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入梦

冰天雪地的旷野上,一望无际。

无数圆形的纸钱,漫天飞舞。

远远的,是一队披麻戴孝的人马,举着白幡,面无表情地向我走来。

整个天地,都是灰白色的,包括那些模糊不清的面容。

送葬队伍越行越近了,他们麻木冰冷的脸渐渐地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没有哀嚎、没有哭泣,甚至没有一丁点该有的悲伤。

这样的诡异、惊悚,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

尽管这样的情景已经在我眼前出现了无数次,而我也从一开始的惊涛拍浪,到现在的镇定自若。

但,随着二十四人抬的雕龙棺椁的缓缓靠近,我的心依旧一点点地变得疼痛和苍凉。

本以为,这一次也是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很快便过去。

而我也会在这悲凉的荒芜之中,慢慢的变得麻木和,早已习惯了的冷眼旁观。

因为我深知,对于屡次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古怪又无从解释的现象,我必须学会习以为常。

可是,这一次,我却想错了。

因为,眼看要经过我身边的棺椁,竟然是打开的,里面躺着一个人——

当它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心中的痛楚莫名地加剧,如同刀扎一般,似乎还能闻到血淋淋的味道。

我耐不住好奇看过去,却发现,他竟是面目全非!!

我一颤,全身忍不住地发抖,就连手脚也陡然变得冰冷。

这么远,明明看不清楚的,为什么我会知道,里面的这个人,会是面目全非呢?

他是谁,是谁??

队伍走远,我不由自主地追过去,可是双脚却像是灌了铅,怎么也拔不动——

别走,你是谁,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拽住,痛得难以复加。

我不停地挣扎、呐喊,可是,没有人停下来,更没有人理我。

“影儿,醒醒,醒醒……”

耳边的呼唤,让我猛地睁开眼睛,周围漫天飞舞的荒芜雪白随之消失,舍友陈婉吓得有些惨白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怎么了?”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我故作镇定地咽了咽口水。

我知道我又做梦了,而且是这几年来无数次做的同一个梦。唯一不同的是,今夜,我看到了棺椁中的人,哦,不,准确来说,应该说是尸体。

陈婉很是担忧地看着我,“你不停的挣扎,但是我听不清楚你说什么。影儿,你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

“嗯。”我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掀开被子,赤脚走下床。

宿舍的窗外,夜色如墨,已是三更半夜。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猛地灌了下去,良久才平静下来。

但脑海里,依旧是那漫天灰色的画面,棺椁里的人影,挥之不去。

“影儿……”陈婉披了外衣走了过来,欲言又止。

我转过身,等她开口。

“那个,我听我妈妈说她认识一个得道法师,在我们江洲那一带民间特别有名,这眼看就要毕业了,没什么课,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婉,没用的,让阿姨不必费心了。”

这么几年来,我不是没有找人问过,道士、法师、高僧……甚至心理医生,我都看过不少了,可是,没有人能真正地帮我摆脱。

那些所谓的道士高僧,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或许是我前世放不下的一段执念;

而医生更是离谱,说我或许是电视剧看多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呵呵,反正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