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神

街边小酒馆里,靠窗的位置,坐着一老一少,年轻人叫秦歌,今年十八岁,身子有些单薄,长得虽然不是玉树临风,但挺耐看,特别是那双眼睛,给人很有灵气的感觉;而此刻,这双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街上那些来来往往的姑娘们身上,好似要把那些让人怦然心动的女子全都装进去一样。

“多亏了这个晴朗天,要不然,可看不到这么多年轻漂亮的妹子。”秦歌激动地说来,旁边满头白发的老头却是一撇嘴,说道:“这算什么?东兴城就是个边远小城,要是在太安城,那绝对是美女扎堆,什么风味的都有,清纯的,火辣的,冷艳的,高贵的,只要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你小子要是去了,肯定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真的?”

“认识这么久了,老头子什么时候骗过你?”

“白老头,我们才认识三个月而已,谁知道你有没有骗我。”

秦歌嘴上这样说来,心里却是打定主意要去太安城大饱一下眼福,这时,小二端菜上来,笑道:“秦歌,又在欣赏美女?我说你在飘香楼白天看,晚上看,还没有看够啊!”

“看什么看啊,那群姑奶奶白天在睡觉,晚上在别人怀里;再说,我整天都呆在厨房里,哪有什么功夫去看啊,倒是好不容易看到过一回,不过那卸了妆的样子差点将我吓了个……”

与此同时,前方有一辆马车,被众人簇拥着往前行来,正当秦歌要吐出嘴里的“半死”两字时,却猛然僵直当场,眼睛盯得直直,黑色的眼珠子一转也不转,手里举的酒杯也滞在空中,鼻子间却是有鲜血渗出。

因为马车侧面的窗帘被一只细腻白嫩的纤纤玉手掀起,露出了一张绝世容颜,秦歌的瞳孔瞬间放大到极致,将“半死”两字咽下,说道:“真美,那些人说的什么沉鱼落雁,什么闭月羞花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就在秦歌痴迷之时,旁边的白老头眉毛突地一挑,顿时脸色一变,转瞬间恢复正常,看着秦歌心里嘀咕道:“这小子是一块没有被发现的璞玉,精神力很强很不一般,看个女人也能集中到流鼻血的地步,倒是个召唤师的料,本来还想好好观察观察,决定要不要调教一番,只可惜,那件事发生得太不是时候了。”

想着,白老头将一块令牌塞进了秦歌的衣服里,随后,走出了小酒馆,边走边说道:“还算是个很有潜力的召唤师,给他一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把握住!”白老头塞令牌秦歌都没有反应,他走,秦歌就更不知道了。

也许是秦歌的目光太过浓烈,让白衣女子察觉到了,白衣女子将目光转移过来,并没有与秦歌四目相对交汇,却是看到秦歌端着酒,像具雕像一般站着,两个鼻孔还在冒血,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不由“噗哧”一声笑了。

看到白衣女子的笑容,秦歌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这时,白衣女子放下窗帘,马车滚滚而过,而之前一直跟随着马车旁边,骑着高大白马的公子哥儿,却停了下来,眼睛落在了秦歌身上。

“该死的土瘪三,竟然敢偷看苏小姐,高贵无比的苏小姐,是本公子心中的女神,岂是土瘪三能够偷看的?最最可恶的是,苏小姐居然对他笑了,我的女神还没有对本公子笑过,怎么能对一个土瘪三笑呢?这简直是本公子的耻辱!”

公子哥心中很不爽,他想不明白向来不假颜色的苏小姐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土瘪三露出稀少的笑容,可随后,公子哥在心中念道:“耻辱,当然就要清洗掉!”

遂即,公子哥一招手,他后面一个满头黄毛的汉子赶紧跑上前来,谄媚地说道:“王公子,您有什么吩咐?”

“把那个土瘪三给本公子虐死。”

公子哥一指秦歌,满脸无所谓的样子,好像是在说踩死一只蚂蚁似的;黄毛汉子瞬间锁定秦歌,看到秦歌瘦不啦叽的,顿时拍着胸脯说道:“王公子请放心,我屠威一定狠狠地虐死他。”

“这件办得让本公子越高兴,好处就越多。”

公子哥说来,又吹了一声低哨,登时有一条高大的狼狗跑了过来,公子哥说道:“让凶王跟你们去,吃了那土瘪三的肉,再把两颗眼珠子给本公子带回来。”

说完,公子哥拍马追向马车,黄毛屠威看着秦歌狰狞地笑了,招呼了两个混子,三人一狼走向秦歌,还陷在那抹惊艳中的秦歌浑然不觉危险在向他靠近。

然而,最先动手的不是人,而是那条叫“凶王”的狼狗,那狼狗猛力一跳,直接从窗外跳了进去,张嘴一咬,直接咬碎了秦歌手中的酒碗,锋利的牙齿狠狠钉下。

“啊!”

