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村医

“那村上不是有医生嘛,让他们去看看不就行了。”

“峰,我是你明叔,娃儿你快起来,李庄小妮有急病,又打又闹,像是中邪了,你快来!”电话那头儿急切的说道。

“好几个医生都看过了,都给吓跑了,这不是没有办法才找你嘛。看我的面子辛苦一趟。”

“那好吧,这就走。”我随手挂掉了的话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了。

我推开门看着飘飞的的雪花心里很是郁闷,真想不到自己这个备用号码被人呼叫了,本不想出这样的诊,可知道这个号的人都比较特别,不去不行呀!

摩托在狂舞的雪花中前进,不说是刺骨的寒风,就是那密集的雪花打得余峰睁不开眼睛,视线十分的不清。

“嘎吱,嘎吱。”摩托车开始颠簸起来,方向开始有点儿不受控制。

我心里一紧,急忙踩了一脚刹车,摩托就是一个大摆尾撂倒在了地上。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顺嘴骂起了脏字。就在他挪动脚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脚下很是不平坦,刚才那一下差点崴了脚,可眼前明明是笔直的大路,怎么可能?我顿时心里感觉不妙,就地蹲在了那里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心里在不停地盘算着,手插在自己的衣兜里。

突然,我站起身来对准一处便撒出了一把海金沙,那飘在空中的海金沙在一瞬间被我用手中的防风火机点燃。

一条火龙凭空出现在在漆黑的夜空中,海金沙燃烧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就像一串微小的爆竹点燃!

“啊~~”一声凄厉叫声的划破了夜空,在火光消失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的鬼影一闪而逝!

天地又恢复了宁静,除了簌簌的落雪声再无一点动静。

在手机屏幕微弱的亮光下,我看清了周围的景象,那里还有平坦的大路,这里早已离开了大路,这里是,这里分明是一块早已撂荒的田地,只有一些稍高一点的杂草露出了积雪,跟了自己多年的摩托就躺在地边,再有两步便会掉进几丈深的悬崖下。

我当时就吓出一身冷汗!

“该死的鬼打墙,差点儿害了老子!”

雪越下越大,雪花在大灯的照耀下形成一条明亮的的白柱。

“呦呵,真热闹,又来一个黄毛小子,哈哈哈!”我还未进屋就听见一个变了腔调的女子声音,似乎十分的张狂。

“大侄子,你可到了,快进屋看看吧。”明叔听到摩托声赶忙出门迎接。

“咋回事?给我说说。”

“孩子他小姨从九点多就开始不正常了,几个人都按不住,周围的医生都没办法,给她打过镇静的针,药效一过还是老样子。”

“咋不去医院?”

“别提了,咱这里离县城太远了,还下着雪,救护车根本就来不了,正好有一个医院的医生是亲戚,他前半夜也来看过,说是去医院恐怕也不好医治,弄不好要进精神病医院。这不,我就让你来看看。”明叔简单的说了一下,便将我带进了屋里招呼我坐下。

“妮娃儿,你是个好人,你等着我,我去看看你!”

我刚坐下,就听李小妮扯着喉咙在大喊大叫,我不明就里问明叔道:“明叔,妮娃是谁?”

“妮娃是这村上的一个妇人,和她小姨岁数差不多,得了癌症死了不到一月,是不是她缠着她小姨?”

“不好说,看看才知道。”

里屋的门是反锁着的,在我的要求下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屋里几个壮汉见状都站起身来,生怕她从屋里突然窜出来。

门打开后,出乎大家的意料,李小妮并没有挣扎着往外冲,而是很平稳的坐在床沿上不再言语。只见她头发散乱脸色铁青得吓人,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是单薄的弱女子,在这样的氛围下让人感觉到脊背直冒凉气!

“你是谁?”我走到她的近前厉声问道。

“哼,我就是我,大老远跑来了不过也是一个毛没长全的臭小子,喝杯茶走吧!”李小妮出言很是不客气!

“你到底说不说?我可不想和你废话!”

“就是不说!”

“我有办法知道你是谁!”我说完顺手抓起她的一只手在她的中指上寻找脉搏。

“你放开我,臭小子,我和你没完!”与此同时李小妮奋力挣扎,她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几乎脱手!好在我从小也练过,才算是勉强压制住她!

“哼!今天你只要不把我弄死,早晚我饶不了你!”李小妮疯狂的喊叫着。

“哼!今天怨不得我,只怨你贪心不足,现在我们就来个了断!”我毫不客气的回道。

银针就在这时刺入了李小妮的手指!

“啊,你扎我!你……”李小妮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我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终止我的动作,一连十针落下!

李小妮原本狰狞的面孔逐渐恢复了正常,此时展现出了年轻少妇应有的恬美,在暴虐的眼神消失的那一瞬间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不甘与恨意!

李小妮向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我离开了里屋来到了客厅端起一杯沏好的茶细细的品味起来,我不急着走,我知道,今晚的事情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哈哈,我又回来了,今天我一定要去看看妮娃,你们都给老子滚!”李小妮狂野的话又一次响起,虽然有些虚弱,但依旧霸气十足!

“哼!不知悔改是不是?我刚才只扎你十针,原本手下留情,看来你是要逼我下狠招了!”我闪身来到李小妮身边恶狠狠的说道。

“你别扎了,我走,我走,只是我不甘!”李小妮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走了就好,实话告诉你,我学的可是七十二神针,我有的是办法治你,大冷的天不要让我再来第二次,否则有你受的!”我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此时更是恨得牙根痒痒,发下了狠话!

“明叔,这庄上的土地庙在那里?”李小妮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我见状知道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必要,就开口问道。

“土地庙就在村南边的路边,问这干啥?”明叔奇怪的问道。

“没事,只是随便问问,我要回去了!”我回答着,可心里又有一番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