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佳人忘平生

“大胆奴婢?不想活了吗?竟然敢碰本宫。”

这是姚舒颜睁开眼睛说的第一句话,使得正要为她检查的护士为之一愣。

姚舒颜秀眉微蹙,狐疑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四周白花花一片,亮的她睁不开眼。

护士小姐收回手,局促地向后退了一步,耐心解释说:“姚小姐,我只是想要给你测测血压。”

“本宫最讨厌有人靠近,赶紧走,不然……”姚舒颜仰着下巴,眼神很是犀利。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小护士有些无奈,怎么姚小姐死里逃生之后还复古了,说出来的话都如此奇怪,一定是古装戏看多了。

院长说的对,姚二小姐伤到脑袋,就算是醒过来也可能变成傻子。

“不是,姚小姐,我……”

“你烦不烦,赶紧走。”

姚舒颜感觉全身都痛,连带着心情也不好。这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还啰里啰嗦,不知道皇兄从哪里找来的婢女。

“姚舒颜,你什么态度,醒来就要找事是吗?”

一道冰冷的男声传进来,姚舒颜和护士都吓了一跳,目光齐刷刷投过去。

小护士看到传闻中的翰星集团的总裁程浩轩低下头,脸蛋红扑扑的,一头小鹿在心里乱撞。

程浩轩瞥她一眼,又看向床上的姚舒颜。“你先出去吧。”

小护士猜到说的是自己,赶紧放下药,捂着脸向外跑走出去。

“你谁啊?敢对本公主大不敬,该当何罪?”

姚舒颜挣扎着坐起来,面带怒气瞪着面前的男人,抱手环胸,鼻孔朝天,脸上写着不要惹我四个大字。

“你不认识我?”程浩轩挑起一边眉头,惊讶地问道。

姚舒颜哼了一声,呲呲牙。“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又是怎么来的医院?”

姚舒颜眨眨眼,这才低头沉思起来。

不对啊,她不是,不是战死在……

天呐,姚舒颜的眼睛瞬间瞪大,左右看了看,陌生的环境,还有面前的人,奇怪的装束。她摸摸自己的脸,双手举到面前时,心突突直跳。

不是她的手,她十分确定。

吞了吞口水,姚舒颜迅速镇定,以最快的速度梳理整件事,得出一个结论。

她死了又活了,只是变成了另一个人,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我是谁?你又是我的什么人?”姚舒颜冷着脸,紧张地问出心中的疑问。

一阵无语,程浩轩单手扶额,按响床头的呼铃,还是医生来解决这件事吧。

“程总,二小姐昏迷半年,身体已经无碍。她如今这种状况应该是头部受到撞击,导致的失忆现象。手术过程中二小姐曾出现较长时间的呼吸中断,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恢复记忆需要时间,多让她接触一点过去的事可以快一点。”

杨院长摘掉口罩,公事公办地说道:“另外,她现在脑海一片空白,智力也可能退化。”

就算是接触本公主也想不起来,姚舒颜暗自撇嘴,他们的话她不是很明白,但是既然活下来就要珍惜。

按这人所说,她可以有正当的理由不知道以前的事,也算是误打误撞。

程浩轩微微点头,紧皱的眉峰总算是舒缓一些。“嗯,我可以带她出院吗?”

杨院长笑着点头,“可以,以后每个月来复查一次就好。我给二小姐开点药,记得按时服用。”

“好。”

杨院长带着一群人呼啦啦而去,姚舒颜的耳边总算是清静下来,她盘坐在床上,琢磨着以后该怎么办。

“你叫姚舒颜,我是你的监护人程浩轩,你可以叫我轩哥哥。换好衣服我们回家,你姐姐已经担心你许久了。”

程浩轩,监护人?听不懂。

姚舒颜仔细打量着他,发现这人长得倒是不错,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别看了,你失忆了也好,以后不能再惹事,我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每天给你处理烂摊子。”

“哦。”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姚小公主感觉自己呼风唤雨的时代即将过去,只好乖乖听话。

程浩轩满意地勾起嘴角,抬手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这丫头总算是懂点事了。

姚舒颜拿着衣服走向浴室,看着奇怪的门不知道怎么开。程浩轩颇为无语,不会是因为一次事故连自理能力都没有了吧。

他浅叹一声,起身走过去帮她打开门,“记住了吗?”

“记住了。”

“换衣服。”

姚舒颜眨巴着大眼睛,应了一声走进浴室,走进去差点跌倒。里面的东西她完全不认识,地面很滑。还有一面大镜子,清楚地映着她稚嫩的面庞。

一切都是真的,她变成另一个人,借尸还魂。

半个小时后,姚舒颜还是没有出来,外面的程浩轩感觉奇怪,担心她出什么事,敲了几下门,可惜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直接开门而入,却看到令他崩溃的一幕,嘴角抽个不停。

“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