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天修

交州,禹城。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城镇,镇上的居民多以给地主种植茶园为生计,还有一部分居民做着手工艺品或经营小买卖维持度日,平平静静的一个小市镇,周边都是茶园,一望无际。

野地里,一群少年疯跑嬉闹着,那是十多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追逐着一个十二三岁左右的男孩和一个八岁的女孩,大声呼叫喝骂。

那十二三岁的少年相貌颇为清秀,皮肤雪白,穿着一身的粗布衣衫,八岁女孩也是秀秀气气,黑发如墨,星眸闪亮,才八岁稚龄就能看出长大之后必定是个美人胚子。

“小狗倒跑得快!有本事别给本少爷追上,否则打断你的狗腿!”后面紧追着的那群少年均是锦衣美服,绫罗绸缎,显然是富人子弟。

女孩那吹弹得破的娇嫩脸蛋上惊慌失措,一边跑一边哭,珍珠般的眼泪撒了开来。

那男孩跑得甚是快,但却被女孩拖累,急得停步回身,微微屈膝,喊道:“小美,快上来,我背着你跑!”

女孩哭道:“哥哥,你背着我跑,肯定跑不快,你先跑哇,他们不会欺负小女孩的!”

这一耽误,后面的十多个少年已经追了上来,将他们两个团团围住。

一个头戴宝玉小帽的粗横少年哼哼的喘着气,道:“你们……你们两只小狗,居然敢跑!”

男孩将小女孩护在身后,警惕的留意着周围,道:“你们不追,我们自然就不跑,我们又没偷东西,又没打扰你们,你们追我们做什么?”

粗横少年喝道:“还狡辩!包家庄园是你们能随便进来的吗?你们不是偷东西,难道是来走亲戚的?”

另一个少年道:“旭少爷,这两个小狗是什么身份,怎能是我们包家的亲戚!打比喻都算抬举他们了!”

粗横少年的大名,叫作包旭,包家庄园庄园主包金成的三儿子。

又一个少年道:“我认得他们,是我们包家的长工老秦的儿子女儿,一个叫秦翰,那个小妞叫秦小美。”

包旭一听,这两个人的老子都是自家的长工,更是毫无忌惮,骄横的道:“原来是我包家的小奴才,也不撒泡尿照一照,就凭你们两只小狗,居然也敢偷看我们练功,你们也配成为武者么!”

被十多个比自己个子更高更壮的人围着,若说不怕,那也是不可能的,小美怕得发抖,紧紧的抓住秦翰的手,呜呜的哭着。

秦翰壮胆道:“你们想怎样?有什么就冲着我来,我妹妹还小,你们让她回家!”

包旭嘿嘿笑道:“你居然还想叫你妹妹去报信求援呐,这小奴才倒也有点聪明,这样吧,也别说本少爷不重视人才,本少爷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你不是来偷看我们练功吗?那好,你单挑我们,打赢了,本少爷有赏,打不赢,嘿嘿,那就被我们揍到满意为止!”

秦翰色变:“我一个人跟你们这么多人打?你这不是故意刁难我吗?”

包旭冷哼一声:“本少爷就是故意刁难了,怎么着?你不服?你爹都是我包家的奴才,你个小狗崽子给本少爷打几下又算得什么!上!给我上!揍他!”

十多个人一齐涌了上来,对着秦翰拳打脚踢,秦翰双手护住头脸,把小美挡在身下,拳头如雨点一般砸落下来。

有种就打死我!就怕你们没这个本事!秦翰心中热血沸腾,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还击,但是,身下还有小美,父亲还是包家的长工,秦翰攥紧了拳头,忍受着这些少爷们的殴打和辱骂。

小美知道哥哥在挨打,哭着叫道:“你们别打我哥!你们别打我哥!”

