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来袭:爹地是个妻管严

“弯弯,我看新闻说,你爸涉嫌漏税贪污让公安局的人抓走了!”

电话还没听完,岳弯弯握方向盘的手一抖,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的手机也滑了下去,刚低头没来得及捡手机,一辆黑色轿车突然从公路那边逆行驶来.迎面开来的车很亮,灯光刺眼。

岳弯弯反应过来,立即转动方向盘,猛踩刹车。

“磅!”

车头相撞,一声巨响划破这片漆黑的夜。

由于惯性,她的身子狠狠往后一撞,撞得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

瞳孔一下子放大,所有的意识和反应都在一瞬间抽空,失魂落魄间,她隐约看到前面那辆黑色轿车,被她撞得滑出了好一段路。

呼吸,猛然一滞。

她吓得说不出话来,胸口噗通噗通的跳,她是不是撞到人了?

稍微动了动,全身传来一股酸痛的感觉。

那刚才被她撞到的人呢?

岳弯弯忍着酸痛,双手哆哆嗦嗦的打开车门,三两步跑了过去,看见那辆车的车身已经凹陷进去。

她靠近轿车,手用力拍打车门,焦急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没有回应,车窗是特殊玻璃看不到里面,她浑身发抖,跑回去拿手机打120,按了几下开机键都是黑屏,情急之下举起手机猛砸车窗。

玻璃还没碎,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车子里面终于传出一道清寒的男音:“滚!”

滚?

她倒是想滚啊,可这把人撞了就跑等于逃逸,再说这深夜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这人的车又撞成这样,要怎么回去?

“先生,你先把车门打开,我确认你没事就走。”把人丢在这里,她于心不忍。

而且,这车头都被她撞成这样了,人能没事吗?

车里一片漆黑,程予琛微眯着眼,额头上全是汗,呼吸越来越急促,俊容上浮现诡异的潮红。

聒噪!

男人额角青筋爆发,忍住即将爆发的火浪,车窗摇下一点,声音带着忍耐的暗哑:“大姐,我好得很,麻烦你滚远点,好吗?”

大姐?

岳弯弯被这个称呼雷得外焦里嫩,她才二十岁好吗……等等!怎么有血腥味?而且很浓烈。

“先生你受伤了?你把门打开,坐我的车,我马上送你去医——”话还没说完,一只结实的手臂从车门伸出来,猛地拽住她往车里面拖去。

开门、拖拽、关门!

电光火石间,一道挺拔健硕的身躯把她压在椅座上,刺鼻的血腥味混着酒味扑面而来,岳弯弯惊恐的挣扎反抗,尖叫怒喊:“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男人的脸隐在黑暗中,看不清面目,但依旧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的森寒冷冽的气息。

“我让你滚,是你自己要留下来的。”男人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送上门的小肥羊。

小肥羊面条泪:“我这就滚,这就滚,你先起来,我滚得远远的……”

岳弯弯身体抖如筛糠,心里悔得恨不能把自己掐死。让你作死抄近路!让你作死撞人了!让你作死还不滚!

“闭嘴!不想死就回答我的问题。”

男人音色低沉,呼出来的火热气息喷在她脸上,他烦躁的把她压在身下,双腿顶住她的膝盖,手在女人身上胡乱摸了一会,比他预想中还有稚嫩的身体,一股清淡的柠檬味的气息在他鼻尖萦绕,很好闻。

喉头,火热难受地滚动了几下。

“结婚没?”

岳弯弯正奋力挣扎,闻言下意识就应了句“没有”。

接着男人又冷冷问她:“有男人没?”

问的都什么鬼问题!

“求求你放开我,我送你去医院,我给你赔偿道歉。”她的力气不是男人的对手,挣扎也是枉然。

男人当她否定了,既然都没有,那就给他吧!

“撕拉”一声,上衣破碎,岳弯弯骤然感到胸前一凉,后面的话没能喊出来,红唇就被一个冰凉饱满的唇瓣堵住了。

男人的吻疯狂掳掠,攻略城池般啃噬、吸咬、吞咽……

“放开我!”

“给我!”清冽凉薄的语气,霸道蛮横,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在岳弯弯惊叫瞬间,身上衣服被他强制褪尽。

蛮力粗暴的分开,她的两条白皙如玉、匀称修长的腿,紧接着,狠狠贯穿直入。

身体,骤然被一股撕裂的剧痛攫住。

求救的声音都卡在喉咙里,岳弯弯瞪大眼珠子,眼角泪水簌簌落下。

夜色晦暗,男人深邃墨黑的瞳孔,像深不见底的深渊,在占有了女人的美好后,终于缓解了身体的某些痛苦,理智渐渐恢复,低头看着在他身下挣扎扭动的女人。

他能感受到她的疼,动作情不自禁温柔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