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闲妻

“思凡,这里看起来好像很贵的样子,你……还好吧?”

沐思凡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若不是因为那个让她心死的男人,她也不会想要来这种高级会所。看着豪华的设施,贵气的装修,里面的每一间装修都能赶上她一年的工资了,沐思凡顿时有些迷茫。

梁小荣定定的看着沐思凡,等着她说话。沐思凡看着拿在梁小荣手中的菜单,想想自己身上的资产,那原本是用来度蜜月的,现在却因为男友的背叛而……

“还行吧,看看什么适合就喝什么吧?”

沐思凡无力地说道,可是口气中的不舍不言而喻,梁小荣也知道沐思凡的情况,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不太喜欢奢侈铺张,这次要不是托了沐思凡的男朋友,她恐怕死也不会相信她会来这种地方,估计这次是真的死心了,毕竟像沐思凡这种长相平平,家世平平的宅女型女人,能把自己嫁出去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这种情况……

梁小荣笑了笑没说什么,随便点了几瓶普通酒两人便喝了起来。

沐思凡漫不经心的喝着,头脑中全是男友和另一个女人在街头热吻的情景,想着以前两人的好,如今化为乌有,沐思凡不禁悲从中来,扬头大口的喝了起来。

梁小荣皱着眉头看她,想要劝她突然包里的手机不适时的响了起来,低头一看竟是公司的电话,不放心的看了看沐思凡,走出去接了电话。

沐思凡扬头大口的喝着,放佛此刻只有酒精的力量才能麻醉自己,让心不要这么痛。

正当沐思凡放纵着喝着酒,梁小荣跑了进来,看着已经有些醉意的沐思凡不放心的说道:“思凡,公司出了点事情要我回去,我……”

看着此刻的沐思凡,下面的话梁小荣无法开口,沐思凡自然之道梁小荣的意思,知道她担心自己,可是自己怎么能这么自私,人家还有自己的事情,凭什么为了那个男人伤了自己还要耽误了朋友的事情,于是无所谓的摆摆手。

“放心,我没事,你快去吧!”

听到沐思凡这么说,梁小荣还是不放心,沐思凡突然在站起来搂着她,豪气地说道:“真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能跑能跳,不用担心我的,我玩够了自己会回去的。”

梁小荣看着沐思凡在自己面前摆了几个怪异的姿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虽然有些担心,可是公司的事情要紧,还是不安的离开了。

梁小荣离开后沐思凡显得更没事做,喝酒像打发时间一样,不一会儿就已经醉的不行,摇摇晃晃的走在会所的走道上,时不时的还撞到人。

“对不起,对不起……”沐思凡已经彻底的醉了,连道歉的话都说的含糊不清,刚转过身,“砰”一声倒在一个厚实的胸膛上。

沐思凡微微仰头看向来人,眼神有些迷茫,但又似乎有些看不清的东西在闪烁,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人,像从画中走出的人,高高的个子,额前的几缕碎发让他如此邪魅,薄唇微微上扬,显得如此狂傲又不失贵气。

沐思凡迷茫的看着,直觉眼前一黑,整的人倒了下去。

鹰沐天低头看着怀中醉得不轻的女人,本想放下不管,可是此刻的自己根本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在这之前他刚刚被另一个女人下了迷药,如今解药……

对于主动送上门来的,而又在这种特殊的时候,鹰沐天当然不能错过,凉唇轻笑,拦腰便将沐思凡抱进他的专人私人包厢。

沐思凡直觉到自己身上一阵燥热,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其他,她被这种热量给燃烧的想要挣脱,嫩白的小手不自觉挥舞起来。

鹰沐天放下沐思凡便欺身压下,这女人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淡淡的清香,让人迷醉,正当他痴迷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时,这女人的手竟然不安分起来,勾住了他的脖子。

鹰沐天轻笑,“想要吗?”

鹰沐天凑在沐思凡的耳边极其温柔的说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沐思凡的耳朵,痒痒的,却又有种无法言语的感觉,酥酥麻麻的,想要挣开,却又如此诱惑。

此刻的沐思凡只感觉全身燥热,而与自己如此贴近的鹰沐天亦如此,沐思凡被这种热量给弄得白皙的小脸上全是红晕,如同春天盛开的桃花,如此可爱。

沐思凡再也受不了这种几近燃烧的热量,突然想要推开身上的人,不安分的手却总是在鹰沐天的敏感处徘徊,弄得他无所适从,恨不得立刻将这块甜心吃下。

“女人,想要就安分点。”鹰沐天此刻所有的欲望都已经盛开,可是身下的女人总是不能安静,刚才挥舞着小手现在又不知道想干嘛,总是让他扑捉不到她的柔软。

“shit”鹰沐天忍不住骂了一句,突然变得粗暴起来,丝毫不给沐思凡反抗的机会便将她包裹在外的衣服撕破,瞬间独有的女性的弧度显露在外。

鹰沐天停下手中的动作,眯着眼认真打量身下醉得不轻的女人,虽然长相一般,可是这胸前的肌肤晶莹剔透,尤其胸前的弧度。

在她的挣扎于不安中,微微荡起,起起伏伏,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再加上身上那种淡淡的清香,让鹰沐天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了她。