剧烈的痛楚终于让秦歌回过了神,本能反应往后一甩,可秦歌体格偏瘦,不仅没有甩掉狼狗,反被狼狗拖到了外面,这时,秦歌才看见了咬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这狼狗为什么会咬他,可他感觉到这狼狗要把他当食物,想要吃了他。

“畜生,咬跑了老子的美女,还想吃老子,老子用你舌头来烤肉串。”

秦歌双眼一瞪,右手猛地抓住了狼狗的舌头,凶王确实厉害,像秦歌这样细胳膊瘦腿儿的,要是打在凶王身上,还真起不了什么作用,可是,舌头却是最为柔软的部位之一,凶王还没有厉害到把舌头给练成铜皮铁骨的境界,再加上秦歌手心里还有一块凶狼刚才咬破碎碗片,虽然不是他平常做菜的刀,但划破舌头也足够了。

捏紧碎碗片,用力往下一拉,凶王的舌头就被拉成了两半,剧痛让凶王一声惨嚎,秦歌却趁此机会抽回右手,手腕处已经有两个血洞,手心里还有碎碗片弄出的伤痕,可他还来不及查看伤势,凶王就已经扑了下来,秦歌赶紧将身子倒地一滚,滚向旁边。

恰好不好地,秦歌滚的方向,就是屠威三人,秦歌不知道这三个人是与狼狗一伙的,还大声喊道:“三位大哥,帮一把手,快阻止这条疯狗……”

不等秦歌说完,屠威三人却是狂笑了起来,狂笑声中,屠威一脚踹向秦歌,毫无预备之下,秦歌直接被踹飞到一边,同时,还听屠威说道:“小子,你才是疯狗,不,应该说你是死狗!”

听到这话,秦歌直觉不妙,重重摔在地上,摔得他骨头都要散架,再看到狼狗冲过来,三人也是包抄过来,秦歌顾不得浑身疼痛,一咬牙,撑起来往外狂跑。

“跑?你跑得了吗?看你样子连一星战士都不是吧,老子可是三星战士!今天你死定了!”屠威边得意洋洋地说着,边从中路往前跑去,他两个手下一左一右从两边包抄,而这两人实力比屠威还要厉害。

秦歌目前最大的敌人,不是屠威三人,而是那带着血腥味的凶狼,仿佛随时都会将他扑倒在地,乱爪分尸,秦歌不敢再这样沿着街道跑下去,他钻进了巷子里,见弯就拐,嘴里还吼道:“姓屠的,我没有惹你们,你们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你确实没有惹我们,但是,你惹上了王公子!”

“王公子?”

秦歌一念,马车旁边那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形象立马跃然脑海,这一分神,秦歌又挨了凶狼一爪,屠威无比蔑视地说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苏小姐是你一个土瘪三能看的吗?”

随着这一句话,秦歌瞬间想到那张姣好的面容,“原来她姓苏。”不过,秦歌也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嘴里大吼道:“看到苏小姐的人那么多,难不成你们都要杀了?”

“只杀你一个!”

“为什么?”

“老子怎么知道,老子只知道王公子看你不爽,王公子要你死,你就必须得死,而且还是被虐死,所以,土瘪三,你放心,你不会这么快就死的,你要跑得再快一点,要多活点时间,那样老子才能更好地虐死你,到时候王公子一开心,老子得到的钱才会更多。”

这些话钻进秦歌耳朵里、心里,瞬间脑子里充满无尽愤怒,撕声怒吼道:“想虐死我,你们妄想!”

“妄想?一个三星战士,两个五星战士,还有一只能够撕裂九星战士的凶王,杀你个一星战士都不够格的小子,会是妄想吗?”

狰狞的笑声响在空中,秦歌不再答话,他脑子里完全是一团浆糊,只知道甩开两条腿,拼命地向前跑,秦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远,拐了多少个弯,等他脑子有些清醒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去往大东山的那条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