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透视王

“龙阳村,我终于回来啦!”

龙阳村外,张少龙看着脚下的村庄,心中一阵激动。

五年前,他被华夏最顶级的特种部队“狼牙大队”看中,因此离开了心爱的家乡。

本以为再次回来时,会是衣锦还乡,可命运弄人,如今的自己,却是刑满释放。

摸了摸光滑的头顶,张少龙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三年前,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给自己心爱的战友报仇,他不惜违抗军令,独自潜入敌营,一夜之间杀光了对方一百二十六人。

如果不是累累的战功,或许他如今已经死在了军事法庭中。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张少龙回来了!!

顾不上思考太多,他一路疾行,没多一会,便来到了家门口。

抑制了下紧张的心情后,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妈,我回来了。”

可喊过之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推了推门,这才发现门被锁上了。

看来老妈跟妹妹不在家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后,他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

门锁没换,吱呀一声,房门便被推开了。

家中,还是四年前的老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就是这熟悉的感觉,有点让他有些泪目。

哎,这四年,看来老妈跟妹妹过的是真辛苦啊。

将包袱放在堂屋中后,他打算去地里找母亲,不过就在这时,他却是听到隔壁房间里,突然有哗啦啦的水和哼唱声传出。

有人?

张少龙一愣,旋即一脸惊喜,一定是妹妹在家。

想到这里,他蹑手蹑脚的趴在门缝里看了一眼,如果是妹妹的话,打算给她个惊喜。

只不过,这一看,他却是傻眼了。

房间中的人,哪里是妹妹啊!不过……真的很养眼啊。

房间中,一个女孩正泡在浴盆里,湿漉漉的长发和白皙的上半身都裸露在外。

天啊,这难道就是老天给自己的出狱礼么?

张少龙干干的咽了口吐沫,然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里面。

女孩年纪应该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但身材却是发育的极好。

我勒个去的,就算村里的俏寡妇王大奶,发育的也没有这么好吧?

龙阳村又叫做寡妇村,村里丧偶的寡妇极多,所以张少龙从小便十分有眼福,可以说是阅女无数。

不过即便这样,他都没见过这么大的。

干干的咽了口吐沫后,张少龙感觉体内一阵燥热,鼻血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

我擦,自己咋这么没出息啊?

意识到鼻血后,张少龙急忙低头去擦。

不过,就在这时,房间中的女孩,却是发现了外面贼兮兮的身影。

“谁!?”

伴着一声娇斥,一盆洗澡水泼了过来。

“我擦你大爷!!”

被对方泼了个透心凉,张少龙别提多郁闷了。

如果对方不是女人的话,他这个狼牙大队的兵王,早就发作了。

“你……混蛋!!”

女孩听到张少龙的辱骂后,心中更加愤怒了。

这死变.态,偷窥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张口骂人?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想到这里,她快速的套上了件衣服后,气冲冲的打开了房门:“你这个死变.态,凭什么偷窥我洗澡?”

“偷窥你洗澡?”张少龙笑了,“这是我家,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在我家洗澡呢?”

“你家?”女孩一愣,旋即嘴里发出一声冷笑:“编,使劲编,我倒是要看看公安局的人信不信你这话。”

说完,她便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我擦,这女人还来真的啊。

张少龙被吓了一跳,他虽然不怕警察,但怕麻烦啊,想到这里,他一个箭步步上前,直接夺走了女孩手中的手机。

“嘿嘿,现在不能报警了吧?”张少龙握着手机,得意说道。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女孩惊呆了,他只感觉眼前一花,手机便从手里消失了,她甚至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这家伙,不会是个惯犯吧?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想到这里,她再次打量了张少龙一眼。

魁梧,倒是挺魁梧的,可这光头是咋回事?还有这脸上的戾气?

啊……他难道是刚从监狱里逃出来,犯人?

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害怕,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不过就在这时,她却是被自己给绊倒了。

“哎,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

张少龙无语,上前一步,想要扶她。

可女孩却是彻底的误会了,双手抱头,嘴里发出了呼天抢地的尖叫声,“啊,流氓,来人抓流氓啊!!!”

我擦,这女人疯了么?

张少龙被吓了一跳,自己只是想扶她一把而已,至于么?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愣了一下后,他欺身上前,捂住了女子的嘴巴:

“别喊,我不是流氓,这里真是我家。”

不过,一切却已经都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了。

“流氓,流氓在哪呢!”

一个女孩,手持铁锹,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看到援兵,女子终于来了精神,嘴里发出一阵呜呜声,似乎在向她求救。

只是,就在她满心期待对方将自己救下的时候,只听哐当一声,女孩放下了铁锹,并且声音惊喜道:“哥,怎么是你?”

嗯?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少龙急忙转过身来。

妹妹,来人,竟是自己的妹妹。

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儿,张少龙再也顾不得其他,松开捂着女子的手,冲了过去:

“妹子~”

“哥~”

张玲儿喊了一声,兴奋的冲进张少龙的怀中。

几秒钟后,玲儿从张少龙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脸露疑惑道:“哥,你身上咋还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