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百万亿

风轻云淡,秋高气爽。

山城,四海酒店。

刘猛一个人蹲坐在卫生间的角落里,闷头抽烟,任由那打开的水龙头哗哗冲洗着水盆。

此时的他,穿着一身藏蓝色西服,打着领带,胸前口袋上还插着一朵襟花。

隔着试衣间的门板,外面大厅里嘈杂的吵闹声,不绝于耳。

刘猛无奈的笑了笑,将手中的烟蒂扔在脚下狠狠踩灭,而后又掏出烟盒抖了两下。

呵呵,没了。

从昨晚到现在,刘猛足足抽了两盒烟,可依旧是止不住的烦闷。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

外面,一群人正在等他这个新郎过去,举行婚礼。

可是,刘猛并不想动,一想到自己未来妻子的样子,他就从心眼里打怵。

苦笑着摇头,扔掉了手中的空烟盒,刘猛无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揉着自己因为长时间蹲坐而发麻的双腿。

事已至此,总得想一个解决的办法才行。

要不,就将自己知道的那件事直接摊牌,刘猛相信,那种事情,孙家的人一定不希望闹大,自己想要多少钱,对方都会满足。

可是这样的话,应该就算勒索了吧。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刘猛虽然需要钱,但却并不想犯罪,更不想今后的人生都在监狱里面度过。

时间已经不早了,接近十二点。

这次的婚礼,就定在今天十二点举行。

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刘猛守身如玉二十几年,可是到了眼下这种情况,他倒是恨不得自己能是一个阳痿少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就不用担心自己今后的幸福问题了。

毕竟,那种女人,绝对不可能带给他任何的‘性福’存在。

“为了老子的人身安全考虑,弟弟你得受点苦了。”刘猛哭丧着一张脸,朝身下撇了一眼,努力回味着自己心目中完美女神的样子。

他的初恋。

一个相恋三年,长相清纯甜美,但刘猛却从未真正得到过的女孩子。

老脸一红,但却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一咬后槽牙,感受自己下面逐渐火热膨胀起来的触觉,强逼着把脑海中那丑陋的模样甩了出去。

说实话,跟那样一种女人结婚,还要生个孩子,刘猛是打心眼里觉得难受。

可却又不得不照办。

手掌搭在下面,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许是因为那挥之不去的身影时不时会在刘猛脑海中出现的原因,往常的快感,久久不来。

你娘的!

嘴里嘀嘀咕咕骂了一句,刘猛有些无奈,怎么事到临头,想做这种事还不如意了?

时间缓缓流逝,足足十分钟过去,刘猛挺着坚硬的下面,颓废的瘫软到了角落里面。

卫生间门早就被他从里面反锁,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里面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可是……就在刘猛准备继续努力的时候,沉重的脚步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紧接着,一个女人,扯着比男人还要粗狂的声音,叫了起来:“刘猛,你给我滚出来!”

浑身一抖,本来刚有一点的快感霎时间又是烟消云散!

不会真痿了吧?

卧槽!

刘猛吓得赶紧往下面看了一眼,还好,坚硬如铁,没有丝毫疲软。

稍稍放下点心,可紧接着就一下子提了上来。

那个女人,在撞门!

本就脆弱的门板,在女人的身体撞击下,变的愈发不堪,咯吱咯吱的才响了片刻,就砰的一声巨响紧随而来!

反锁的门,竟然被撞开了!

因为事发实在是太过于突然,刘猛根本就来不及去提裤子,才刚刚把四角内裤套了一半,挺着昂首的小兄弟,和进来的女人,直接碰面。

不出所料,正是孙娜!

进到卫生间来的女人,长得膘肥体胖,看模样足有二百斤上下。

如今的孙娜,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礼服,粗实的脖颈上套着一个白金相恋,涂抹着些许淡妆。

那本该挺漂亮的脸蛋,却因为肥胖原因,而显得格外不协调。

孙娜进门之后,自然一眼就瞧见了躲在角落处,半裸着身子的刘猛,脸色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一张肉嘟嘟的肥脸,腾的一下就红润起来。

“你……你怎么这么猴急,讨厌!”孙娜害羞的低头,肥硕的左脚轻撵瓷砖地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猴急你麻痹!

刘猛在心中默默的骂了一句,翻了个白眼,三两下将裤子提了上来,系好腰带,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下体的膨胀和余热还没退去,如今刘猛也只能是干巴巴的开口说道:“你先出去吧。”

可没想到,这个时候的孙娜,非但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反而是回首将破碎的门给关了起来,同时迈着小碎步,一步步的朝着刘猛走去。

“你干啥!”

“别过来!”

刘猛吓得整个人都缩进了阴影里面,期望着可以多开孙娜的视线。

不过,卫生间本就很小,如今孙娜三两步就走到了刘猛面前。

紧接着,原本一身洁白的婚纱,被她缓缓的拨开了肩膀上的吊带。

一坨就像是肥肉膘一样的肩膀,赤果果的出现在刘猛眼前。

“呕!”

看到这种场面,刘猛都差点要吐出来了,强忍着那种反胃的感觉,一把将孙娜褪下来的婚纱又重新穿好。

“你……不想要了吗?”孙娜的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的尴尬,不过却恰到好处的很快隐藏了。

刘猛赶紧摇头,脑袋就跟拨浪鼓一样乱转。

要个屁啊!

看着眼前就像是哈巴猪一样的孙娜,无论是谁,哪怕之前还有点想要的冲动,这个时候也全都得消失的干干净净。

见刘猛这样,孙娜倒是没多说什么,呵呵笑了一声,莲步轻移,款款走到乐刘猛身侧,而后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胳膊。

“快点,时间马上到了,父母都等着你呢。”孙娜说了一句,就准备生拉硬拽,将刘猛直接从卫生间给拖出去。

“别别别,我先洗手。”刘猛赶紧从孙娜的束缚中逃脱出来,拧开身后的水龙头,哗哗冲洗起来。

毕竟先前做了那事,虽然都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怎么都有些脏。

“那好,你快点。”孙娜见刘猛这样,倒是也没再多说话,一步三摇的走了出去。

直到这小哈巴猪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当中,刘猛才终于像是松了口气一样,浑身原本紧绷的肌肉,逐渐瘫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