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不负伤离人

“不……不要。”倾城一双眸子里充满了恐惧,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负离,不停地往后退。

“我求你了,孩子已经6个月了,等孩子出生以后,我一定会给黎若一个肾的。”倾城带着哀求的语气说着。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凌乱地贴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之上。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停地哀求着,哭得竭尽全力、痛不欲生……

眼前的男人像是没有心一般,没有丝毫的怜惜。

“倾城,你该死!”

“你觉得你配给我生孩子吗?若不是我心软留下你,你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负离,难道我做的一切,我和孩子两个人,都比不上她黎若一个人吗?就比不上她黎若在你身边的几个月吗?”

倾城看着负离,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不再哀求。

负离从来没有见过倾城这副模样,可是这却不影响他的决定。

负离看着倾城,眼底尽是冰冷,看着倾城拽着他手臂的那只手,厌恶极了。

他一把把她摔开,傲然凌视着墙角狼狈不堪的倾城,“若不是你不知死活地去招惹黎若,她至于会这样躺在医院吗?嗯?倾城,你这样恶毒的女人,你以为用孩子就能让你留在我身边?收起你的小把戏,看多了,让人厌恶。”

倾城听着他的话,猛然摇头,“不……不,我没有,是黎若,是黎若她自己……”

“住口!”话还未说完,便被负离打断了。

他眼底充满了愤怒,一把捏住了倾城的下巴,手上的力道大得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一般,“贱人,谁给你的胆量,让你这样对待你的恩人的?若不是黎若为你说情,你觉得你和你肚子里的这颗肉球能够活下来吗?

黎若她性格单纯,你不招惹她,她会主动把你我怎么样吗?嗯?”

“呵,恩人?她也配?”

“负离,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却比不上黎若她在你身边的两年?我阴险毒辣?真正阴险毒辣、下贱龌龊的,是你那白月光黎若。”

“啪——”

清脆的耳光响起,在医院的过道里显得格外清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消失在这耳光里。

倾城狼狈地靠在角落里,脸上火辣辣的疼,浮肿一片,脸上的秀发凌乱,却遮掩不了那道五指印。

心,好疼,真的好疼。

疼得让她窒息,像是突然掉入了一个冰窟里一般,让她瑟瑟发抖,双手的指甲嵌入肉里,渗出血来,可她依然不觉得疼,因为这样的疼,比不上她心里的十分之一。

她高傲地仰起头,让泪水退回眼眶里,她不能哭,绝对不能,她是那个坚强得像个小怪兽一样的倾城,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哭,怎么可以让他看笑话。

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便被负离的两个手下控制住了。

她挣扎着甩开,大吼道:“滚开,别碰我。”

“我不会走,也走不了。”

她走到负离身旁,看着负离,一双眼眸里充满了讽刺。

“负离,我为了你,众叛亲离,我为了你,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我为了你,害死了我最好的闺蜜,哈哈……白依说过,我会得到报应的,也许这就是报应吧。”

她低下头,看着那凸起的小腹,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宝宝,你不要害怕,我们勇敢一点,拖着那个女人和这样害我们的人,一起下地狱,好不好?”

“啪——”

负离看着她,重重地甩了一耳光,承载了他所有的力气。

她嘴角被血色染红,却没有处理一下,淡然地看着负离,还是那样诡异地笑着,让人害怕。

负离看了她一眼,手掌传来一阵北戒尺打过的疼,心里有些慌乱,可他却没有做些什么。

“我告诉你,你少给我在这里装腔作势的,这样我我就能可怜你?你可别忘了,黎若还躺在这医院里。”

倾城没有再说些什么,眼底是遮掩不住的失望,她转身离开,两行温热的液体,从眼里滑落,朝着手术室的方向走去。

她以为她不会再流泪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不是应该早就麻木了吗?

罢了,负离,最后一次,再允许自己最后一次为你流泪。

手术室的门被关上了,负离轻抬手臂,他不明白自己的这个动作是代表着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倾城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倾城躺在手术台上,什么也没有说,她感受着手臂里被注射的冰冷的液体,让她浑身冰冷,她抬手摸了摸小腹。

意识慢慢地模糊,她便犹如刀俎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她要死了吧,这样也好,这样长睡不起,便也就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