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老公么么哒

“二爷,这边请。”蔚蓝咖啡厅的总经理站在门口等待着司徒煜,毕竟这个男人是整个京都最有权有势的人,所以他也必须要伺候好这个男人。

苏宬煜原本正在看着舒沫,却没想到被总经理打断了,瞬间回过神来。

苏宬煜轻应一声,便迈着优雅的步伐进了属于自己的包厢。

苏宬煜靠在沙发上听着舒缓的音乐,不知道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然而正在这时,苏宬煜面前,忽然间被挡住了光芒,速成雨,皱着眉睁开眼睛心里暗自附一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来这里打扰他?

舒沫自顾自地道:“你好,我叫舒沫,今天是来和您相亲的。我今年二十四岁,是一名我父亲和我说约好了和您在这里见面。”

苏宬煜看清来人,没有想到竟然是刚刚在外面整理仪态的那个女人,看来又是一个想要攀是往上爬的女人,不过随后苏成又想到似乎今日有人和他说要来这里相亲。

也是出于一丝好奇才来这里的,也顺便放松一下心情,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有女人过来相亲了。

苏宬煜心中却想要逗一逗这个有趣的女人。

“没有。”苏宬煜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舒沫怔了一回,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苏宬煜?

舒沫站起身来面露尴尬:“不好意思,应该是我搞错了。”舒沫说完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去。

苏宬煜望向这个有趣的女人,看这个女人的样子,似乎有些如释重负?

呵,有意思……

“你并没有搞错,不好意思,刚刚是和你开了个玩笑。苏宬煜。”说完苏宬煜伸出手。

舒沫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旋即又折回刚刚的位子上,有些不自然的坐下了。

“不知道舒小姐对婚姻有什么要求吗?”苏宬煜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眼睛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刚刚见到她的时候还穿着有些暴露,这才几分钟的时间,竟然穿成了一副老姑婆的样子,倒真是有点儿意思。

舒沫:“……”苏家可是豪门中的豪门,她怎么敢提什么要求呢?能解了他们家的燃眉之急就已经不错了。

舒沫玩弄着怀中包包的皮带似乎有些紧张:“对于婚我没有太多的要求。 能够相敬如宾就好。”

舒沫早就已经不相信他,自己还会发生爱情这种事了,她已经不再是二十岁的小姑娘,所以对于这种事情早就已经看淡了。

或许之前他还会抱有一丝幻想,对于夏明彦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或许舒沫还会相信一些爱情。

但是当他知道夏明彦和董欣雅在一起后,舒沫知道自己唯一做的这个梦就已经破灭了。

在舒沫的眼中,联姻也好,爱情也罢,都是一个样子。

“舒小姐的要求倒是很简单。”苏宬煜嘴角挂着微笑,似乎也有些诧异,这个女人说出来的要求。

旁边的咖啡老板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不过倒也佩服这个女人的勇气,在整个京都,有多少人想要削尖了脑袋挤进苏家,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用了这一招,倒真是令人佩服。

苏宬煜直接站起身,看了面前的女人一眼:“苏小姐的想法和我想的一样,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民政局领证吧。”

“啊?这…这这么快?”舒沫一脸茫然,完全没有想到苏宬煜竟然会这么说,他们两个人才刚刚见面,还彼此不了解,竟然答应和自己结婚了。

苏宬煜眯了眯眼睛:“怎么,难道你不想和我结婚,或者想要违背你父亲的意思吗?”

苏宬煜不傻,对于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在刚刚他报出自己姓名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到了,舒家虽然不是顶级豪门,但是家室却不错。

虽然舒沫的父亲有点儿让他看不上眼,但是这个女人却有些单纯,而且看着这个女人那眼底下的黑眼圈,以及红红的双眼,貌似刚刚正经历了某些事情。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苏宬煜不缺女人,至于结婚对象对于他来说有与没有,没差,而且这个女人又这样乖巧,苏宬煜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舒沫低着头,原本以为这次相亲会失败的,却没想到竟然会让这男人直接答应,不过这也正好遂了父亲的意愿,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舒沫苦笑一下,抬起头:“好。”

两个人来到民政局后,民政局所有人都看愣了眼,这不是苏家的二少爷,苏宬煜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他身后那个不起眼的女人又是谁?该不会是结婚对象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来到签证处所有的人似乎都给这两个人让开了路,毕竟没有人敢和这么一尊大佛去争抢结婚的这条路吧。

两个人出来,舒沫看着手中多了一个红本儿,从这一刻起,她就是一个已婚人士了,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肩上多了一丝责任,还是又多了一层重担呢?

身边的苏宬煜看了眼时间,将手中的钥匙放在了女人面前:“公司还有点事情,回去处理一下,你先回去吧,地址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婚礼一个月后举行,你没意见吧?”

“啊?没有,你决定就好。”舒沫现在已经是苏宬煜的妻子了,婚礼怎么安排,就让苏宬煜说了算吧。

男人似乎有想到了什么:“婚礼我会尽快赶回去参加,如果赶不上,那就只能你自己参加了。”苏宬煜说的轻描淡写,似乎婚礼对于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场儿戏。

舒沫眼底的讶异一闪而逝,很快便又释然了,对于苏宬煜这样的大人物来说,能答应和她结婚已经不错了,她又怎么好奢求这个男人能够面面俱到?

“好,那…那你在外头注意休息。”舒沫对于这类的话语说的有些不自然,毕竟初为人妻,也不知该怎样对待一个丈夫。

“嗯。”苏宬煜惜字如金,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