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一次相遇

艾凡穿着老土无比的泳衣,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在周围那些三点式比基尼美女的指指点点下,不停的四处张望。

这个该死的乐思,把她拖来这个沙滩派对,自己却不知道死哪去了!

准备去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乐思的身影,谁料到身后忽然出现一堵肉墙,手中的酒杯被打翻,香醇的红酒顺着男人结实的六块腹肌缓缓流下,有些还闯进了男人的泳裤内。

周围,一片倒抽气声。

艾凡也是瞪大了双眼,眼前这个被自己‘误伤’的男人看上去至多二十五岁,却丝毫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浮躁跳荡,反而沉静如水,他面目冷峻,双眉如刀,一双蓝色的眸子深不可测,双唇抿紧,精致到令人惊艳的五官却流露出一股惯于发施号令的威严凛然气势,就这么淡淡地看着她,便让她从未荡漾的心怦然而动。

“是南野少爷哎!”一旁,有花痴女的轻呼。

“对啊对啊,好帅哦!”

艾凡了然,原来,他就是hd集团的总裁,南野。

“小姐,你的口水。”南野身边的一个下属难掩鄙视的神色。

艾凡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扔掉酒杯,抬手就要擦拭那被红酒染湿的腹肌,“抱歉抱歉,真的十分抱歉。”

“把手拿开。”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金属般的质感如同磁石般紧紧吸引着艾凡的心脏。

当然,前提是这个男人的态度得放尊敬些。

不过现实显然相反。

艾凡收回手,一脸戒备的看着南野,“那你自己擦吧,抱歉。”说着,就要走开。

长得帅又怎么地,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看了就让人觉得讨厌!

“站住。”南野再次开口,唤住了准备离开的艾凡。

“干嘛?”艾凡不悦的瞪着南野,这回南野没有说话,反倒刚才鄙视艾凡的那个下属开了口,“惹了麻烦说句道歉就能走了吗?这件泳裤沾了红酒,你不打算赔偿吗?”

“哦,原来是想要赔偿是吧?”艾凡一脸的不耐烦,“说吧,要多少?”

所以说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小气,一件泳裤也要她赔!

“这件泳裤是法国著名设计师thomas用鲸鲨皮所制作,全程手工,全球仅此一件,价值十万。”随着那下属的话,艾凡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面上装着无比淡定的样子,拿过一旁的威士忌递给那下属。

下属一愣,“你,你要干嘛?”

“给你啊,砸死我你就好动手抢啦!十万,你怎么不干脆说是一百万?!告诉你哦,这件泳裤我最多拿回去洗干净还你,想要钱,我半毛都不给你!”

“你!”下属被艾凡气的结巴,“真不知道你这种水准的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么高级的派对上!”

“肉露的多就叫高级的话,前面大街拐角的那间全方位服务一体系的洗浴中心不是更高级?”实在不是她存心找麻烦,而是她这火爆脾气被周围那些三点比基尼女郎指指点点的已经快要爆炸了。

好死不死的遇到这个狗仗人势的家伙,算他倒霉咯。

艾凡的话一说出口,周围就骂声一片,“喂,你这话什么意思,把我们跟那些洗浴女郎比吗?”

“就是啊,自己穿的跟个土包子一样,居然还敢挖苦我们。”

“天哪,真是不明白hd集团怎么会给这种人发邀请函。”

“要我说她应该是偷偷进来的吧。这种素质的人,怎么会跟hd集团的高层认识。”

一直没有说话的南野在这时也开了口,“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但在场的诸位都是各大集团的千金,你刚才的言语已经侮辱到她们,希望你能道歉。”

“凭什么?她们刚才一直在嘲讽我,我也没让她们道歉啊!”艾凡愤愤不平,虽然她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确实有欠妥当。

男人从上到下看了艾凡一眼,脸上还是不起波澜,可越是平静的表情,便越是让人觉得害怕,“我想,她们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你!”艾凡气炸,可看了眼自己跟周围这些比基尼女郎的差别,还真是……土包子。

算了,大女人能屈能伸,不跟这群八婆计较,“好,我道歉。所以我能走了吗?”她保证,以后再也不来这种高级派对了!绝不!

“喝了你手中的这瓶威士忌,在场的诸位千金一定不会再跟你计较。”南野忽然冷笑,摆明了是在整艾凡。

四周的人也巴不得看这场好戏,“是啊是啊,一口气喝了我们就不再跟你计较。”

“道歉也得有诚意啊。”

“就是说,怎么可能说句抱歉就完了。”

艾凡一手握拳,显然是在忍耐,嘴角也扬起笑意,怎么看怎么狰狞,“好啊,我喝。”说罢,便是举起酒瓶猛灌。

周围看好戏的人表现的无比兴奋,可这种兴奋随着威士忌酒瓶内的酒越来越少而转变为担忧。

“她真打算一口气喝完?”

“天哪,这种喝法不会出人命吧?”

“嘘,小点声,谁让她得罪的是南野少爷。”

人群外,有人一路挤了进来,乐思看到艾凡彻底被吓了一跳,连忙跑上去,“艾凡,别喝了。”

但此刻的艾凡为了争那一口气,下定决心怎么着也得把这威士忌喝完。

见状,乐思转头怒视着南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艾凡她从来都没喝过酒,出了事你负责吗?!”

南野的表情微微有些诧异,视线锁着那仰着头无比豪气的女人身上,她从没喝过酒?

正想着,艾凡突然把酒瓶狠狠的往地上砸去。

好在这里是沙滩,酒瓶没有碎,只是深深的插进了松软的细沙中。

四周静止,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艾凡身上。

只觉得她那股气势,好似随时都会冲上来找个人暴打一顿。

乐思更是担忧,“艾凡,你觉得怎么样?”

艾凡举手,示意乐思不要担心,然后缓缓抬头,十分不友好的看着南野,“喝完了。”

南野微微挑眉,只说了句,“跟我来。”便径自带着手下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