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厚爱,冷情总裁你滚开!

“请在场的亲朋好友为这对新人祝福,接下来,请新人交换对戒!”

证婚人带有磁性的声音在施洛涵耳边炸响,她双手颤了颤,看了一眼花童端上来盛放戒指的托盘,微微颔首。

今天是施洛涵和杜毅结婚的日子,一个是施家的女儿,出落得水灵漂亮,还是医院里面出了名的外科医生,而新郎杜毅更是杜氏集团下一任的接任人之一,英俊挺拔。

男才女貌,合适得很,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新娘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十分黯然。

“等等!!”人群里突然响起了一了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施洛涵心中一喜,循着声音看去,果然看见了一身正装的杜锦延。

杜锦延举起右手,信步走到前方,剑眉微皱,一本正经的说道:“古往今来,交换戒指时,最重要的就是誓词。这桩婚事是父母做主的,如果没有誓词,是不是显示我们小辈的不服从?这一步不能省。”

施洛涵眼中的光芒瞬间熄灭。

真是可笑。她还以为他会后悔,会反对——是她太可笑了,

他可以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还胡扯什么誓词,真的太好笑了。

到场的不少人都是A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想要在杜家换届之前,来探探风声,看到底杜家的这几个儿子里面到底谁能够拔得头筹,获得下一任杜氏总裁的位置。

现在看到这一幕,纷纷议论起来。

施洛涵不敢把自己内心的失望表现得太明显,于是牵起杜毅的手,努力挤出笑容说道:“我们跟着规矩走吧。”

杜毅有些讶异,那张温润和气的脸上滑过一丝愁云,再看向施洛涵时郑重其事的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委屈你了。”

之前誓言这一块,就是被杜毅取消的。杜毅心里一直哽着一根刺,那便是他心心念念喜欢了这么久的女人,在此之前,居然是杜锦延的女朋友。

所以杜毅一直就担心,如果在婚礼上施洛涵说不出“我愿意”三个字,这场婚礼是不是就会如同儿戏一样,闹成笑话。

杜锦延盯着两人,煽风点火道:“婚礼上宣誓天长地久相伴一生可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让我们大家为新人祝福。”

掌声响起来,施洛涵一扭头就看到在人群中站着的杜锦延,他的样貌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和以前一样俊朗帅气,可那颗心,似乎成了黑的。

真绝情!他为什要来?为什么要眼睁睁地看着她跟别的男人结婚,还要亲口祝福?

两人跟着司仪念了誓词,司仪先问了杜毅,再问的施洛涵。

“施洛涵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杜毅先生为妻?贫苦相持祸福相依,不离不弃?”

“我愿意。”施洛涵强迫自己不要不再去想杜锦延误,声音坚定决绝。

杜毅的眼睛里瞬间就升起了一团光,他大喜过望的牵过施洛涵的手,把钻戒戴到了她右手的无名指上。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杜锦延神色淡然,一只手却藏在衣袖里偷偷握成拳,又缓缓松开。

分明就是他自己把施洛涵给拱手送人的,怪不得任何人。

施洛涵看着眼前认真给自己戴上戒指的男人,心里一阵苦涩。杜毅优秀又温良,怎么看都是个不错的男人,可偏偏不是她喜欢的那个人。

可能只是因为施洛涵曾经认定了,她是会嫁给杜锦延的,事与愿违,这一场婚礼上,杜锦延只是观众。

施洛涵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凄美至极。

等到她回过神,证婚人就在一旁说道:“接到新娘捧花的人,就是下一场婚礼的主人,姑娘们加油抢啊!”

手中的捧花被高高抛起,施洛涵仰头看着那花束落在空中洒落的花瓣,露出贝齿笑了起来。

“我抢到了,锦延,你看我抢到花束了!”施海妍在一群人中央大笑起来,高高举起那一束粉色的玫瑰花,昂起精致的小脸露出幸福的神色。

杜锦延听到她的喊话,果真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宠溺的为她把散乱在两侧的头发放在耳后去,宠溺的说道:“好,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要开始准备婚礼了?”

这话声音不算大,却也足够让周边人都听到了。

有人起哄说杜锦延大婚,肯定也来捧场。一群人又找到了新的话题,谈开了。

施洛涵看着这一幕,如果是几天前,她肯定上去质问杜锦延为什么这么做,可没过几天,一切都变了。

一夕之间,施洛涵就从杜锦延的女朋友摇身一变,成为他的大嫂。

而他,也跟自己的好妹妹出双入对。

真是讽刺极了,荒诞得跟一场梦一样。

“杜毅,你为什么要娶我回来,你明知道……”施洛涵看着杜锦延跟施海妍亲密的互动,话说到一半,喉咙却哽咽起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涵涵,其实杜锦延他真实的身份,是杜家的私生子。”杜毅注意到了施洛涵眼中的情绪,虽然没有拆穿,却把这个事实告诉了她。

“所以你们杜家内斗,就要把我牵扯进来吗?不过也好,我也算是看清了一件事情,于他而言,我不过是个可以随时放弃的女朋友,比不得你们杜家的权势金钱。能让我认清这一点,挺好。”

施洛涵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一时间傻在原地,目光怔忪地看着不远处亲昵的杜锦延和施海妍,心里像是被细密的针尖扎遍,痛得她无法呼吸。

杜毅心疼她,把施洛涵轻轻的揽入怀中,拍着她洁白纤瘦的背。

施洛涵一想到往后在杜家,要和杜锦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要开始承认,她已经成为了杜锦延的嫂子,就不禁觉得好笑。

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施洛涵已经不想去追究了,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反正也是回不了头了。

施洛涵推开杜毅的怀抱,轻声道:“今天忙了一天了,我有点累了,我想先回房休息一下。”

提起碍手碍脚的婚纱,施洛涵就朝着酒店的方向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