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老公么么哒

海城海边沙滩上正有人精心布置着精美的婚礼现场,阵阵海浪拍打沙滩的声声音伴随着教堂的钟声阵阵响起。

原本应该唯美的画面里,却并没有想起那激动人心的婚姻交响乐,因为这场婚礼没有新郎。

“这下舒家可真的是丢人了,竟然没有想到举行婚礼人家四爷竟然都没有过来,简直就是打舒家的脸。”

“谁说不是呢,这场婚姻怎么来的大家心里可都是非常清楚,如果我是舒沫,早就已经跳海自尽了,还留在这丢脸啊。”

“我们管她做什么,看笑话多好,原本以为能够攀上苏家,结果却没想到结婚当天新郎竟然没有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

不远处,一个女人抹胸款的白色长裙束身而修长,让人却不能忽视她这全身的美丽。

然而此时此刻,她身上所有的装饰都像是一个笑话。

那些女人讨论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正好被舒沫听到,只可惜,舒沫的脸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似乎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舒沫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微笑,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没有来参加婚礼……

一个月前

舒沫下班回到自己和夏明彦准备的新房,一天的工作已经让她疲惫不堪,今天要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当打开大门的时候,却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声音。

"明彦,恩...你好棒...嗯啊......"

"小雅,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房间里面夹杂着暧昧的气息,女人的娇喘声河男人的低吼声让舒沫心尖一颤。

舒沫呆滞在门口,手停留在卧室门把手上微微颤抖,尽管没看到,但是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深吸一口气,舒沫猛的推开房门,入眼便是两具赤.裸的身体正在在床上归来滚去,那大汗淋漓足以证明时间不短。床上的两个人被舒沫的开门声打扰,顿时停下了动作,齐齐看向舒沫。

"夏明彦,董欣雅!"一开口,舒沫声音瞬间沙哑。

床上的男人听到声音顿了顿,甚至还抱紧了他怀中的董欣雅,顺势将被子拉上肩膀,眼中的惊慌只是一晃而过,语气刻薄:"舒沫,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有一些姿色我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说完,低头吻了吻怀中的董欣雅。

挑衅而轻蔑的意味不言而喻。

"哎呀,穆锦,不要这么说嘛,不管怎么说沫沫也是你的女朋友啊,所以,你可不要伤了她的心啊。"董欣雅靠在夏明彦的怀里,还带些微喘的声音软软糯糯,很是能撩动男人的心扉。 

舒沫双拳紧握,努力让自己靠着墙壁站着才不会倒下去。

"沫沫,"董欣雅的香肩裸露,风情万种:"做女人不是你这样的,我在帮你调.教男朋友,你得感谢我。"

说着,在夏明彦的怀里咯咯咯笑出声,还抬起头索吻。

夏明彦很受用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们根本当她不存在,还想在她面前上演活春宫。

舒沫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打破,趔趄着上前,推开两个人,抬起手向那两个恬不知耻的人打去。

然而,她的手根本没有碰到二人,就被夏明彦一把扣住了手腕,眼神嘲讽: "舒沫,恼羞成怒不是你这样的。"

说罢,将舒沫很很一推,舒沫一个没站稳,倒退了好几步,后背撞在了墙上,彻骨的痛。

慢慢地从墙壁上滑到地上,浑身无力,看着床上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冷笑的二人,她除了怒目而视,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夏明彦已经飞快地穿衣下床,走到舒沫的身边,蹲下来两根手指捏住了她的脸颊。

"啧啧啧,如果你有趣一点,我还可能考虑留你在身边。"

"夏明彦,你这个畜生。"舒沫沙哑的声音夹杂着痛苦。

"啪!"

脸上传来刺痛,夏明彦的大掌掴在脸上,半张脸都木掉了。

"舒沫,你这副德行,真是越看越讨厌!"夏明彦松开手,好像是怕舒沫嘴角的血迹弄脏了他的手一样:"和你在一起,除了钱,你真以为我会喜欢你这老姑婆的样子呢?"

半张脸都在麻木地痛着,忽然捕捉到夏明彦那句话里的几个让她触目惊心的字:"你说什么?"

“说什么,难道还需要再让我重复一遍吗?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离开了,难免在这里受这么大的屈辱。”夏明彦嘴角挂着笑容,丝毫没有将舒沫的眼泪放在眼中。

舒沫嘴角已经被咬破,看着面前这一对男女,转身跑了出去。

舒沫双眼迷离的走在大街上,冷风吹来让舒默全身一阵颤动,但却比不及心中那烧灼般的疼痛。

夏明彦,我爱了你六年,六年的时光终究抵不过新人一笑,呵~

一阵铃声将舒沫拉回现实,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她的父亲,舒明礼。

“喂,爸……”

“你个死丫头,还在外面浪什么,赶紧给我回来。家里面已经破产了,养了你这么长时间,也该派上用途了。

今天和你约了苏家的大公子见面,如果能够攀上苏家,你就烧高香去吧。赶紧给我滚回来,听见了没有?”

舒明礼的声音震耳欲聋,舒沫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被舒明礼挂断了电话。

三天后,蔚蓝咖啡厅。

舒沫正想入内,而后又折出来,面对咖啡厅的玻璃窗看着自己的仪态,稍稍整理一下。

舒沫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所以必须要给这个男人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才能让这场相亲能够完美一些。

然而舒沫不知道的是身后恰好有一男人经过,在看到自顾自整理仪态的女人时,他脚步一顿,俊逸的脸上闪过一点惊讶。

他再看看着这个专心整理自己一台的女人苏成语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是意思都不放过整理姿态的时候。

苏宬煜笑了笑再看女人一眼,他倒是觉得自己存在感越来越差了,站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这么长时间,这个女人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