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许不了你一生

叶安安醒来时,躺在杂物间的小床上。

陆时铭说她就只配睡在这种阴暗狭小的房间,暖气不热,连被子都是潮的,盖在身上,一点也不暖和。

幸好她身上已经不是穿的浴衣了,而是厚实的睡衣。

叶安安蜷紧身体,无力的闭上眼睛,脑袋又晕又沉,额头也是一片滚烫,她在发高烧。

嘴唇也干涸破皮,她很想喝点热水,可身体又十分乏力,她起不来,也不想离开这被窝。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高跟鞋的声音,传进来。

叶安安勉强睁开眼睛,看清来人后,刚暖和的身体,瞬间变凉。

进来的人,是沈沐雪,陆时铭的青梅竹马以及现任女友。

“叶安安,都已经十二点了,你怎么还不起床去照顾伯母?”

陆夫人成为不死不活的植物人后,清理身体,活动血脉这样的事情,全是叶安安在一手照顾。

但现在,她病得很严重。

“我……”她哑着嗓音想要解释。

但沈沐雪根本不等她说完,直接掀开她的被子。

冷空气瞬间钻进来,叶安安冻得浑身颤抖。

“叶安安,你想偷懒吗?”沈沐雪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床上拽起来,“伯母还在医院等你去赎罪呢!你敢不去?”

“我生病了……”头皮被扯得生疼,叶安安想要挣扎,可手臂酸软,她根本挣脱不开。

“生病了也要去!”沈沐雪用指甲狠狠掐住她的腰肉,“叶安安,这可是时铭的意思!你知道昨晚你快被冻死的时候,他说了句什么吗?”

叶安安摇头,她不想听沈沐雪后面的话。

“他说,要把你丢进花园的湖里,别死在门口,让他家晦气!”

沈沐雪还是将后面这些像是尖刀一样伤人的话,说了出来。

“是我向时铭求的情,他才肯让你回来的!叶安安,我可不想让你这么死了,我要你活着被我践踏,侮辱!”沈沐雪字字狠毒,漂亮的脸蛋阴狠得扭曲,“我要你知道,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像一条狗那样,卑微的活在我的脚底下!”

从陆夫人出事后,沈沐雪成为陆时铭的女友开始,这个女人,就想尽了各种阴损办法,虐待叶安安。

叶安安实在是忍不过,狠狠将她一把推开。

沈沐雪穿着高跟鞋,没站稳,一屁股摔在地板上。

“你敢打我?”沈沐雪不敢相信。

“沈沐雪,你别欺人太甚!我不会一直忍你!”

这时,外面忽然又响起脚步声,是陆时铭来了。

沈沐雪立即换上一张受尽欺辱的哭泣脸,捂着脚腕哭道:“安安,我只是关心你怎么到中午了还不起床,你要是不欢迎,我走就是,不要推我……”

“叶安安,你又在欺负沐雪?”陆时铭一步跨进房间里,将沈沐雪扶进怀里。

沈沐雪楚楚可怜的蜷缩在陆时铭怀里:“时铭,我脚腕好疼……”

她脚腕上明明什么伤痕也没有,但陆时铭仍旧怒火冲天。

“叶安安,我昨晚就不该让你进来!”他黑沉的眸子,阴鹜的盯着叶安安,“你这样狠毒的女人,就应该被活活冻死!”

心脏,狠狠的疼着。

叶安安无力的垂下了睫毛。

发烧让她的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了,意识昏昏沉沉,好似踩在海面上,漂浮不定。

“陆时铭,我明明这么爱你,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疾病让她变得更加脆弱,眼泪落下,她哑声问,“不信任我,折磨我,骂我下贱……陆时铭,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的命?”

她含着眼泪,平静却又绝望的看着陆时铭。

“是不是,一定要逼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