这些人虽然还只是十来岁的少年之人,可是有好几个人身材粗壮,肉肥膘厚,几乎和成年人差不多,秦翰就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火辣辣的,起先还疼得难以忍受,到了后头竟是给打得麻木了,不知道疼了。

原来挨打也能锻炼出来!秦翰冷笑,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脚不知被谁踢得像是要断了,迟早有一天,我秦翰要你们跪在小爷面前认错!

“草,这小狗贱得很,皮糙肉厚,打了这么久居然也不叫唤两声,没意思!”那包家三少爷最喜欢听人向自己求饶,这个小奴才居然不凑趣,登时索然无味,首先住了手,骂道:“不打了,打得本少爷的手都疼了!”

众少年冲着秦翰吐着唾沫,骂骂咧咧的住了手,一少年喝道:“旭少爷仁慈善良,饶了你们,还不滚?”

那包旭忽然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笑道:“这小狗崽子真乏味得很,我们去后山捉鸟去,走,取我们的宝贝弹弓去!”

呼啦一声,众少年蜂拥着离去。

“哥……哥……”被秦翰护犊子般护在身下的小美眼泪汪汪的叫着。

“咝……”被小美不小心碰到了打伤的膝盖,秦翰疼得一缩。

“哥,你没事吧?你疼吗?”小美哭着问道。

秦翰呵呵的一笑,忍着疼,龇牙咧嘴的笑道:“没事,那几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没什么力气,根本就不疼,你看,我这不一点事都没有吗?”秦翰手脚麻利的站了起来,浑身就好像被拆过一遍骨头似的,尤其是右腿膝盖,更是钻心的疼痛,但秦翰却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小美毕竟年纪幼小,见秦翰笑呵呵的,当真以为他不疼,破涕为笑道:“哥哥,你下次不要去偷看他们练武好不好?”

“好好,下次不去了。”下次不叫你一起就是了,秦翰心中暗道,没有人一生下来就该是做奴才做下人的,想要摆脱这任人欺侮的命运,就只有成为武者这一条路!总有一天,我秦翰要将包家所有人都踩在脚下,让他们跪在地上学狗叫!

天地间充斥着灵气,有一些人类拥有将灵气吸收并加以转化成为元气的能力,而修炼元气的人,就叫做武者。武者共分九个品级,从一品到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这便是武者。而九品之上,又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王品、地品、天品和至尊品,这四个等级,便是尊者。

武者是受人尊重敬畏的一个职业,而且前途无量,不论是参军还是考武官,又或者加入镖局成为镖师,都是首选,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品级越高,待遇地位也就越高,是人们羡慕的高级存在。

“哥哥,我们回家去吗?”小美问道。

嘿嘿,这一身是伤的模样回去,岂不是要让爹娘吓死!秦翰笑着道:“小美,你先回家去,我还要去河边洗个澡,我身上有血,如果不洗干净回去,娘回担心的,我可能要洗很久,娘若是问起,你就说我去后山打麻雀去了。”

小美撅嘴道:“我也去。”

秦翰笑着道:“那可不成,男女有别,再说,前边河里肯定有很多人光着屁股玩水,你一个小姑娘去,那多不好,乖乖的,你先回去,哥哥一会儿回去,给你抓一条肥肥白白的鲤鱼。”

小美笑得煞是灿烂,一口碎玉般的小牙齿露了出来。

“哥,那我先回去了,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罗嗦,去吧去吧。”

待小美走远了,秦翰终于站不稳了,踉跄了一下,坐在草地上,额头上渗出豆大的冷汗。

“你娘的,下手真狠呐,要不是小爷我身体健壮,都要被他们打死了!”秦翰龇牙咧嘴,在地上躺了下来,两眼望着白花花的天空。

不多一会儿,右臂之上微微一麻,一股清清凉凉的气息自动的涌了出来,在身体里面缓缓的游走着,这股清凉气息出来之后,秦翰受伤的地方立刻舒服很多,似乎都不那么疼了,秦翰就那么放松了四肢,躺在地上,任由这股很舒服的气流在身体里一遍一遍的游动,足足过了快一个小时,秦翰身上的伤痕慢慢的褪了去。