的第六感顿觉察到了危机,本能的朝后一退。

下一秒,躲在楼梯支架下的辰龙却人如猿猴一般攀跃而上,反手的手术刀直接划过一道匹练,白人男子后退半步独眼看着翻身跃上的辰龙,顿将手中的左轮对准了辰龙,嘴角露出一丝凶狠的神色:“哼!”,不屑轻哼的瞬间同时扣动扳机。

砰!

大威力的左轮直震的白人男子手腕上抖,然而爆头的场面却没出现,辰龙手腕扣住栏杆,整个人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大角度的回旋,一个翻身踏上跃层。

白人男子看着落地的辰龙,再次扭转枪口,毫不犹豫的再次扣动扳机。

枪声再次响起,但这一枪却依旧被躲掉,辰龙一步朝前欺身而上,没等白人男子再次开枪,就是一招分筋错骨,瞬间拿掉了对方的手腕。

“这不可能!”白人男子看着软踏踏无力的右手,还有点不敢置信,他居然两枪都没打中对方,要知道白人男子虽是独眼,但在雇佣兵界却有一个不小的名头,独眼牛仔。

要知道牛仔,在西方可是枪法高超,而且快准稳的代名词,毕竟西方可是很喜欢决斗。

不过不可能却变成了可能,而独眼牛仔的错愕下一秒也停留在了脸上,眼睛看着对方从他身旁擦身而过,顿一扭脖子,这时咽喉处的一道红痕却一下迸射出无数的鲜血。

辰龙推开身前的门,走进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

“站住,不然我会干掉她!”办公室里,看到走进来的辰龙,仅剩下的一中年金发胡茬男子拿着一把手枪顶着人质的头,威胁着辰龙道。

辰龙站在门口,目光却是落在被对方劫持的人质身上,这人质身上穿着职业装,听到动静,顿扭动起来,嘴里呜呜的发出求救的声音,辰龙看不到对方的脸,因为被布罩蒙着,但这身材可是说不出的凹凸霸道。

尤其是对方这绳子缠绑的很有艺术感啊,看来是一个色中老手。

辰龙嘴角邪笑,看向对面的金发胡茬男,却是有点可惜的看着对方,道:“暴走牛仔,金枪杰克!”

“你认识老子!”金枪杰克看着对面用英语开口说话的辰龙。

“当然认识,你在雇佣兵界也算小有名气,不过你似乎捞过界了,这里是华夏!”辰龙淡淡口吻的道。

“哼,华夏又怎样!”

辰龙却是呵的一笑:“这里,你脚下的这片土地是雇佣兵的禁地,你不知道么!”

杰克却是撇撇嘴,道:“自大的华夏人,还雇佣兵的禁地,那只是老子不愿意来,少给我废话,把你手举起来,不然我干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