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来无情事

连城已经陷入黑夜,第一歌舞厅-晚来厅人影骚动,热闹非凡。

“晚姐,一个叫陆逸尧的男人说要见您。”方凌站在门口请示道。

房间里的灯没开,有股浓浓的香烟味,有些呛鼻。

“让他滚!”还没等叶晚开口,一道幽幽的男声喝道,低沉厚重的嗓音让人不寒而栗。

“是!”方凌连忙想要退出去,她不知道辰二爷今天来了。

“让他进来!”隔了几秒,叶晚才缓缓开口,声音里无由地透着一丝清冷,和平时妖娆艳俗的模样不同。

“叶晚!”对于叶晚的拆台,辰爻叫她叫的咬牙切齿。

“二爷要不去隔间躺一下?”叶晚舔着脸笑着,明目张胆赶辰二爷,这世上恐怕只有她有这个胆子。

方凌站在门口,进退两难。直到叶晚把灯打开,沙发只剩下她一个人,方凌才松了一口气。

她知道,这是辰二爷妥协了,也不知道,这样危险的男人能为晚姐妥协多久。

“叶晚!”

又是一个直呼其名的人,听起来还有些不太习惯。做晚来厅的老板做久了,人人恭敬叫她一声晚姐。

只有陆逸尧和辰爻这两个混蛋,永远不给她面子。

男人看着眼前媚俗的女子,原本矜冷的神色变得暗沉了几分。透着一丝厌恶。

“陆总今天应该不是来找小姐的吧?有事的话就直说,我怕你在这污浊的地方待久了,难受。”

叶晚说着,扭着身子走到陆逸尧的身边,本来还想在他身上占点小便宜,结果衣服还没碰到就被推开了。

“啧啧,陆总的洁癖越来越严重了。”叶晚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他还是在嘲讽自己。

他一向觉得她脏,很脏。

若是平时,陆逸尧一定会用最恶心的话讽刺她。

但是今天,没有,并且难得地沉默着。

知道他来的那一刻开始,叶晚就知道了他目的。他不开口,她就等着,多待一秒也好。

“蓝宁肾衰竭晚期,你帮帮她。”终于是开口了,对陆逸尧来说,找叶晚帮忙,就是一个耻辱。

可是为了蓝宁,他不得不这么做。

“如果我说不呢?”叶晚勾起一抹明艳动人的笑容来。

想起还在医院里躺着的蓝宁,陆逸尧心里竟然生出一种,为什么老天爷会惩罚蓝宁这么单纯善良的人。

而叶晚,记忆中中的叶晚,曾经也不是这么冷血的人。

“叶晚,蓝宁一直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你真的要这么绝情?一个肾而已,你又不会死。”

陆逸尧生气着,眸底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叶晚一定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就在陆逸尧准备负气而走的时候,叶晚鲜红的唇瓣渐渐咧开:“陆总,不如我们做个交易。”

陆逸尧回头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脸上写满了阴谋诡计的人一样。

“和我结婚!我叶晚不要婚礼,不要婚纱,不要祝福,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要你。三个月我会和你离婚,让你和蓝宁双宿双飞怎么样?陆总要是觉得亏了,我还可以把这双眼睛也送给蓝宁。”

“不用急着回答我,陆总好好考虑一下,明天九点,民政局门口等你。”

隔间的人在听见这话之后,冷俊的脸上暴出几条清晰可见的青筋。

这个女人,是真的不要命了。

陆逸尧每次回头,撞上的总是她极度绚烂的笑容。

很想要告诉她,这辈子,他都不会娶像她这样的女人。

手机适时响起,看到屏幕上的名字,陆逸尧的眼神突然温柔下来。

“逸尧哥哥,我想你了。”蓝宁刚刚醒来,没看到陆逸尧,心里有些着急。

“宁宁等我一会,我马上过来陪你。”

陆逸尧连一句告别的话都没有,就匆匆离开了晚来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