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

离婚七年后,沈夕莞再一次被萧墨抵到了墙上。

男人灼热气息喷吐到她的耳际:“沈夕莞,你知不知道在你离开的这七年里,我有多想念你……躺在我身下娇喘连连的样子?”

酒店的客房里,只开着一盏橙黄色的床头灯,他的脸,只有一半在明亮中,嘴角勾起,带着轻佻的邪魅,而隐藏在昏暗中的另一半,却似乎是冰冷的嘲讽和阴狠!

沈夕莞的心,一瞬间疼的无法呼吸。

她的血液里仍流淌着对他无法割舍的深爱,可他对她唯一的想念,竟是如此的不堪?

“萧墨!”

仿佛隔了好几个世界,她喊他的名字,声音里带着颤抖的凉意:“我们已经离婚很久了,请你……放开我!”

久别重逢,是她的预谋,可是真正面对他,她却打了退堂鼓。

“放开你?”萧墨讽笑了一声:“昊然说,今晚,给我找了个女人,沈夕莞,我们当初离婚的时候,你可是拿走了萧家一大笔钱,怎么,还会沦落到出来卖?”

钱?

是的,她签下离婚协议书,他给过她五千万的补偿,他当时讽刺她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势力女,那现在,是不是就该羞辱她是个不知羞耻的荡妇了?

“沈夕莞,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贱!”

果然……

曾与这个男人结婚三年,他的眼里和心里从来就没有过她。

她不过凭着自己的一腔爱意,苦苦守着那个冰冷的家,直到,她的父亲被查出肺癌。

她向他借钱,他不给,却递过来一纸离婚协议书,她苦痛的挣扎后,无力的签字,从此,他永远自由,她远走异国他乡,一别,七年。

“既然都已经是和不知道多少个男人做过的烂货了!那就再多和我做一次!”

无情而残忍的语言像一把无形的刀子,将沈夕莞刺得鲜血淋漓。

他却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拖到里面的床上推到,她还没有从天旋地转的疼痛中反应过来,他高大的身体已经强 压了下来,带着酒味的嘴恶狠狠的吻上她的。

他的舌头轻车熟路的钻进她的嘴里,抢走她所有的空气,与她唇舌纠缠,是他一贯的强势。

她瞪圆了眼睛,用力的推他,一双手却都被他抓住,禁锢到她的头顶!

她和他之间,没有爱,却有性,他们之间,曾那么契合,他清楚的知道她所有的反应……

布料的破碎声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沈夕莞猛的将头往旁边一转,嘴巴得了空,喘 息着说:“萧墨,你做可以,别撕我衣服!”她的眼里一片悲哀,她知道自己抗拒不了萧墨,从来都抗拒不了……

于是,她狠下心来,准备将计划中的事情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