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婚意不复

楚心言蹑手蹑脚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脸上滚烫,用力拉了拉身上的性感睡衣,这还是她第一次做出这么让她觉得羞耻的事。

今天,她一定要和万山成为真正的夫妻!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婆婆王春荣下午说的那些话,心里的勇气又足了一些。

“听说老王儿媳妇怀孕了,这才结婚两个月,人家儿媳妇就怀上了,怎么有的人一年都怀不上?要是有问题,可趁早离开,别耽误我们家……”

楚心言闭上眼,双手用力地握成拳头,深呼吸一口气,这一次,一定可以的。

睁开眼,看见万山正在床上看着手机,她悄悄地走上前去,胸口紧紧地贴着万山,在他耳边轻声说:“老公,今天晚上不如我们……”

两人结婚一年,万山从来没有碰过她。

两人是大学同学,曾经在楚心言实习期间发高烧没人照顾的时候,是万山大半夜背着她去了医院。万山对她的好,让她大学一毕业,楚心言便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出身农村,家境不好的万山。

最终楚心言的父母抵不过楚心言的固执,掏钱让这对小夫妻在港城买了房,也算是安了家。

万山没想到楚心言会突然间出现,急忙忙地将手机锁了屏幕,脸上的神色有些紧张。

当他看到楚心言身上的性感睡衣时,眉头一皱,伸手在两人之间隔开一段距离:“心言,你这是什么回事?这衣服哪来的?”

万山不耐烦的眼神,顿时让楚心言心头一冷,可还是硬着头皮:“老公,你看妈也催着要抱孙子了,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

“一年了怎么了?你这个样子很轻浮你知道吗?我以前认识的楚心言是大家闺秀,从来不像现在的你这样。你到底跟谁学的这一套,是不是乔楚楚告诉你的?”

万山直接从被窝里站了起来,背对着楚心言开始将衣服穿上:“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反省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撂下这么一句话后,万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他身影消失的时候,房门摇晃发出“吱呀”的声响,仿佛在嘲笑着楚心言一般。

她赤裸着双脚想要从床上爬起来追出去,双腿被被子给绊住,“砰”地一声,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王春荣听到了隔壁房间里的动静,急匆匆披着外套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当看到倒在地上的楚心言时,眉头狠狠一拧,脸色十分难看:“你们家的家教就是这样吗?还是城里人呢,你这个样子要是你爹妈看见了,恐怕都没脸见人!”

王春荣厌恶的眼神,让楚心言眼神一暗,她想要开口解释,可是等不及开口,王春荣已经转身离开。

“不会生孩子还整天作妖,真不知道娶来干嘛?”

王春荣的声音消散在空气中,钻心的疼痛传来,楚心言低头看了一眼,脚踝处迅速地肿起。

她挪动着身体,每挪动半分,脚踝处的疼痛便再次传来半分。她看着身上精心准备的蕾丝裙,用力紧紧地攥着,最后也只能无力地松开手。

……

第二天一大早,楚心言睁开红肿的双眼,看着头顶一片白色的天花板。

昨天晚上她一夜没睡,除了脚踝上的疼痛,还有心里的痛。

她翻来覆去地在想,万山这样对,到底是对她珍惜,还是……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了一眼手机,是万山的短信,上面只有寥寥几个字。

“昨天晚上是我不好,今天天气冷,记得多穿点。”

一如万山平时关心的口吻,这样的短信让她再次陷入了一种错觉,其实万山是在乎她的,只是可能……最近太累,对吗?

收拾好心情,洗漱好上班,楚心言来到了公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