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爱纠缠

我被公司开除了,因为用裸照借贷,那些人找到公司把照片贴的到处都是。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刚打开门,就看到客厅里散落着女人的高跟鞋,黑丝袜。

我一眼就认出,这不是我的衣服,紧接着,从卧室里飘出来一阵男女jiao床的声音,我一下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下子握紧了双拳。

别是真的——我乞求着。

因为裸贷丢了工作,已经让我快要失去一切,如果连丈夫都被别的女人抢去的话,我还怎么活下去

抓起地上的高跟鞋朝着卧室走,每走一步心都在虚,走到门口的时候,手已经开始颤抖了。

天哪!

当我看到卧室里,双人床上那缠绵的两具身体,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脱手狠狠地把高跟鞋砸在了那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上。

看到我站在门口,那女人一下子把身体钻进了被子里,而我我帅气的老公,慌忙地穿裤子的模样,滑稽又搞笑。

“老,老婆,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我……我要是不回来,还看不到这出好戏呢。”心痛顶着我的喉咙,让我发出了有史以来第二次大喊声。

疯了一般走到床前,我一把掀开了被子,老公想阻拦我,被我一耳光扇到一旁去。

我一眼就认出那个女人,是老公天天看直播的女主播,她很漂亮,眼睛很大,樱桃小嘴,开直播的时候就哥哥哥哥的叫,声音很嗲。

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裸照接待是怎么回事。

都说,给网络主播刷礼物两万才能加到微信号,出来吃一顿饭就得近十万,衣服包包,还有现金。

我的老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哪有那么多钱?

我疯了似的把床上的女人拉倒地上,像个泼妇,扇她的耳光,扯她的头发。

“林音,你住手。”付志恒过来抱着我拦我,和那个女人说,“快走啊,别让她伤到你。”

真可笑,我竟然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心疼!

付志恒抱着我,直到那个女人离开,他才松开,“你冷静一点,不要和疯婆子一样。”

我捶打着他的胸膛,已经无法冷静。

“你给我冷静。”付志恒打了我一巴掌,把我打在了床上,指着我的鼻子骂,“再敢发疯,我就和你离婚,反正借款用的是你的照片,你的身份证,到时候丢的是你的脸,也是你爸妈的脸。”

我爸妈是老师,最看重脸面,平时对我的管教也很严,结婚以前,才给我解除了晚上九点之前回家的门禁。爸爸有心脏病,要是付志恒真的这么做的话,会气死他的。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付志恒。

他平时对我很温柔,老婆老婆叫的很动听,会在情人节给我送一朵玫瑰花。

可现在,他面目狰狞可怖,恨不得把我吃掉的样子,真让我害怕,心寒。

付志恒得意洋洋的说,“林音我警告你,今天的一切你最好装没看见,不然的话,看我和不和你离婚!”

他抓着衣服离开了家。我知道,他是去找那个女人了。

付志恒,付志恒!

我气的浑身发抖,一个人在原地坐了两天,付志恒一次都没回来过。

要不是闺蜜来找我,我不知道还会坐到什么时候。

她听我说了之后,破口大骂付志恒是个混蛋,接着她让我洗了脸,把我硬拉出了这个充斥着女人香水味的家,带我去了酒吧。

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嘈杂的音乐,五色的彩灯和放纵的光景让我很不适应,要不是有闺蜜陪着,我想我一定会像个山炮。

闺蜜让我找一个男人报复他,这对我来说是比拥有一个亿还不敢想的事情。

“林音,他都用你的裸照借钱养别的女人了,你怕什么,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难道真要死守着一个付志恒?”

我确实长的漂亮,不是自夸,我是典型的东方古典美女,有一双水光潋滟的丹凤眼,珍珠般圆润的鼻子,最让我满意的是我的嘴巴,很粉嫩,像刚从桃树枝芽上冒出头的桃花瓣。曾经有人找我拍古装电视剧,但因为爸爸讨厌娱乐圈,所以拒绝了。

可即使有一个漂亮妻子,付志恒仍不满足。

我的脑海中,浮现着高利贷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公司的职员见到我的裸照指指点点满脸不屑的样子,还有付志恒的无情……

这些画面像一把把刀子,把我禁封在心中这么多年的叛逆解放出来,凭什么要我懦弱?凭什么被背叛的是我,凭什么要我的人生是个悲剧?

一杯,两杯,三杯……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迷迷糊糊的时候,依稀听到闺蜜在我耳边说,“林音,证明你魅力的时候到了,用你的美貌,征服这个他!”

我的身体被推了一把,撞在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一撞让我清醒了不少,我慌忙道歉,和那个男人保持距离。

“没关系。”

那男人说了很短的三个字,可他的声音实在太好听了,这么嘈杂的音乐,他的声音却那么独树一帜,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我想到了秋日飒飒的风,潇洒,不羁,飘逸,带着几分萧瑟的凉意。

我不自觉的抬头看他,只一眼,就被他吸引了。

他的样子,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惊为天人。我上学的时候喜欢看漫画,那里面的男主都很帅,却抵不过这个男人的万分之一。

他有一双像大海一样深幽的眼睛,洒满了星辰。一双剑眉,彰显英气的同时,也为他增添了几分多情。

他微微一笑的魔力,能够让我,心神荡漾。

酒精催生着我的勇气,我主动投进他的怀中,“先生,玩吗?”

那男人低低一笑,勾起了我的下巴,我被他吻了。

那男人的吻技很高超,舌头比一条蛇还狡猾,在我的嘴巴里疯狂的搅来搅去,我竟然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声音。

这在以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现在,我不想了,直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