“讨厌!”沐思凡只感觉自己身上有一个又烫又硬的东西一直顶着自己的小腹,让她感觉不舒服,便伸手往小腹处探去。

沐思凡这一微妙动作瞬间让鹰沐天再也无法忍受,灼热的吻如雨落般狠狠的砸在沐思凡的脸上,炙热的吻顿时让沐思凡卷入其中,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感觉到身下的女人的身子越来越柔软,鹰沐天邪魅的唇扬起一丝不可察觉的弧度,将头埋在女人的胸前,享受着她的柔软。

沐思凡在鹰沐天此起披伏的撞击中不自觉的发出微弱的呻吟,因为紧张的原因,身子微微颤抖,双手紧紧的搂住鹰沐天的脖子,而鹰沐天也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两人肆无忌惮的交缠着,直到最后一次有力的撞击,沐思凡彻底的昏睡过去,伏在她身上的鹰沐天感受着她均匀的呼吸拍打在他胸前,一种从所未有的安静让他抱着着她轻轻入睡。

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安详,鹰沐天很快的就进入梦乡。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厚重的落地窗帘打在床上,女人安静的睡着,白皙的脖颈和修长的双腿露在外面。

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透明,吹弹可破,温顺的放在床的一侧。细嫩的手臂和胸前,清晰可见的抓痕和淤青暗示这里昨晚发生的一切。

沐思凡微微翻了个身,全身的酸疼让她眉头微蹙,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像走进梦中一样,这里就像城堡,豪华富丽的不可言喻,里面住着英俊的王子,就如眼前的人一样。

沐思凡看着躺在身边的鹰沐天,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原来王子长这个样子,好帅噢。”

沐思凡说着,忍不住的伸出手想要去近距离的接触这个如同童话中的王子一样帅气的鹰沐天,就在快要触摸到鹰沐天细长的眉毛时,一只大手果断的打断这个动作。

“啊……”沐思凡吃痛的想要挣脱,这不是梦吗,怎么这种痛如此清晰。

鹰沐天睁开双眼,犀利的黑眸倒映着一个弱小而又微微颤抖的小人。

鹰沐天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似乎什么东西在沐思凡的脑中瞬间爆炸,只剩下一声尖叫回荡在鹰沐天的私人包厢里。

“你是谁?”

沐思凡紧张地问道,由于急需将自己遮掩住而没多考虑,自顾自的将自己包裹好,却再次被自己的举动吓坏。

“你混蛋,快走开啊!”

沐思凡紧张的口不择言,当这样寸缕不着的与陌生男子面对面,并且自己还主动扯掉男人身上的遮掩物,无尽的羞辱如海浪般翻滚袭来。

看着颤抖的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的沐思凡,鹰沐天突然来了兴趣,毫无遮掩的翻身将沐思凡压在身下,大手玩味儿的抚摸着沐思凡犹如苹果的脸蛋,吹弹可破的触感让他舒服极了,异常的享受这种触感。

沐思凡早已经被吓的大脑空空,再被鹰沐天突如其来的侵袭自是反抗剧烈。死死的闭着眼,伸腿就朝着鹰沐天的硬物踢去。

鹰沐天只觉好笑,这个女人太可爱了,让他更加的有兴趣逗她,从没这种感觉,原来身边换一个女人也会是另一种滋味,他很高兴,唇边的笑意更浓。

沐思凡一脚踢空了,下意识的意识到这男人的狡猾,长着这么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竟然如此次的霸道,自己的手早已被他死死的扣在身后,腰也被死死的钳制在他的身下,毫无动弹的机会。

鹰沐天看着怀中想要挣扎又无可奈何的沐思凡,本想再多逗她一会儿,可无奈这女人一直不安分的腰一直不停的扭动,一次一次的袭击着自己的敏感处,让他已经不能忍受这种挑逗。

鹰沐天完全被给沐思凡反抗的机会,唇已经覆盖住眼前的红润,沐思凡被鹰沐天死死的压在身下,感受着他炙热的吻,身体竟然莫名的有了反应。

“该死!”沐思凡暗骂自己不争气,立刻意识到这男人的危险,当他吻着自己的时候竟让她有种想要迎合的感觉。

可是现在……沐思凡来不及细想这原因,她只想逃,硬跑是绝对想不通的,这男人这么强壮,两个自己也逃不出去,正当沐思凡想着如何逃脱之时,鹰沐天的行动更进一步。

沐思凡身子微微颤抖,潜意识的告诉自己,再不逃就将要被眼前这漂亮的男人吃干抹尽。

鹰沐天似乎看出了沐思凡的想法,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笑,想在他身下逃跑的女人,从来没有。

可是这次……沐思凡不知何时已经覆在鹰沐天的身上,极度的迎合鹰沐天,让鹰沐天有种胜利的喜悦,自信的以为他已经成功的俘虏了身下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